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把自己的迷妹、迷弟经历画成一本 ZINE


选自《粉丝回忆录》,图片版权归凯文·阿文所有。

《粉丝回忆录》(The Fanboy Memoirs)这本小 zine 很好地记录了一个迷弟走向音乐舞台的生活,里面的故事有90年代后期与 Indie 偶像的尴尬相遇,也有之后努力尝试在舞台上面对众人找到自己的经历。凯文·阿文(Kevin Alvir),这位歌手、作曲人、制片人最近还开始拍摄自己的音乐回忆。随着阿文的新专辑《While I Hated Life, Barbarian》即将通过 Old Flame 唱片发行,他逐渐把一部分精力放在插画和设计上。第二辑《粉丝回忆录》出版在即,阿文跟我们说了说制作 zine 的过程以及年轻时候对音乐的迷恋。

要做一本《粉丝回忆录》的想法来自阿文“开始想在自己的 Instagram 上放一些画,然后突然之间我画了一个自己去看 Cat Power 的作品,那时候她才刚崭露头角吧。我稍微吹嘘了下自己如何跟她交谈并最后向她要演出曲目的过程,神奇的是,大家都开始回应这个画。这激励我把更多的回忆画下来。我真的特别喜欢见乐队成员以及写歌的人。”

阿文见到了 Cat Power,“我在1997年的时候见到了 Cat Power,我问她要演出曲目,她在演出快结束的时候把小纸片踢给了我。”

阿文还说自己做音乐的过程顽固得就像个粉丝,“直到后来某一时刻,整个过程才开始变得没那么难。”就这样,阿文的音乐之路一点一点打开,它们也在之后被一一画进了《粉丝回忆录》。但是阿文怎么看待 zine 呢?他觉得这就是漫画吗?还是说更像是个人日志的?“两者的界线本来就比较模糊。有时候它们可能就是漫画,讲述着故事。但我又觉得它们更像是视觉小框而不仅仅是我的个人经历。”

《粉丝回忆录》的极简主义封面

对阿文来说,深入回忆的过程非常难忘,让他能从更加个人的角度思考音乐人的位置。“我不知道别人做音乐是怎么样的,但我觉得这个过程肯定不是一帆风顺。即使你的音乐获得了很多关注,这也不意味着就是全部。我对自己在音乐里的位置一直抱有很多怀疑。有时候还蛮想回到曾经的时光,对音乐抱有止不住的爱。”

阿文第一个乐队的巡演日记。

阿文知道就这样出版这些 zine 和插画可能有点冒险,但他下决心要进行个人化的创作。“我想要专注于自己的时代。也可以说,这只是我想要更理解自己,不论是看当时做的事也好,听过的歌也罢。它让我更明白自己是谁。我知道这么做会让我在面对评论时变得更脆弱,但也只有这样的时刻,我才能真正看到自己。”

阿文的新专封面

来看看阿文的插画网站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