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发廊我找回了曾经青春的影子

1477980103448075.jpg图片全部由轴艺术小组提供

我好像一直在期盼着发廊跟艺术发生点什么关系。童年时期,发廊是那些时髦阿姨的神秘据点,也是刚剃了短发的你在每个开学日心怀忐忑的理由。到了青春期,发廊又成了一个个闪烁着粉红色灯光、又好奇又不敢靠近的都市传说。再后来,那些桀骜不驯的金毛小哥成了发廊里最独特的风景,用河南口音唱一支沧桑的粤语歌,明明与你年龄相仿却像是个有故事的人,又或者是把英文名别在胸前的精致美男,模仿着台湾腔向你安利法国进口的护发素。用洗剪吹命名的一种年轻人的生活姿态,用红白蓝旋转筒灯标识一种独特的审美……发廊有太多潜力来丰富我们的当代生活。

1477980232961675.jpg

因此,当看到一张低调出没在朋友圈的上海发廊展览海报,我便决定穿过大半个城市去寻找。导航系统把我引向一处贴着牙科广告的孤独院落。带着十分怀疑的心情七拐八拐,终于在走廊深处的看到了上海发廊和展览空间 E-Space 的招牌,随后,夸张的红毯引我至明亮的展览空间,豁然开朗。在一个怎么看也不艺术的地方搞艺术,好像本身就挺酷炫的。

时尚男女广告如旗帜般悬在展厅上空;假发嫁接于各类物件之上形成种种怪诞的装置;展厅尽头那家真正的上海发廊实际上是对街霸游戏的场景还原;洗头床、发廊灯在唤起你心中最熟悉的记忆的同时又在白盒子空间里成为一种诡异的陌生景观;而贯穿于整个展览里若有似无的顽皮幽默和不那么严肃的批判则让每个年轻人都能找到会心一笑的理由。

1477980285962060.jpg

我首先被两棵明晃晃的树吸引了:涂成金色的树干上垂下一缕缕五彩假发片,树底下则落满写着字的麻将。这件名为《发,发发发发》的作品的注解大意为,在清朝的时候,头发的是一个不能随便说的词,而在现代,发字则带有发财的寓意。虽然我想对作者说之间并没有什么直接关联,二者是在简体字发明之后才统一为,但这个稍微有点跑偏的联想并不影响我对这些树的欣赏。长发飘飘的黄金树结出吉祥的果实,试问那个成功人士不想在客厅里来这么两棵?

1477980340394951.jpg

神树旁边的《新时局图》篡改了一个百年前的寓言:把那几只象征列强瓜分中国的动物从大家都很熟悉的《时局图》中摘下来并封印在玻璃屏风中。如果把它们比喻为西方价值体系审美,那么它始终是我们的审美体系中的参考。嗯……我回忆了一下初中历史书,试图做一番深沉的思考,但屏风上趴着卖萌的那几只动物模型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展览好像很喜欢开清朝的玩笑。《戴帽子的路灯》的作者把球形路灯的形态跟 emoji 表情联想在了一起。给每个灯泡脑袋都戴上了自带辫子的瓜皮帽,结果当然是非常诡异。不过一个脑袋高高在上统治着下面三个脑袋的感觉,却有点讽刺漫画的叙事效果。

1477981068889655.jpg

《金色之梦》的画风跟以上作品都有点不同:两张看起来非常高档的金色洗头床,走近一看,水池里却养的是金鱼。应该没有人不喜欢在被洗头时所唤起的颅内高潮吧?《周公解梦》说梦到金鱼意味着感到了刺激和快乐,嗯,看到这件作品我觉得周公从来没有这么准过。

Salon Book》是艺术家在意大利拍摄的有关发廊的摄影书,作品自述为:这些模特过时老土的发型和自我感觉良好的神情让我觉得很有趣。合上书后,我对艺术家对有趣的定义感到深深的认同,我甚至能想象到他在每次按下快门时的内心 OS这个还行、这个太奇葩了、哇靠这不是我妈以前会搞的那种发型吗?

1477981091366229.jpg

以上作品来自于Tony(侯柯杉)、Tom(蒋力)、Kevin(王皓田)、Jerry(张业鸿)四位拥有丰富造型经验发型师(看每位发型师的个人履历又让我笑了半天)。展览现场并未标明哪件作品属于哪位发型师,不过这与我的观感倒有某种契合:每件作品单独看未必有太大力度,甚至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作品”,但当它们合在一起时,却呈现出非常和谐统一的感觉,仿佛整个展览才是一件完整的作品,一处把大家的脑洞化为现实的充满活力的试验场。这不仅在于四位艺术家之间的默契,也离不开展览策划小组、“发廊总监”——“轴艺术项目”小组的工作。轴艺术项目的成员为黄晓伟、卢川、林鹭琪、余雨萍、龙奕瑭、邱鼎。这个小组特别爱给他们的艺术活动起不同名字,以至于我至今也没有完全搞明白他们庞大的计划内到底有多少内容,我只知道上海发廊是其中之一,而另一个名为厦门肉食公司的更大型的展览正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的青年策展人计划中展出。

1477981125262687.jpg

这个看上去雄心勃勃的艺术小组在介绍上把他们的诞生归根于一句厦门好无聊,这让我立刻产生了找他们聊聊的冲动。微信上被拖进轴艺术小组的群后,大家很快就说开了。以下是一些完全不严肃的微信采访片段。

创想计划:厦门真的很无聊吗?

龙奕瑭:需要创想计划拯救。

哈哈,最无聊的点在哪里?

邱鼎:竟然开始习惯无聊。

黄晓伟:就是大家关注到了厦门的无聊。

龙奕瑭:我们和川泽有个艺术创想社团,然后解散了。

1477981151107242.jpg

所以你们大家都是同学咯?

余雨萍:厦大一共六届的艺术管理吧,我们占了四届。

林鹭琪:说出来很心疼。

大家都已经毕业了是吧?

邱鼎:还有三位在读书。

卢川:两个硕士在读,一个本科在读。

大家的平均年龄是多少呢?

余雨萍:秘密。

需要介绍的话怎么说,“轴艺术”,一个平均年龄只有18岁的小组?

邱鼎:可以。

1477981191602529.jpg

既然大家这么年轻,又是非营利组织,那么做展览的费用是怎么解决的呢?

邱鼎:有些场地、设备来自朋友和合作伙伴的支持,还有一些通过小额赞助吧。是吗大家,(怎么谈到钱我这么严肃)。

余雨萍:嗯,对的,基本上是以合作形式实现。

林鹭琪:省吃俭用。

黄晓伟:费用不够,就卖人情和卖苦力来凑。

邱鼎:哭泣。

在上海发廊中,展览空间、四个“发型师”(艺术家)与你们团队又是怎么样的关系呢?

邱鼎:嗯,其实就是艺术家和我们一起在 E-Space 玩出来的。

卢川:(下方图片)。

1477982658542089.jpg

卢川:名字的意向都是来源于街霸游戏,一个游戏中的场景。

1477981232965411.jpg

能不能理解为是给艺术家做的一个命题作业?

邱鼎:其实这个题目应该也算是和艺术家讨论之后觉得ok来做的,并不是完全的单方面命题。

所以,一开始确实是先有“上海发廊”这个概念,但并没有什么预设,然后跟艺术家一起发散联想,包括一些以前创作的、和这个很契合的作品拿过来,然后把发廊丰富起来,可以这样理解整个过程吗?

邱鼎:嗯,可以这样理解,并且现场也会有一些在布展过程中艺术家与空间或者“轴”(艺术小组)新碰撞出来的内容,也是很有意思的。

卢川:而且很有趣的是,有些作品也利用了许多现成物。所以展厅最后呈现出来的也和最初的预设不一样。

卢川:倒不是要去刻意营造一个发廊。比如在导览的时候,我们从一个时局图开始,然后看到发廊的装饰画、洗头床、上海发廊本体。又突然来到街景中,模特、路灯和街景,到最后以一个芭比娃娃作为结束。其实只是我们提供给观众的一个路径,而这个路径不是唯一的。希望每个人身处其中都可以找到自己那个分岔道。

卢川:还有个是他们都是90后的艺术家,虽然不是非要以年龄来划分。但是自有他们身上的气质,那种自我娱乐的、本真的味道。所以我们说,上海发廊本身就像是一个玩笑一样。

邱鼎:哈哈,对啊,就像皓田希望他的作品像清风一样,我们也希望上海发廊给人的感觉是让人迎面而笑的,它不是特别浓烈的,你进到这个白盒子里能感受到。

1477981270739423.jpg

肉食公司和发廊,除了作为电玩中的背景引入现实外,流动店铺是否有关于销售或店铺所有的其他特点有关的地方?

龙奕瑭:(下方截图)。

1477982570340978.png

“在娱乐业这个文化场所中进行空间游牧”。其中的“娱乐业”怎么理解?

龙奕瑭:城市成为了景观社会。我们在其中就像楚门一样。不自知。甚至知道也甘心陷于其中。(就像)黑镜第一季第二集。第三季第一集。

黄晓伟: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娱乐”是中性的吗?还是批判的?

龙奕瑭:带点批判性的吧。

1477981348183798.jpg

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卢川:继续开店,持续招租。

有没有考虑哪个城市?

卢川:不同城市,不同空间,不同艺术家。接下来会有黑店、庙店、米店。厦门会开,深圳也会有。

突然想到的一个问题,你们觉得小清新和杀马特之间有共性吗?

邱鼎:一种蜜汁cp感。相互看不习惯,哈哈哈。

卢川:都是自我娱乐咯。

两者都有“青春”这个关键词,可能。

余雨萍:都是我们这个年龄段经历过的吧,所以会有些回忆。

余雨萍:做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其实日本的小清新电影里的男主发型都挺非主流的,但是,还是挺和谐的啊,可能是看脸。

邱鼎:哈哈我觉得是看脸。

1477981446981188.jpg

如果你要问我聊完后对轴艺术项目的最大印象是什么,我只想感叹这真是一群热情有梦的年轻人。我想,那四位发型师应该也与他们差不多。尽管所有人只能挤出自己的课余业余时间来做项目、尽管可能面临各种实际操作方面的困难、尽管在知识经验方面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而同时要想得到艺术行业的承认也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他们没有失去对艺术的单纯的热忱,没有失去说干就干的劲头和不受拘束的想象力。这大概就是每个人都曾有过的青春的力量。别说他们的作品不成熟,也别嫌他们太不严肃,来这个展览看看,你会觉得所有那些每天鞭策着你挣扎起床、赶早高峰上班的鸡汤文励志贴都显得过于虚伪无力。

1477981466514312.jpg

“上海发廊”将于 E-Space 空间展览至11月6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