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黑胶迷自己动手做唱片的故事

1499328394520319.jpeg迈克尔·迪克森拿着他的“欧拉圈”。

每个曾尝试过把黑胶先放进塑料封膜再塞到硬纸壳的人都知道听黑胶唱片过程中所产生的生理互动。虽然往往需要很小心,但这正是黑胶唱片艺术家迈克尔·迪克森(Michael Dixon)看中的。与收购唱片不同的是,迪克森喜欢动手制作黑胶,他有一台1940年代的切割车床,还会为发行的唱片选用不同质感的材料和无比复杂的包装。

唱片制造上的独特选择让迪克森获得了和很多大胆的艺术家进行合作的机会,比如 Flaming Lips、Aerial Pink 等等。他们把奇怪的材料压制成黑胶,例如循环使用的树脂玻璃、镭射影碟、野餐盘、镜子、野餐垫甚至90%的黑巧克力,做成限量版收藏。

“我经常在二手市场、路边的垃圾堆或者旧货店里收集现成物品。我特别喜欢手感奇怪的纸片、保险公司发的宣传单、礼品盒等等,它们能给我灵感。接着我会带着某个想法去找乐队合作。发行唱片同时也是个学不同技能的借口,我学会了凸版印刷、丝网印刷、生产纸张、大理石绘画等等,”迪克森告诉创想计划。

1499328468358808.jpeg迪克森和他的机器们在一起。

2005年,迪克森专门创立了一个唱片厂牌来发行自己的“家庭制作”唱片项目,并且认识了被他称为“车削唱片制作教父”的彼得·金(Peter King)。从那时起,迪克森开始动手切割黑胶唱片。“在学了他的步骤之后,我疯狂迷恋上了1940年代的那批切割器。我开始在 eBay 上买各种二手机器,在可能几千小时的淘货之后,我有了一些不错的收获,而且终于开始切自己唱片。”迪克森解释道。

迪克森的实验项目之一是一个被他叫做“欧拉圈”(Eulerian Circles)的系列唱片,这些黑胶唱片上有好几个孔眼,看起来像是维恩图解(Venn diagram)。把唱片的不同孔放入播放器,它会放出完全不同的曲目。“在制作的时候,你需要很清楚地知道哪些凹槽围绕的是哪个孔,因为如果不小心出错,所有的歌都会乱套。”迪克森说。这个发现也是出于巧合,“简单地说是有次我不小心把孔给钻大了,但我又不想把150美元的材料扔掉,然后我就在左右两边各钻了正确大小的孔,想等下再试试能不能矫正切割。结果就是这些有着重叠凹槽的魔幻唱片。”迪克森说。

除了材料和切割技术以外,迪克森还喜欢在包装设计上下功夫,增加乐迷和唱片之间的互动。“我最喜欢的把戏是先给客户寄去简单包装的唱片,然后其他部分都需时间等待,专门定做。我做过一些黑白封壳的唱片,附送马克笔和水彩笔让买家自行设计。有一次我还收到了来自客户的封壳设计照片,我二话没说送了他一张唱片,”迪克森说道。

在发行了几百张黑胶和一些实验项目之外,迪克森依然保持着最初爱上黑胶的心。“当我还是个小年轻的时候,我经常从巡演路上的乐队手中买黑胶和 CD。那些充满私密感的丝网印刷或者印的很烂的封壳总是会首先吸引我,还有一些用啤酒或者麦片盒变来的 CD 盒也是如此。不得不说,手工制作而非大机器完成的产品总能与人产生更深的联结,音乐也是这样。”

点击进入迈克尔·迪克森的网站查看更多信息。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