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都,艺术家借助科学玩了一场浪漫的游戏(二)

算法生物(Algorithmic Menagerie )展览现场,2014,郭锐文 & Kelly Michael Fox ,图片来自本文作者


正在成都 A4 当代艺术中心 展出的展览《∞Ω——绝对无限的游戏》像是数学菜鸟和理科渣们的噩梦,让人担心艺术家从科学家那里借了些武器,把自己搞得更不可理解了;但实际上,策展人付晓东带来的7位/组艺术家的作品非常容易接受,他们没有用晦涩的形式喋喋不休地批判和启示,而是从具体的时空当中跳出来,讨论人类认识世界的基本的问题。你会发现这次艺术家们的思考方式更接近理性和科学,所成结果在形式上极美,给人以一种轻盈又绵长的感觉。

策展人付晓东介绍说,这次展览的作品以视觉化和体验化的形式来呈现的,最终结果归于精神。艺术家们在自己的所关注的领域展开实验,涉及潜意识、规律与可能性。

如果你在 9 月 20 日之前没有机会到成都观看这次展览,我们带来了详细的介绍。上一次我们介绍了董大为、高入云和王令杰&郝经芳的作品,这一次将介绍另外四位/组艺术家的作品。

 

***

 

林科

林科影像作品展览现场,图片由 A4 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林科自认为自己是生活在虚拟网络空间的机器人,《∞Ω——绝对无限的游戏》展出了他一系列影像和摄影作品。林科像人们用摄像机记录生活那样用录频软件记录自己在计算机和网络上的行为,观众只能见到一只似乎具有意识的鼠标在屏幕上移动,好像艺术家确实是一个存在于屏幕背后或网络空间里的无形生物。鼠标点击出令人出其不意的荒诞和幽默,搅乱了人们对虚拟与现实的感知。

《噗》,林科,图片来自本文作者

文件夹系列是林科比较著名的一系列作品,对他来说,文件夹可以被命名、层层叠加并与周围背景产生互动,就像具有自己的生命。在作品《噗》里,可以看到林科正在屏幕一角的摄像头画面中对着屏幕吹气,每发出一声“噗”,都有一个文件夹被吹到屏幕上。而在《宇宙文件夹》中,林科从电脑桌面一个命名为“宇宙”的文件夹开始,不断执行“打开”这个动作,途径“银河系”文件夹、“太阳系”文件夹,一直进入到一个居民小区、某房间和房间中的一个命名为“宇宙相册”文件夹,让人在简单的平面文件夹之间体会到太空中一路穿梭下坠到地球上一点的周而复始的感觉。

《电子音乐总让人跳舞》,2011,林科,图片来自本文作者

《电子音乐总让人跳舞02》是林科的一个长篇视频。视频中通过屏幕画面呈现了了一系列看似毫无目的的搜索、滑动页面、点击、播放和关闭的动作。屏幕上反复出现一些荒诞的图像和GIF,伴随着吵闹的声音。视频让我想起计算机刚刚进入家庭不久,在哥哥家或者父母的办公室看着他们漫无目的地在网上“冲浪”时的场景,不一会儿就会因为精神不集中而沉沉睡去,而那些碎片化的声音和图像却钻进了大脑中,在不经意时突然跳进意识前台。

《电子音乐总让人跳舞》,2011,林科,图片来自本文作者

策展人付晓东介绍说,整个视频接近大脑无意识的状态,林科所选择的图片也都跟潜意识有关,作品的节奏和循环都很容易让人进入恍惚。

 

***

 

王欣

王欣作品《序曲》展览现场,图片由 A4 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王欣的作品也跟人类的潜意识和梦境有关。作品《序曲》是一个与装置结合的动画作品。艺术家用一大团看似杂乱的环形线条占满了展厅一个昏暗的空间,内部有设有光源,将线条的影子投向墙壁,为作品增加了更多虚实的层次。走进装置区域,就像进入了一个人无限的思维空间。装置正面是一个圆形幕布,上面播放着王欣3D建模制作的动画作品。画面以缓慢的速度变化着,突破了大小比例的人形、动物和植物在其中浮动、旋转。

王欣的另一个身份是专业催眠师,也是中国比较早研究催眠术的人。她从2006年起开始对清醒梦产生兴趣,为了诱导清醒梦,她开始研究催眠术。王欣曾在一次采访中说,她主要将催眠当作一种艺术上的探索方式,让她可以去探索创造力和艺术表达的各种可能性。而催眠和艺术也都是一种心理治疗的方式。她的影像作品的创造过程也是艺术家对自己内在进行探索的过程。

序曲,2015,王欣,图片来自本文作者

序曲,2015,王欣,图片来自本文作者

序曲,2015,王欣,图片来自本文作者

 

***

 

吴珏辉

吴珏辉《响尾蛇》展览现场,图片由 A4 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吴珏辉曾经在《离线眼球》项目中改造人类“被赋予”的身体,探索把作为身体一部分的眼球变成外部设备的超常体验;这次参展的作品《响尾蛇》是艺术家“错造物计划”的一部分,也对自然“造物”的概念进行了挑战和戏谑。

《响尾蛇》是一个动态机械装置,外观像一个形态奇异的钢铁生物。生物身体的分成5节,由5个从大到小的圆形转盘链接,如同它的关节。由于每个转盘的直径不同,旋转的速度也各不相同,因此身体5节的位置与方向组合具有几乎不可穷尽的可能性,在运动中呈现出千变万化的形态。从装置投在在地面上的影子来看,的确像一条在不断扭动的蛇。

响尾蛇,2015,吴珏辉,图片来自本位作者

在展览的过程中,这个机器生物将一直悄无声息地运动着。艺术家从“π”这个数学概念出发,为人造结构赋予了生命的美,同时也完成了对“造物”的戏谑。

响尾蛇,2015,吴珏辉,图片来自本位作者

这里查看我们对吴珏辉《离线眼球》的报道。

 

***

 

郭锐文 & Kelly Michael Fox

郭锐文 & Kelly Michael Fox,《算法生物》展览现场,图片由 A4 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郭锐文 & Kelly Michael Fox 合作的《算法生物》(Algorithmic Menagerie)则是生活在屏幕和投影中的人造生物。这是一个互动式声音与视觉装置作品。在黑暗的房间中,一面墙壁和相连的地面上浮动着数字网格线,营造出虚拟的三维空间。当观众走进地面上的投影区区域,就会逐渐引出栖息在其中的算法生物。这些外形像是原始海洋动物或者原始生物的东西随着观众的位置和数量而越来越多,越长越大,并且不断变换形态,同时伴随着某种不可描述的生物声音。

郭锐文用Processing程序编写了这个作品的视觉系统,而Kelly为每一种生物都设计了一套独特的声音规则,随着某一种生物的出现而出现。同时,场馆中安装有体感设备以感知观众的位置,使观众、视觉画面和声音实现实时交互。

算法生物(Algorithmic Menagerie )展览现场,2014,郭锐文 & Kelly Michael Fox ,图片来自本文作者

展览介绍中说,“这些生物动态增殖的细胞结构是通过对多种几何形进行有限递归细分而形成的,且不同种类的算法生物也存在着独特的种间关系,达到整个模拟生态环境的平衡。”

身处这样的声音和视觉系统当中,虚拟与现实的界限和时间概念变得非常模糊。观众好像从美术馆空间当中抽离出去,进入了无法判断是远古还是未来的空间。

算法生物(Algorithmic Menagerie )展览现场,2014,郭锐文 & Kelly Michael Fox ,图片来自本文作者

算法生物(Algorithmic Menagerie )展览现场,2014,郭锐文 & Kelly Michael Fox ,图片来自本文作者

这里查看《算法生物》视频,在这里查看我们以前对郭锐文作品的介绍。

 

展览将在成都 A4 艺术中心展览至 9 月 20 日,更多信息请看 这里。上一期三位/组艺术家作品介绍请看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