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艺术家久门刚史在上海市中心打开了一道时间裂缝

1484290430929153.jpgMoCA 艺术亭台特别项目——“久门刚史”,2016,图片来自久门刚史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时刻——在成长中的某个节点,突然对时间本身产生了一种怅然若失,既对它一去不复返的方式感到困惑,又对上面所承载的记忆感到不信任。最后,这些不安全的情绪全部糅合成某种需要创造一个新名词来概括的物质,潜伏到身体深处......

按照文章的节奏,情感抒发到这里可以开始联系艺术家的作品,但不巧,一时半会儿我还真有点回不到久门刚史(Tsuyoshi Hisakado)身上。怎么说呢,这位日本艺术家的展览像是一圈圈涟漪,很容易让人记不起触发思绪的源头在哪里。久门刚史的展览并不密集,具体说他是从2011年日本大地震之后才完全决定结束设计工作,转而投身艺术的。在上海当代艺术馆的讲座上,久门刚史回忆了那次大地震中感受到的时间完全静止的时刻,这之后在工作中始终不能停歇下来的他最终停了下来。

1484290567908357.jpg作品Quantiza #3,2015,图片来自久门刚史个人网站

翻看久门刚史过往的作品总觉得不像是在看艺术,或是一个需要用“作品”去形容的精良陈设,倒像是坐着哆啦A梦的时空机器倒回了似曾相识的时空。2015年的展览“Quantiza #3”位于一间小学教室,黑板上是非常久门刚史风格的圆形钟表,大大小小的形状和密集的陈列让人回忆起一切与黑板有关的枯燥记忆。教室内的灯泡随着粉笔落到黑板上的“哒哒”声时明时灭,录音里会间歇传来一阵小孩稚嫩的读书声。更早期的作品“Saturday WORK Sunday PICNIC”同样是一些简单干净的元素组合:明黄色的小帐篷、巨大的收音机和上头扭成问号的灯泡……时钟一如既往地出现在空间内,不过被嵌进了书桌上的线条作业本里。

1484290645674637.jpg作品Quantiza #3,2015,图片来自久门刚史个人网站

12月23日,上海当代艺术亭台开幕了久门刚史的同名特别项目。这个透明的艺术空间位于上海人民广场,每天有大量人流经过,但展览却充满了与闹市不符的冷静,强迫你思考环境以外的事物,比如永恒,比如无穷,比如还是时间。20平方米的盒子空间总共呈现了四件作品,分别是几支机械摇荡的灯,一个无限翻动的镜中镜,在圆周率上走动的时钟以及一段在上海街道上录下的声音。用语言赘述整个氛围似乎总会破坏它本身的极简,在观看结束后我找到久门刚史,请他简单地聊了聊心中时间的形状以及那个神秘的静止时刻。

1484290684767696.jpg作品“Saturday WORK Sunday PICNIC”,2013,图片来自久门刚史个人网站

创想计划:你之前有提到一个“时间静止”的时刻,那个时刻最终促使你放弃工作成为艺术家。我很想知道在那一刻感受到了什么?

久门刚史:我先把那个故事讲完吧。当时正好是日本大地震,我上班的设计公司有一个小的日式庭园,庭园里有一个石灯笼(相当于一个石雕)。地震发生的时候,我透过窗户看到石灯笼上有个圆圆的物件掉了,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时间停止。地震当天晚上,我所在的设计公司的印刷方打电话过来问设计方案出了没有。接到电话后,我突然觉得世界上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情,但电话却还在问我稿子怎么办。这是让我重新思考人生的一个点。

1484290854195884.jpg作品“Saturday WORK Sunday PICNIC”,2013,图片来自久门刚史个人网站

当你创作某件作品的时候,会不会受到某段特定记忆的影响?

每件作品都不大一样,有些作品会受到记忆的影响,但这次的几件作品没有说基于某一段特定的记忆,而是希望大家可以通过作品进行自己的回忆。

我之前有过一个在茶室的展览,那些作品就融合了暑假待在祖母家的回忆:厨房关门的声音,远处的水滴声,做作业的时候注意力越集中蝉的叫声越大......

1484290887662868.jpg作品“after that”,2013,图片来自来自久门刚史个人网站

所以哪些元素或者场景会激发你的创作灵感呢?

没有特别的吧。我觉得自己独处的时间很重要。一个人独处后再去环视身边的东西会很不一样。但当你把一个特定的东西当作创作灵感,由于时间不断推进,东西很快就过时了,哪怕尝试把它作为灵感的话,也会经常失败。

时钟经常出现在你的作品中,是因为对时间有过很多思考吗?

我觉得钟表是个不可思议的存在,它不断地在移动,但本身又是一个静物。近似雕塑般的存在。

1484291029183740.jpg作品“crossfades #3”,2015,图片来自久门刚史个人网站

你觉得时间是什么形状呢?

我非常喜欢听黑胶唱片,放唱片的过程是时间物理性前进的过程,但它有个终点,并不像今天的 ipod 可以无限播放下去。这对我的影响很大。放的时候,你需要把针放在上面,放完之后有个仪式性的结束,这是我对时间比较清晰的认识。它的形状可能像 DJ 的 crossfader 吧,左边的盘结束后再去连右边的,不停换新唱片,不是 A 面 B 面的重复,而是 ABCD 这样下去的。

过去、现在、未来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过去、现在和未来是一个来往自如的关系,人们可以在里面穿梭自如。正因为我们有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语言,所以我们才会对所有的时间点进行分类。但巴西有一个部落,在他们的语言里没有关于时间和色彩的词汇,所以他们不会说昨天、明天,或者今天中午吃饭了,也不需要去计划明天做什么,他们的语言里只有太阳升起、太阳落下这些概念。所以,我们很可能是因为有了这些词汇,才把时间归类起来的。

1484291118350721.jpg作品“ FUZZ”,2015,图片来自久门刚史个人网站

你的作品里经常会有一些声音,都是自己采集的吗?

哈哈,我有 6T 的声音素材。我随时准备好想要录音,有时候会有计划地去录,但往往这些计划中的录音效果都不大好,可能就是缘分吧。最近比较成功的一次录音是在印度尼西亚,当时住的酒店周围全是清真寺,五点多的时候,旁边会传来很多人一起祈祷的声音。

这次在艺术亭台的创作过程是怎么样的呢?

我有提前来看场地,当时吓了一大跳,因为周围的环境非常吵闹。但我想把自己的作品放在很吵的环境里可能也算一个挑战吧,所以决定尝试。如果有必要我也会对附近的环境先进行调查。

1484291653703553.jpgMoCA 艺术亭台特别项目——“久门刚史”,图片来自 MoCA 艺术亭台

中国的空间和日本的空间有什么样的区别?

如果都一样反而还挺恐怖的。跟我预想不大一样的是来看展览的人都会非常深入地去看,会停留很长时间,不会有人走进去说看不懂就走了,大家都在专注地看。

还有个很大的不同是,在日本作品拿去展览是很正常的事,但在中国存在着有一些作品无法展示的情况,我觉得日本所有东西都可以展览的状态反而不大正常,因为艺术家觉得一切理所应当,不会有那种无法展出的心跳紧张。

你平时对宇宙、物理方面的事物感兴趣吗?

我研究生时的导师对这方面特别了解。老师会用陨石做作品素材,说是从巴西等地方搞到的。老师曾经做过一个作品是陨石林肯,仔细看那颗陨石真的跟林肯长的很像,但从时间上想肯定是先有陨石后有林肯,所以不是陨石像林肯,而是林肯像陨石。在整个思考过程中,时间性混乱了,老师的思考方式对我的影响非常大。

1484291437351705.jpgMoCA 艺术亭台特别项目——“久门刚史”,图片来自 MoCA 艺术亭台

接下来有什么创作计划吗?

之前阿彼察邦在某个群展中看到了我的两个作品,之后邀请我去参与合作他的下一部电影,所以年底我会去清迈。作品大概会在2018年东京森美术馆展出。我们都要准备去做之前没有做过的事。

1484291754593307.jpg艺术家在MoCA艺术亭台

谢谢你!

MoCA 艺术亭台的特别项目“久门刚史”将展出至2017年2月5日。点击这里进入艺术家的个人网站Youtube 以及 Vimeo 观看之前展览的视频。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