诗人

  • 89后创作者如何面对被淘汰的过去

    过去或许没有哪一代人在30岁之前目睹过这么多的“淘汰产品”——无论是过时的机器、文件格式与UI界面,还是前途未卜的纸质书本。他们对“新”与“旧”的感触或许更为复杂。

    >> 继续阅读
  • 对未来着迷的人在明天的派对上狂欢

    超速发展信息技术让我们对未来的迷恋达到顶峰,相比之下,现实从未像今天这么苍白过。一些拥有计算机技术的艺术家成了这一次未来之旅中最积极的参与者,这周,他们在三里屯橙色大厅内“明天的派对”上狂欢。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