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指甲是一座纪念丰碑

叶甫纳“甲天下”展览现场,本文全部图片由本文作者拍摄

张爱玲说,“八岁我要梳爱司头,十岁我要穿高跟鞋,十六岁我可以吃粽子汤团,吃一切难于消化的东西。”爱美是女生的天性,而没有什么能比指甲更好地体现这一点了。我从小就特别迷恋非常女性化的红色长指甲,和艺术家叶甫纳一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特别喜爱电视上有着这种指甲的妲己、女妖等红颜祸水的角色。那时为了留长指甲小心翼翼,生怕弄折了,长大了知道美丽的指甲背后的阶级意识,更希望做一名好吃懒做的不会折指甲的名媛。要知道女生对指甲的热爱可以达到什么程度,就应该去看看艺术家叶甫纳的个展“甲天下”。

叶甫纳“甲天下”展览现场

叶甫纳“甲天下”展览现场

“甲天下”意味着叶甫纳的“指甲计划”告一段落。叶甫纳说,“指甲计划”开始时,她只是想要在外面买些材料,回家做些有趣的图案。“当时看到一块展示板,上面贴着甲片,展板上写着‘Exhibition’。”叶甫纳转念一想,“美甲”在某种程度上也的确是一种展览。我们刚出生时赤条条的样子看起来都大同小异,是后天的在发型、时装和美甲上有意识的选择将我们显示为不同的个体。而这些审美上的选择同时也“展示”了我们的性格甚至社会阶级。“指甲计划”以指甲作为展览空间,开放性地向公众和其他艺术家征求不同的设计和方案。计划筹备的途中多受阻挠,因为传统艺术展览体系并不承认指甲是个真正的空间,也不承认指甲的展览是个真正的展览。然而,正因为它不在严肃的展览空间里进行,才会有如此广泛的群众互动与关注。

在空间站“甲天下”展览的入口处,有两个柜子样的装置,叫做“指甲银行”。拉开整齐排列的透明小抽屉,里面存放着许多艺术家和群众的设计方案。开幕几小时以后,叶甫纳就发现里面随方案存放的一些小物件已经不见了。“这次展览结束,估计会丢很多作品吧,”叶甫纳说。没办法,谁不喜欢这些毫无用处的漂亮小玩意儿呢,就像你永远无法拒绝路边小吃一样。

  

叶甫纳“甲天下”展览现场

叶甫纳“甲天下”展览现场

  

叶甫纳“甲天下”展览现场

展厅所有的墙都涂成了绿色,像一个特效绿幕房间。大片大片人工绿色在生活中其实很少见,和展厅里充斥着少女风格的粉红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此不熟悉的环境让观众遁入了一个奇异的空间,仿佛可以随时飞起来腾云驾雾。展厅的一边陈列着各种以指甲为灵感做成的千奇百怪的工艺品,仿照博物馆的展览形式陈列在架子上,叶甫纳将之称为“日常考古”。迷你饮水机被贴上了红色的指甲,性感 M 字腿的中间部位突然冒出来一根手指,手套上贴着各种水钻亮片,还有闪到瞎的史瑞克。只要是你想得到的生活用品和玩具都粘上了水钻和亮片亮粉,于是打蛋机、锤子、牙刷和假牙都被赋予了个性和自己的审美,仿佛染上了公主病。

展览还陈列了许多美甲店里的那种样本板子,上面放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指甲设计,有的上面粘着黑毛,有的粘着绿色羽毛,有的指甲本身长得像根手指,有的画上了代表健康的假月牙。老实说,在这个性冷淡风当道的时代,我还是挺难想象自己顶着这种风格的的指甲出门,但我知道要是10岁疯狂迷恋蓬蓬裙和美少女战士的我看到肯定会幸福得晕过去。

叶甫纳“甲天下”展览现场

叶甫纳“甲天下”展览现场

在七零八落的日常对面,是史诗般的“巨甲阵”,依托了“五指山”“巨石阵”的神话模式。十个等人高的巨型指甲屹立成一排,让人不禁想象这里栖息着一个指甲崇拜的神秘美少女部落。而叶甫纳认为这些指甲还不够大,“人应该就到那儿,”叶甫纳指了指“指甲山”的山脚处说。没关系,反正我们身处绿幕之中,可大可小。巨型指甲上的图案元素多为甜美风的爱心、彩虹、水钻和波纹,这些都是叶甫纳用论斤买来的真正的美甲材料做上去的。两条 LED 灯管缠绕其中拧成双螺旋,除了视觉上让你更晕眩之外,还象征着创造人类的伏羲女娲与DNA结构。艺术家也许是有意打破日常琐碎与宏大议题之间的界限,就像穿蓬蓬裙的笑盈盈美少女也有自己面对世界的方式。

“巨甲阵”现场

“巨甲阵”现场

“巨甲阵”现场

习惯了严肃艺术的观众和直男朋友们也许有些招架不住,而周围的女孩朋友看见展览照片都毫无例外地放下高冷大喊美美美。美甲早已从仅仅以色相引诱为目的的红色,发展成女性自我表达的小舞台,就好像艺术的功能早已不仅仅是有钱人家的装饰和权势的象征了。如果你要从美学上讨论叶甫纳的“指甲计划”一定会无果而终,也不要去看展览前言,我告诉你一个解读展览的密语,就是对自己说,我很美,我还可以更美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