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你是否会表演,小珂×子涵要你!

我对舞蹈的最初记忆大概来自于一年一次的春节联欢晚会。对儿童时期的我来说,舞蹈表演就是许多人合着音乐运动身体,营造一种欢天喜地的气氛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每当那些身体灵活的舞蹈演员们完成了什么精彩的动作,父母和长辈总要趁机这样教育我。于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舞蹈在我的印象中只意味着两件事:一种对身体的训练;一种精心编排的情感。

1498196918935505.jpeg“嬲嫐现场”,上海 Basemen 6,2016

假如舞者在应该跳一支快乐的舞时,自己的情绪是非常悲伤的,他/她该怎么办?我猜想,舞蹈演员是一种专业的演员,表演作为一种工作,同个体的情绪没有关系。据我揣测,从六岁开始学习舞蹈的小珂一定被类似的问题困扰过。 在“中国独立舞蹈剧场访谈录——小珂×子涵访谈录”中,小珂表示她在多年的表演摸索中发现,无论是学习了十二年的中国民族舞,还是后来崇拜和模仿过的现代舞,都同她自己的身体没有很大的关系。所以小珂不满足于“舞蹈”这样的表演形式。2002年到2005年,她在上海以“撒野的状态”进行了许多演出和活动的尝试,为后来创作后现代肢体剧场作品奠定了基础。“这个剧场和我从小跳舞接触的剧场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小珂对剧作家张献说。

1498196917365157.jpeg“嬲嫐现场”,上海 Basemen 6,2016

此后,小珂一直以独立艺术家的身份开拓肢体艺术的创作,她和表演者、视觉及声音艺术家周子涵组成了“小珂×子涵”组合,活跃在国际艺术平台上。“小珂×子涵”的创作综合了摄影、影像、声音、现场行为和装置,很难用任何一个类型来概括。在我看来, 小珂×子涵致力于一种“会思考的表演”,与被动的表演相对。例如,上周明在上海当代美术馆“就地起舞——日常生活中的舞与影”展览开幕现场,小珂×子涵在席地而坐的观众之间带来了《Dance Deco Co》。虽然没能去到现场,但我在演出视频中,看到屏幕上不断通过大字向表演者和观众发问:跳舞的时候你饿吗?跳舞的时候你热爱祖国吗?跳舞的时候你记得你是谁吗?这些问题让我第一次作为一个观众意识到表演者不只是按照剧本或编舞进行执行,也不只是依靠自己的表演经验即兴发挥,第一次让我关注到表演者个体的自我感受和思考。

Dance Deco Co,节选,上海明当代美术馆,2017

对个人身体的关注始终是小珂和子涵创作中的一个重点,而他们另一个关注重点是“公众”,他们总是试图打破剧场同日常生活之间的界限,形成“总体社会剧场”的概念。2011年到2012年,小珂和子涵在地铁、广场、步行街等公共环境之中完成了5部社会剧场表演,组成《大力伤害》系列。在作品《舞蹈共和》中,小珂和子涵带领50多名上海的广场舞者占领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大厅,并在舞台上进行演出。“广场舞”脱离了广场语境,艺术博物馆上演了“日常事件”,人们观看的方式同艺术与日常的界限一起被打破。

舞蹈共和—占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6

舞蹈共和—剧场,节选,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6

小柯和子涵两个人同时也都是上海独立艺术家联合体“组合嬲”的成员。说到“组合嬲”,他们成立时,很多年轻的朋友们应该都还未成年,但许多人应该都对去年一张大字海报印象深刻,上面红蓝相间的“男女男女男女”令人过目不忘。那是“组合嬲”成立十周年系列活动之一,面向各个年龄和性别的人群征集多样性的表演方案,最后在上海 Basement 6 进行了三天连演。“不依托现有剧本,不演甲乙丙丁,嬲人只做自己”,征集条件中有这样醒目的一条,正好体现了小珂和子涵一直以来对“表演”的思考。

1498196895589621.jpeg 2016年“嬲嫐现场”海报

时隔一年,小珂×子涵的2017年公开招募又开始了,将构成“目前—INSTANT” 总体社会剧场项目的一部分。与去年不同的是,小珂和子涵今年还将推出一件“可移动可变形可消失的”剧场空间装置,7月22日和23日,这个装置将出现在城市社区公共空间之中,今年的“INSTANT嬲嫐现场”就将在这里呈现。10月,小珂和子涵还将带来2017年的代剧场新作“INSTANT”。如果你去年没能来得及参与“嬲嫐现场”,不要错过今年的公开招募,详情点击这里。 

接下来,我们和小珂聊了聊“目前-INSTANT”这个项目,和她对舞蹈以及表演的思考。

1498196918757818.jpeg“嬲嫐现场”,上海 Basemen 6,2016

创想计划:项目名称“目前-INSTANT”是什么意思?

小珂:就是“目前”的意思,强调一种此时此刻,即时,瞬间,快速,短效,方便,临时等等意思,和永远,恒久,长期,稳定等等背道而驰。

今年的公开召集和去年的“嬲嫐现场”召集有什么区别?

召集的要求一样,我们期待的是有想法,没平台,有勇气,缺机会的年轻创作者。一切愿意尝试打破即成规范,或遵循学术标准的现场表演。最大的不同是,今年我们有了属于自己的空间,而且是可移动,可消失,可变形的空间。这个拥有很重要。

“嬲嫐现场”,上海 Basemen 6,2016

10月你们将举办“Instant 剧场”,它和7月的现场之间有什么关系?

是兄弟姐妹关系,都是我们自己空间里的事。7月份主要通过召集表演项目,推出我们自己的表演空间装置,10月份是我们自己(小珂x子涵)的剧场作品在这个自己的空间的公演。一个是集体公演,一个是单个作品公演,当然我们10月份的作品不会只是我们两个人,因为我们喜欢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以及通过7月份认识的新朋友一起合作,看能否共同参与到10月份的作品中。 

介绍一下即将推出的这个空间装置吧,它的设计意图是什么?

这是一个黑盒子,可以带来带去的黑盒子。尽量简单,不要太多设计的修饰,但是功能强大。它是创作者的家,家越朴素,创作者的创作空间越大。

你理想的表演空间是什么样的?

我早已习惯从不同空间寻找表演创作的灵感和方式,所以很难说理想的空间是什么样子的。我想这次我们自己的这个空间应该挺酷的。有点梦幻哈,就这么弄出一个自己的空间,还那么自由,跟一件衣服似的。

1.jpg《大力伤害》系列,作品一号:《彩虹》,摄影:子涵。作品中,小珂将自己的日常衣物,按彩虹的颜色排序,挂在移动龙门架上,在上海徒步推行19个小时,子涵沿路对这道彩虹进行了19个小时,3000多张的图片记录。

“公众”在你们以往的项目中总是一个重要元素,为什么?“公众”扮演什么角色?

公众不扮演什么角色,我们也不扮演什么角色。我们是公众的一分子,但我们不代表公众说话,我们每个人只代表自己,但是个体在公众面前开始个体表达,这个就变得有意思和不确定了。这是我们一直感兴趣去做一些可以在公众中对话,交流的原因。其实是个体的关注。

在以往的表演中,你们得到了哪些来自公众的有趣素材?

太多了,每天每时每刻都有可能被刺激到。但我们不太用公众这个名称去感受,更多的还是用自己这个身份去捕捉。我有感觉的,相信别人也会有感觉,大家成长经历差不到哪去。

在中国做表演创作实在是太幸福了,因为在这个神奇的国度,每时每刻都会有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创作素材多到用不过来,但有时候也丰富到让人崩溃,理不清头绪。这里的很多状态无法用逻辑梳理,充满着反逻辑的感性,但你也不能说这是混乱,一点也不混乱,有种脱缰野马,自成体系的律动。

1498197701174569.jpeg舞蹈共和—占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6,摄影:子涵

在你看来,表演者和观众之间的关系应该如何?

表演者应该建立与观众真实的联系,破除幻想。这个关系会是心理上的也会是生理上的。一个好的表演者首先应该是诚实的,其次应该给予充分的能量,无论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而且要有趣吧,有趣的背后可以是哀伤,或者是愤怒,或者是极度冷静,但不能麻木,更不能猥琐。这是我们做表演艺术的原则,不代表其他人的。

1498197701721575.jpeg当我舞蹈时,你会看到我的屁股,摄影:冯昊

对你来说,舞蹈表演的限制在哪里?从什么时候开始想要突破这个限制的?

我创作成长的经历从来没有仅围绕舞蹈展开,所以很难回答这个问题。按目前大多舞蹈创作的方式来看,我做的不属于舞蹈,用“身体”,或者“肢体”可能更合适。当代剧场的创作是开放的,也是多种艺术形式的综合整理。

所以对于我来说,我没有感觉要突破什么,也没感觉有什么限制。只有自己创作陷入想法不通畅的困惑,但一般也能自己梳理清楚。


Dance Deco Co,小珂×子涵表演现场,上海明当代美术馆,2017,摄影:河不止

在《舞蹈共和》和《Dance Deco Co》项目里都有各个舞蹈种类的展示,为什么?

作品所要和观众交流的议题决定了这个形式。结果显示,我们和观众有着同样的大众审美判断 

能否介绍一下小珂×子涵的合作方式?

我们是互相补充帮助的关系。我可能更多出一些原始的想法,子涵和我一起发展,讨论这些想法。我们的合作很舒服平衡,各自发挥各自的特点。随后我可能更多在作品结构,肢体创作方面做功课,子涵着重在音乐,视觉方面下功夫。生活中我们是夫妻也是朋友,生活也很简单,除了创作,就是在家养猫。我俩在很多事情上的态度和感受都很一致,当然这个前提是我们的生活和艺术价值观高度统一。

Dance Deco Co,小珂×子涵表演现场,上海明当代美术馆,2017,摄影:河不止


1498197701873367.jpeg

如果你对“目前—INSTANT”感兴趣,不要错过他们的公开招募,招募信息和条件,请点这里

1497546919582790.jpg舞蹈共和,影像,小珂×子涵

小珂×子涵的项目《舞蹈共和》影像部分正在上海明当代美术馆的展览“就地起舞——日常空间中的舞与影”之中展出,这是一部19分钟的关于广场舞的纪录片。展览将展出至 8 月 20 日。

同时,小珂×子涵的《大力伤害》系列影像和记录正在德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文化教育处展出,将展出至 7 月 4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