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跟动画长片《盒子怪》的创作团队聊了聊电影幕后故事

'


用了79个场景和2万个道具,《盒子怪》The Boxtrolls)可能是史上最有野心的大规模定格动画电影。曾经制作了《鬼妈妈》(Coraline )和《通灵男孩诺曼》(Paranorman)动画工作室莱卡Laika)结合定格动画、手绘动画、电脑生成图像和立体3D打造了一个沉浸式影视体验,我们跟莱卡工作室聊了聊这部新片的放映。




电影制作最古老的方法之一——定格动画在《盒子怪》中经历了一次重生:“我们是一帮崇尚手工、反对技术的保守派。在电影中应用一定的技术而不是完全倒向技术,更有利于发挥技术的优势”,《盒子怪》的首席动画师、莱卡CEO特拉维斯·奈特说。


这个故事用定格来讲再合适不过了,因为就像莱卡以前的项目一样,这个剧本中光明与黑暗的完美结合,用低分辨率就能呈现。莱卡有的是办法把阿兰·斯诺(Alan Snow)的原著小说《怪兽出没》(Here Be Monsters)中的奇幻世界和其中的角色带到现实中来。




电影大概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在乳酪大桥市,一个由好奇而害羞的生物“盒子怪”组成的家庭穿着纸板盒子衣服在大街上欢闹而过,寻找一个机械废品好带回巢穴。虽然他们像白纸一样无害,却被人类当成可怕的吃小孩的怪兽。本·金斯利配音的大恶棍阿奇布尔德·大盗(Archibald Snatcher)为了赢得一顶能帮助他加入市长伯特利·林大人的精英小组的帽子,承诺要铲除所有的盒子怪。一个叫做“鸡蛋”的人类男孩因此而开始了他的拯救盒怪大冒险,在这个过程中了解到了他自己的身份和历史。




为了找一个最聪明、最创新又可操作的方式来视觉化这个故事,联合导演安娜贝(Annable)和安东尼·斯塔奇(Anthony Stacchi)经历了不少困难。举例来说,其中一个挑战是让鸡蛋男孩通过自来水他们不得不思考:什么东西长得像水的波纹?经过多次试验,他们最后找到了毛玻璃。由于对细节的注意,电影中从鸡蛋男孩的毛衣到街道上的鹅卵石都是借用的实物。






实物的应用给电影增加了电脑动画不可能获得的真实的触感。就连角色的情绪都像真的一样。只拿鸡蛋男孩来说,就有140万可能的面部表情,其中一万五千个是3D打印出来的。全片所有角色总共用到了超过五万三千个3D打印的面部表情。




尽管前期的头脑风暴环节已经用了很长时间,摄制过程似乎还要更漫长。《盒子怪》每3.7秒长的镜头都需要用掉所有动画师每人一周的时间。完成全部影片一共用了好几年时间。“我们必须得有能力长时间集中精力在许多小细节上”,奈特说,“就像象棋比赛或者数学题一样。”




举例来说,鸡蛋男孩参加市长家宴会的场景,需要同时操纵40个人偶在舞厅跳舞,团队为此请了当地一个舞蹈公司来帮助他们设计舞步。弹上弹下的繁复的裙子是模仿弹簧玩具的动作做成的。




尽管每个细节事前都经过了大量详尽讨论,动画的结果还是无法预测。“整部电影被分成了跟动画师们的一段又一段精确到不正常的对话,就在每个场景拍摄之前”,安娜贝说。奈特也认为这是做定格动画项目最疯狂的事——但这也让最终结果有着独特的质感。




虽然很多电影细节是手工制作的,团队也用电脑生成动画弥补了一些定格动画的缺陷。利用CGI,团队可以把这个故事从局限的物理场景带到更广阔的视觉背景中,获得更棒的时间空间感。图像和手绘动画让导演得以俯视乳酪大桥,拍摄天空、地平线、云彩和人群的广阔镜头。这样,《盒子怪》的幻想世界感觉更巨大了。


《盒子怪》让安娜贝、斯塔奇看到了定格动画的新机会。“看看《变形金刚》《和环太平洋》,那些视觉场景太不真实了。所有的电影都在想方设法弄的更高清、更吵、更震撼,以后怎么办?”斯塔奇说。“我们从小的地方寻求突破,因为已经没法再变得更大了。”







《盒子怪》9月26日将在北美上映,在官方网站上可获得更多信息。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