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伤

  • 陈哲的展览正在逐渐剥去“黄昏”的词义

    其实,十月的那个下午从展览里走出来后,我再没有对黄昏产生过特别的兴趣——在城市钢筋水泥包围的生活里时间被准确地按照工作日程切割,模糊了自然界里的日转星移,倒是展览里的图像、装置和文字反过来补充了我对黄昏的感知和记忆。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