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p 未来的狂想”如何平衡了艺术表达和观众体验

从今日美术馆的展览“.zip 未来的狂想”回到办公室之后,我趴在桌子上睡了一觉,感觉被刚才巨大的能量耗空了。重新翻看展览照片,我发现图片完全无法描述现场带来的身体感受。反而,我原本认为“无力”的文字此刻呼之欲出,试图和所有已观看过和未观看过现场的人交流图片所无法展现的信息。

1500448620582831.jpg现场,我梦中的另一个世界,Claude Lévêque

艺术家吴珏辉担任此次展览主策展人,以“.zip”为主题,为每一个参展者赋予真真假假的后缀文件名,组织起这个围绕不同格式展开的展览。展览占领了今日美术馆二三四层的所有展厅位置。二层以法国艺术家 Claude Lévêque 为场地特别制作的作品《我梦中的另一个世界》开场,预示着接下来一系列超越现实的体验。沿着烟雾向前,就来到最引人瞩目的二层主厅。这是一个面积450 平方米、四层楼高的空间,去年夏天曾容纳过吴珏辉的 9×9×9 米脚手架装置“比特宫”。现在,整个大厅被完全清空,成为一个巨型方盒子,对着墙壁喊一句话,会引起山谷中那样的回响。天花板和两面墙壁被刷成黑色,压低展厅亮度的同时,也藏起 10 台全新的一万流明激光投影仪。余下的两面墙壁和地板保留光洁的白色,相交于一角,沿着无形的 XYZ 轴展开成一个新的空间。一旦投影开启,它们就会即刻从眼前消失,打开另一个世界。 

1500449362258126.jpeg现场,Flow Void,王志鹏(花形)

9位/组艺术家的沉浸式投影作品循环轮流在这里播放。“好比一张专辑,或者说一张空间合辑,考虑每个作品的色彩、声音和空间利用方式,排列出顺序,”策展人吴珏辉说。“王志鹏的作品放在第一个,这样观众立即就会对整个空间产生概念。”吴珏辉指的是王志鹏(花形)的作品《Flow Void》的开场方式,当观众不自觉地背靠黑色墙壁坐下来时,会发现图像伴随声音从自己身后蔓延出来,爬到对面的白色墙壁上,然后图像急剧变幻,人们感到地板开始不断地起伏涌动,或者是向下坠入无尽深渊。

1500448620172667.jpg现场,1194D立方,郭锐文

而实际上,观众可能在任意一个时间点迈进展厅,也并不影响观展体验。我看到的第一个作品是郭锐文的《1194D立方》。开场时,极细的白色网格线构建出一个具有深度的空间,浮动方式令人联想到海洋。以三角形为基础的几何结构显现其中,迅速复制集聚变形,生长成某种生命体结构,奇妙地兼具坚硬和柔软的质感。它们平滑而快速地在墙壁和地面之间游移,好像本来就是生活在墙壁之中的生物;或者是我们被塞进了盒子,扔到了它们的星球上。视觉以郭锐文所擅长的方法,完全在 Processing 编程程序中写成。

1500448620541569.jpeg现场,VINCI,任远

任远的作品《VINCI》也采用了清晰的白色线条和几何元素,气质却和郭锐文的算法生物世界完全不同,它更像是一支漂亮的舞蹈,作品只有2分多钟的时长,但完成得流畅灵动,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另一件以黑白为主要色彩的作品是曹雨西的《ORIENS東》,“圆”作为主要视觉元素,在空间中移动变化,令人联想到旷远的外星球上的日光与阴影。

WechatIMG36.jpegORIENS東,曹雨西

1500448620933126.jpg现场,基石,甘健

当一道强光从空间底端墙面中轴炸裂,观众们就应当起身面向墙壁站立,这样才能最大化体会这件作品带来的感受。这是甘健的作品《基石》,他放弃了一个主要墙面,构建出一条狭长的通道。墙面中轴的光柱如同一个跳动的能量脉搏,不同地貌在脚下快速掠过,在听觉与视觉的共同作用下,人们感到一波一波的能量正连续向自己袭来。 

1500448620161645.jpeg现场,脑波交流,洪启乐

洪启乐的作品《脑波交流》将计算机中的语言、表情、视频、在线直播等内容以故障(Glitch)的方式呈现出来,变成带着金属质感的彩色漩涡,将观众绞进失控的机器里。Pink Money × UFO × 冯昊带来的作品《.bug》以另一种方式展现了各种格式错误,例如马赛克、读取错误、死机蓝屏、以及解压失败等,通过放大和矩阵构成数字世界的灾难大片。施政的作品《Embers》用一片不详的红光控制了整个空间, 观众们在跟随陌生的风景前行时,会被突然而至的强力视听刺激吓得抖动起来。

1500449362924505.jpeg现场,下凡,冯昊

对我来说,如果用冯昊的作品《下凡》作为空间合辑的结尾也会是一个很好的体验。强烈的视听冲击结束后,整个空间伴随着墙面上显现的巨大佛像头部立即沉寂下来,你能感受到在酷暑季节迈进偏僻庙宇之中时那种陡然而起的凉意。冯昊的创作集中在声音领域,视觉部分和其他几件作品的编程设计思路不同,全部为实际拍摄而成。缓慢交替变化的佛像是被弃置路边的神,“成为世事轮回的一员。因为风吹雨打,产生了各种入世般的面容”。巨大的香灰池铺满地面,未燃尽的香散发出袅袅烟雾从脚下升起,安抚剧烈跳动的心脏。作品的声音也极其安静、细微,给人带来 6 分钟接近冥想的体验。

9 件作品全部根据展厅的投影环境而创作,这也是国内第一次实现如此大体量的室内沉浸式艺术作品投影。这些作品本来毫无娱乐性,从视觉到声音都不能算是“观众友好”的,其中许多甚至可以用“抽象晦涩”来形容。但巨大的场地和技术将体验上升到另一级别,充分调动起观众的身体感受,连小孩子也能在里面保持持续兴奋。

1500448621593696.jpg现场,Embers,施政

主厅唯一的遗憾在于,几乎所有作品都是男艺术家所主导的,让人不禁想象女性艺术家将会如果处理这样的大型投影环境。吴珏辉说:“也想加入更多女性艺术家,当然不只是为了照顾性别平衡。例如 Pink Money 组合中的沈琪就是女的。”

WechatIMG45.jpeg现场,.bug,Pink Money × UFO × 冯昊

“主厅就是一个大鱼缸,你一下子跳进去,到三层好像登陆了,四层就更虚幻。从下到上,信息密度是递减的,”吴珏辉继续说。与主厅的开阔体验不同,三、四层的作品没有被直接铺开,而是一件件藏在墙后,观众沿着规划线路前行,好像探险。

1500448620338597.jpg现场,风洞:红山试验,Charles Lindsay × 苏少禹

《风洞:红山试验》来源于艺术家 ,也是本次国际艺术家推荐人 Charles Lindsay 和苏少禹对中国北方红山新石器文化的研究。从红山采集而来的风的数据通过鼓风机和净化器呼出,形成风洞,108根极轻软的光纤从顶部垂下,发出星星蓝光,如同某种人造的科幻钟乳石。林欣的作品《有风的空间二》是一个互动装置,观众对着手机吹气时,会在大屏幕上掀起一阵风,将机器人坚硬光洁的皮肤吹散,是一件浪漫的作品。走到“五重门”的最后一道门,将会看见土耳其艺术家 Refik Anadol 带来的《无穷之屋》,依靠镜子和投影创造出冷酷版爱丽丝仙境一般的无尽空间。转向走廊,观众可以从三层开设的窗口观察主厅的景象,体会不同高度带来的不同视角,也可以将头伸向石川的《谜盒》AR眼镜,观察覆盖主厅现实之上的虚拟盒子。

1500448621754849.jpg无穷之屋,Refik Anadol

展览现场 (3).JPG现场,昨天我和阿里斯同的儿子格劳孔一块儿向下走到比·雷埃夫斯港,I&C 小组

四层 I&C 小组的 VR 互动装置,题目像和观众们排的队一样长,名叫《昨天我和阿里斯同的儿子格劳孔一块儿向下走到比雷埃夫斯港》,启发来自柏拉图洞穴比喻。观众们透过实时摄像头在一个幽深的隧道中重新观察生活,以手中遥控器为火把照亮洞穴墙壁,发现并适应左右上下颠倒的信息。Catherine Chalmers 的《采集者》带来艺术家拍摄的以蚂蚁为主角的视频,具有童话般色彩。“这些作品可以调节观看的节奏和情绪,同其他冰冷的作品形成某种温差,好像你用热感应眼镜去观察一样,能看到有的地方是橙色的,有的地方是蓝色的,”吴珏辉说。

1500448621842714.jpeg采集者,Catherine Chalmers

最后,展厅中还有两件非常幽默的作品。一件是饶广禛的吃豆人。饶广禛建出吃豆人的活动地图, 用玉米片代替豆子,把扫地机器人放入其中,并从高处俯拍了吃豆人吃掉豆子的全过程,构建出以假乱真的游戏画面。 另一件是沈力功的不存在的作品,按照导览册,你会找到这个展览中的 bug。

1500448621375454.png吃豆人,饶广禛

我问吴珏辉,技术在艺术中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艺术家们是不是有可能通过和技术团队合作来完成作品?他说:“艺术家不能只是有点子,也需要有技术实力,或者至少要有实际操作的经历,对软件和硬件有概念。否则艺术家和作品之间永远有距离感,而这种距离感会被观众发现。”在我理解,无论传统艺术技艺还是新技术,真正掌握一种表达工具对创造者们来说是必不可少的。我们期待技术的继续进步和普及,更多创想能摆脱技术的限制得以实现。


 “.zip未来的狂想 | 小米∙今日未来馆”背后还有诸多隐形的挑战,例如设备的协调和布展。但最终,展览以一种几乎不可能的方式实现了,集中呈现出了当前国内“多种格式”创作者的工作,并且平衡了艺术表达和观众体验,也让很多人重新思考了商业资本在艺术中的角色。展览将在北京今日美术馆展出至 9 月 16日,期间每个周末晚上,美术馆主厅都将呈现演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