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伦敦艺术家的地下信件交换网络

1482213804224511.jpg93号影印,刊物及版本精选,1993-1997,照片由93号影印艺术家提供

当大多数人还在等待拨号上网时,伦敦的几位艺术家们就已经创造了自己的通讯网络。由策展人/艺术家马修·希格斯(Matthew Higgs)发起的开放性项目《93号影印》(Impring 93)仅仅凭借一台复印机,在1993年至1998年间影印并地下发行了50余件作品。该项目大胆挑战了当时被物理空间和阶级形态禁锢的艺术形式,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向人们呈现了一个艺术文件的地下分享网络。

希格斯对传统艺术世界架构的绕行,让人们想起了 Trystero,托马斯·品钦(Thomas Pynchon)的小说《叫卖第49组》(The Crying  of Lot 49)中的地下邮递服务。如近期在伦敦白教堂画廊(WhiteChapel Gallery)举行的档案展览所示,《93号影印》展现了很多艺术家最早期的作品,包括彼得·多依格(Peter Doig),菲奥娜·班娜(Fiona Banner),杰洛米·戴勒(Jeremy Deller),希拉里·劳埃德(Hilary Lloyd)和克里斯·奥弗里(Chris Ofili)等。此外,它还和伦敦的 City Racing 画廊和 Cabinet 画廊等艺术空间都有着紧密的联系。

1482213899858150.jpg伊丽莎白·佩顿,印刷册,1998,由英国卫报印刷的《情人节信息指南》

克里斯·奥弗里(Chris Ofili)1977年的影印系列“黑”(Black)尤其有趣,考虑到当今的种族隔离境况。这位尼日利亚裔英国籍艺术家将报纸上有关黑人嫌疑人的犯罪新闻进行剪贴拼接。还有马丁·柯丽德(Martin Creed)这样搞怪艺术家,他将一张A4纸揉成一团,寄给泰特画廊。却发现纸团在信封里被寄回时已经被人抚平了,还附上了一封拒绝信。 

娜依雅·依亚克马基(Nayia Yiakoumaki),Whitechapel 画廊档案画廊的策展人告诉创想计划,影印93号的重要性在于参与艺术家们的与众不同。和大部分年轻的英国艺术家们(Young British Artists,YBAs)不同,希格斯的伙伴们有不一样的艺术野心企图。尽管他们可能都去过同一所艺术学院,这些家伙们更想要打破常规,寻求另类的艺术方式。

1482214185607920.jpg93号影印,刊物及版本精选,1993-1997,照片由93号影印艺术家提供

“这是在艺术世界传播理念的另一种方式,”依亚克马基说道。“《93号影印》的创造,以及后来的行为和表演项目等一切活动就是这种传播方式的有力佐证。因此,它才能够从一开始只有小数量的受众,口口相传拓展至今。”

希格斯定期会询问那些艺术家还有谁适合成为93号影印的新成员。最终,其规模从少数的艺术家,艺术负责人和朋友发展成为一个拥有200人的网络。

1482214257748562.jpg杰西卡·福尔珊格(Jessica Voorsanger),派对礼品,1994.马修·希格斯收藏,照片由本·维斯特比提供

“马修自14岁起就非常着迷于粉丝杂志,”依亚可马基说。“所以这一切对他而言都像是儿时兴趣的一种扩展,那些曾经在北英格兰音像店流传过的自制粉丝杂志的一种延续。”

依亚可马基解释说,每期93号影印杂志上只有当期的艺术家的姓名。在选定了下一期艺术家以后,希格斯就会给出基本的一些指导建议。作品必须的自由的,大小能够被放进信封里的,并且是可影印复制的。希格斯和朋友们用影印机复制艺术家的作品,将它们折叠起来,并邮寄给订阅受众。

b217b58ae343e5481a3bbed0bdb64350.jpg93号影印档案物品。众艺术家,1993-1998。从左到右顺时针:加雷斯·琼斯,明信片,1998; 杰夫·卢克,木钉和线圈,1994;杰西卡·福尔珊格, 宝宝浴(伊塔的三分钟),1995; 阿兰·凯恩,克莱尔,1995,附带微缩版本;杰西卡·福尔珊格,14.2.95,1995,以及克里斯·奥弗里,黑,1997

“于是你收到了一件艺术品,虽然你可能根本不知道那是件艺术品,”依亚可马基说道。“很多人打开了马丁·克里德(Martin Creed)的作品,彩色纸片散落了一地,而人们根本不知道这也是作品的一部分。所以有些作品很容易因为人们没有意识这是艺术作品,而受到破坏。”

“杰西卡·福尔珊格(Jessica Voorganger)将鹧鸪家庭合唱团(Partridge Family)的黑胶唱片碎片放入了影印,”她接着说道。“作品可以是任何媒介的形式,但大部分艺术家都依然停留在文本这样的印刷介质。”

1482214813978671.jpg‘93号影印’在白教堂艺术画廊。照片由帕特里克·里尔斯提供

其他影印作品还包括录音带,珠宝,艺术书籍,派对礼品,针等物件。就像 Snapchat 早期原型一样,很多影印作品现在已无处可寻,因为人们很少将93号影印作品存档。幸运的是,希格斯以及白教堂艺术画廊总监兼馆长爱荷华·布雷兹维克(Iwona Blazwick),以及泰特美术馆策展人保存有大量93号影印作品。

“其中一些艺术家至今仍未进入到英国艺术市场,但另外一些艺术家如今已经赫赫有名,包括彼得·多伊格(Peter Doig)和菲奥娜·班娜(Fiona Banner)等,”依亚可马基说。

她还说:“影印的形式让他们的作品不落俗套,不拘一格又透露着自发的灵感和趣味。我认为,他们之所以能够保持这样的艺术风格,也是因为没有人可以用传统新闻记录的眼光看待他们。在他们保持真我的同时,艺术作品也变得更加有趣。”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