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凿墙”涂鸦师 Vhils 想留住胡同里的时间

1499407551569063.gif GIF来自Crane.tv 有关视频截取

“将一首诗写下来破坏了白纸的完美无暇,而造纸本身就断送了一棵树,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 亚历山大·法图(Alexandra Fatou)如是解释着自己的破坏性涂鸦。来自葡萄牙的亚历山大·法图于1987年出生在里斯本,爸爸曾是一名左翼分子。当年激进分子将他们对乌托邦社会的向往画满了里斯本街头,那些斑驳的壁画是五、六岁的亚历山大最初的记忆。

1499407605337377.png图片来自Crane.TV 有关视频截图

90年代,具有社会意识的壁画渐渐被一层又一层的广告覆盖,街道上的墙壁变得越来越厚。城市开始以从我们从未见过的速度发展扩张,而13岁的亚历山大决定以 Vhils 之名开始在街头涂鸦。

从技术层面来讲,并不能说 Vhils 是什么涂鸦师,因为他的“鸦”从来都不是被“涂”上墙的,他总是在不同材质的墙面表层上进行“破坏”实验——雕刻、切割、钻洞、蚀刻甚至炸药都是他尝试过的手法。

 Vhils 为U2拍摄的MV“Raised by the Wolves”,展示了他的的爆破涂鸦艺术

我本以为“凿墙”要比传统涂鸦方便得多,因为不需要随身携带大量瓶瓶罐罐。我太天真了,“凿墙”太难了,还累! 不仅要长时间举着不轻的钻机,还要时刻保持全神贯注,提着钻机这个大家伙,在墙上作。因为涂墙可以被涂改,钻机“哐当哐当”作出声响,凿下去的洞永远不能被涂改。这也是为什么 Vhils 团队的人数高达7人,还都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好伙伴,毕竟这项工程对体力和脑力的要求都不低。

《印记》作品制作过程的缩时影片,视频属于艺术家

1499408658925347.jpgVhils的团队正为《印记》筹备,图片来自艺术家和上海玛格达·唐妮丝画廊

1499408632302250.jpgVhils的团队正为《印记》筹备,图片来自艺术家和上海玛格达·唐妮丝画廊

我在中央美术学院的咖啡厅见到了略显疲惫的 Vhils,策展人玛格达告诉我,他们已经没日没夜地工作了连续工作快一周了。白天忙着为个展《印记》筹备,晚上还得在葡萄牙大使馆“加班”,有机会的朋友可以去一览千疮百孔的“大使馆外墙”。

“我想要让时光停滞。”艺术家解释道。不论是雕刻、切割、钻孔还是爆炸,他通过“减法”的创作方式,让每个城市独一无二的街头历史重见天日。一进入展厅,遍布 Vhils “印记”的世界地图便映入眼帘。每到一个新的地方,艺术家先在城市各处走一走,用慢动作摄影机记录街上的一处处的场景,作为创作素材的灵感。“这就是慢动作影像的奇妙之处,即使是平淡无奇的生活场景,也会显露出丰富的层次和细节。” 

Vhils 在北京拍摄的视频素材,视频来自艺术家

每一次涂鸦都是 Vhils 收集那个城市本身独一无二的印象—— 在香港,他从街上捡来废弃的霓虹灯,将这些五颜六色的标志变成涂鸦作品。欧洲人喜欢在街头张贴海报,一层又一层地叠加,时不时有环保人员刷上厚厚的一层白石灰遮盖。Vhils 用刻刀将白色石灰墙剥落下来,以海报本身的底色为“颜料”,雕刻出一幅幅活色生香的肖像。

1499408714315770.jpgVhils 在香港,图片来自这里

1499407665402081.jpgVhils 在上海,图片来自 Supex Magazine

1499408771117901.jpg香港,图片来自 Highsnobiety

为了此次在北京的展览,Vhils 先走到北京各处记录街头场景,绘制出草图,在将胡同里的大妈大爷、电线杆和老旧居住楼等通通镌刻进了墙里。被分割后的外墙以雕塑的形式,错落有致地立在展厅中。整个展览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你需要游离穿插于其中,才能欣赏到不同的风景。艺术家告诉我,尽管每一件作品被独立地展示,没有任何标签说明,但其实有些被挨在一起摆放的是同一幅草图的不同部分,观众必须站在某个特定的角度,这幅“拼图”才变得完整。

“脸”是在Vhils 作品中反复出现的主题,尤其是在建筑外墙上的“脸”,尺寸往往大得惊人。艺术家尝试通过这一象征,将冰冷无情的城市空间拟人化。“人们建起了的一座座城市,而城市反之也塑造了人们。” 仔细想想也的确如此,墙壁承载着街头涂鸦,里面也是人,外面也是人。但它存在的使命却是为了将人类隔离开,仔细想想有些讽刺。

1499410209121260.jpg《印记》展览现场,图片来自作者

1499410237186789.jpg展览现场,图片属于艺术家和上海玛格达·唐妮丝画廊

1499410319839301.jpg展览现场,图片属于作者

1499410338625824.jpg展览现场,图片来自作者

1499409092519238.jpg 中央美术学院院子内的一处涂鸦,图片来自作者

1499409092134869.jpg《印记》展览现场,图片来自作者

来自街头的涂鸦艺术,曾经是反叛年轻人冒着被警察抓住的风险表达自我的方式,背后几乎没有机构和资金的支持。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涂鸦作品被当代艺术界欣赏,离开了他们的“自然环境”(街头),被搬进了美术馆和画廊里。我问 Vhils,怎么看待涂鸦作品以如此“当代艺术”的形式在美术馆里展出?“每一次展览的筹备,都能帮助我更加系统地反思自己的创作,两者都对我来说都重要。” 这么说,好像也没错。

Vhils 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的展览将持续到7月23日,更多艺术家信息请点击此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