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艺术家叶惠龙认为亡灵也需要情趣用品

版权归艺术家

尽管今日的香港街头充满着《银翼杀手》里的赛博朋克感,城市本身却依然深深植根于传统文化,受着道教玄学的影响。你可以随处看到公司外围放置的神龛,或者有人在给死去的亲人烧纸钱。按照传统,这周就是中元节,所有死去的亡魂将会回到真实世界来寻找食物,或者其他冥界没有的东西。

在香港颇具争议的年轻艺术家叶惠龙趁着这个节日火了,他在香港的葬礼承办区租了个小店面,焚烧了纸质振动棒、“粉红女郎”等一系列情趣用品。创想计划找到叶惠龙聊了聊他这样做的目的,同时也希望他能透露一些鬼纵情狂欢的细节。

创想计划:为什么给死者烧纸质用品呢?而且为什么香港人喜欢把自己的日常用品做成纸模型烧给他们?我看到过烧纸iPhone的,纸游艇的甚至还有纸按摩椅。

叶惠龙:香港人相信死者可以收到这些东西,通过焚烧,它们在冥界就变成“真的”了。我们为什么只用纸,非常简单,是因为以前家家户户都有纸,又是最容易烧的材料。除此之外人们给祖先烧东西也是为了尽孝心。至于我们选择去烧什么东西,一般商店也都是按照市场需求来的,因为我们还相信死后的世界跟我们的真实世界差不多。所以我们烧掉的东西不过是我们在现实世界里需求的反映。

你烧这些纸质情趣用品是因为你觉得亡灵也是好色的,需要一些性刺激?香港被认为是个相当性压抑的城市,你这么做也是在表达自己对此事的一些观点吗?

我制作纸情趣用品是因为市场上没有这个选项。你想,如果你是按照活人的欲望要求来选择焚烧物品的,那么为什么性用品就不包括在内呢?如果鬼需要钱、科技还有衣服,他们应该也有性需求。

我也同意你所说的,在香港性还是个相对禁忌的话题。我只是单纯地想要把性行为给普通化,我并没有什么不当的政治倾向。尽管如此,我还是在这些纸用品的胸或者性器官上贴了警告标语,也算是对那些既喜欢性爱又喜欢对此冷嘲热讽的人的一种调侃。

你听起来很理智,我还想问的是你怎么确定亡灵到底收没收到这些东西?

我介于相信与不相信中间。一方面,我做这个项目就是因为我相信祖先会收到我们烧的东西,但另一方面,我又确实怀疑这事儿。我只烧了一半的纸充气娃娃,这表明了一些我对此的态度。有点像是黑色幽默,想象一下这些死去了几百年、几千年的人长期没有性玩具的生活,而当他们渴望已久的性用品终于到了的时候,却只有一半。

香港人民好像对你的项目很有意见,他们觉得你对亡灵很不尊敬,现在你很可能会被鬼给缠上。

我不觉得我冒犯了亡灵。如果让我说我做了什么对得起亡灵的事的话,那就是我解决了他们的性欲问题,而在我们的文化里,这问题被遗忘了几百年。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什么事跟性搭上边就变得敏感。我要是在死后有人给我烧性玩具的话我会很感激的。

在艺术家的个人网站上查看更多作品。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