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汪化在单向街空间

相较于职业艺术家对未来明晰的规划,素人艺术家在面对“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的询问时总会露出一丝对问题本身的惊讶——“可是我没有计划”、“我从来不计划”。尽管这样的回答会让你对他们的现实境况产生隐隐疑虑,但这群燃烧情绪、仰仗天赋的人却好像有能力根据环境实时构建适合自己的全息影像,安然地过渡其中。汪化大概就是其中之一。

图片均由素人艺术展览提供

在那些布满繁复线条的作品走进美术馆以前,汪化是美院食堂的服务生,她靠着微薄的薪资居住在附近10平方米左右的地下室。平时除了工作,就是窝在狭小的空间里一刻不停地画画。听起来虽然就是一个普通姑娘闯荡城市的励志故事,但如果你坚持看到汪化的作品,一定会为这个故事感到至少一瞬间的震颤。这些画卷就好像是对我们心烦意乱时涂下的线条进行了无限深入地探究,梳理出一段段漫长而无止尽的情绪脉络,她自己则说“我是用心智在做整件事”。受到美院教授认可并被更多人慢慢关注后,汪化开始上一些电视节目并且有了自己的纪录片,之后又以“艺术家”身份入驻了单向街空间。上个月,她在驻店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个展《痕迹》,作品依然是一幅幅让人一不留神就跌进去的“神经网络”,不过似乎嵌进去了很多新元素。赶在汪化要去西藏出游前,我来到单向街让她讲了讲一年半驻店生活对她的影响。

创想计划:你好,汪化,我很好奇你在单向街后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汪化:我以前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运转,但单向街是一个开放式环境。每天会有不同的人来,能产生不同交流,来的人我都很喜欢,他们也都因为喜欢我的画才跟我聊天,我们会聊画画或者精神方面的事物,我特别享受这样的生活,有点颓废。

每天你大概会花多少时间画画?

正常画画状态还是保持在十几个小时,我一般十点左右来这里,到店里打烊才走。晚上是我的黄金时间,处于高速运转。在地下室创作的时候我有工作,每天有三个小时或者大半天在工作上。那时候晚上就是我的极乐时间,可以用来尽情画画。一切气息平静下来后,夜晚的感觉就像星河,静静地围绕身边。

环境的改变对你的画画有什么影响吗?

我现在画的东西比较紧,之前更加天马行空。但我现在的紧是因为我选择这样。之前的画面有放射性质的变化,现在是那种定着,就是我找一个点,放大放大放大,就定在这个点上。

“紧”的意思是?

紧的意思是深入下去,那个时候画的比较宽泛,以变为主,现在以定为主,因为我进入了一个探索线条的阶段,你可以看到之前的画里面有很多元素,而如今是无限放大。这可能也是我的一个试验——我对线条研究的试验。因为我觉得线条是无尽的,可以玩的很嗨。

除了画画还有其他什么爱好吗?

画画是件很消耗时间的事。理想更是需要集合起来很多分散的时间,我还是以画画为主,因为我觉得它非常适合我的抽象思维。虽然在书店但我其实很少看书,需要调节的时候,我会大声地念诗。

我看到你也去看了今年的素人艺术展,有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艺术家或者作品吗?

我觉得我更倾向于自己的表达方式,他们的作品给我一种“入世”的感觉,看到什么就画出来什么。
这么说可能不大对,我喜欢画特别抽象的东西,展览上的很多东西都非常具象,而且是一种拼合式的,可能是他们把自己觉得有趣,或者有点的东西拼接到了一个图像里。一大部分作品都给我这种感觉:符号性比较强,我喜欢的是不指定性。我自己的线条脱离大众审美,去除结构,我是根据我的心智在做这件事情。

你会不会对自己画的东西产生质疑?虽然它可能只是一种自我表达,但你有没有对自己在做的事情产生过怀疑?

我一直都不满意,满意是瞬间的,不满意是长久的。我完成一卷长画就表明我征服它了,有瞬间征服的快感,但不会长期停滞在那个感觉中。所以我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不满意,而且有时候可能是长久、颓废的不满意,完全不是自己的状态。我的满足感来自画画的时候,它能压制住我迸发的情绪,可以平复我的心情。

接下来还会继续留在单向街吗?

对,如果他们愿意养,我就愿意被养,因为这里是自由的王国。

你刚刚办了一个展览,外界对你的关注度也很高,会有压力吗?你未来的计划是什么?

我没有计划,我从来不会计划,我唯一一个抽象模糊的人生计划就是画一幅画。但人生有太多的未知和意外,我想用这十年跟线条亲密接触,然后接下来再进行一个长途旅行,这样的过程都是为了画出一个让自己很满意的作品,但至于其他那都是不可预料的。我没有想过要达到怎么样,那是外在的东西,它可以鼓励到我,但也许我把握不好就此葬送了自己,但这都跟我的内在没什么关系。

谢谢你,旅途愉快!

下拉页面查看汪化的更多作品: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