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的机器迎宾小姐是一种暧昧又诡异的存在

1501662978473748.jpeg截图属于艺术家

你有在打招呼后发现对方是一个戴假发的机器人过吗?韩国人为了招揽生意而制造了这些穿衣服的机械假人,而德国电影人尼斯·克劳斯(Nils Clauss)将这一极富《银翼杀手》色彩的现象记录下来,拍成了一部短片《塑料小姐》(PLASTIC GIRLS)。

克劳斯最早在2015年就发现了这一些诡异又曼妙的独特机器人文化,并完成了一系列叫做《塑料迎宾小姐》(PLASTIC WELCOMER)的摄影系列。自2005年搬到韩国以后,他便注意到了这种亚洲特有的公共场所“性文化”现象(sexualization of public space)。这次他对这些“塑料小姐”进行了深度的探索,不仅将这些假人放置在电影场景般的镜头里,还给她们加上了自己想象出来的对话。

1501167316624-Screen-Shot-2017-07-26-at-1_Fotor.jpeg

1501102264903-Screen-Shot-2017-07-26-at-10005-PM.jpeg

摇晃的摄像机游离在女孩们的短裙、嘴唇和没有生机的眼睛之间,故意塑造出一种可疑的男性视角。“用这种眼光注视这些女孩令人不适,但这就是这些假人和每天路过的路人们的真实关系。”克劳斯补充道。在这种男性视角中,诡异的假人仿佛在公共场所取代了女性的功能,尽管背后隐藏的是一种纯商业的动机。

李五斗(Udo Lee)为克劳斯谱写了电影配乐,大学专业是性别研究的他还构思了假人之间的对话。“逼迫自己钻进假人的脑子里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他们到底每天都在想什么?他们是高兴还是伤心?他们对自己的外形满意吗?他们如何表达自己的?” 克劳斯和李五斗不想简单地把他们当成没有自我意识的受害者,而是一种“在性别意识不完善社会中出现的问题”。被动、服从、亲切的存在,这些机械假人是一种胆战心惊的启示。

1501103456067-Screen-Shot-2017-07-26-at-51018-PM.jpeg

虽然《塑料小姐》被标注成一部纪录片,但其实这并不是一部完全“写实”的短片。克劳斯再也没找到很多2015年拍过的假人,生产它们的那家公司已经倒闭了,仅剩的几家还在使用“假人”的商户不同意让克劳斯拍摄。于是,克劳斯的团队向一家态度友好的加油站借了这些假人小姐,给她穿上不同的服饰,搬到不同地点进行拍摄。 

但这部短片对社会进行的批判还是很切实的,克劳斯觉得娱乐业对拟定一种不切实际的审美标准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导致“爱慕虚荣”的观众进行盲目的跟风。《塑料小姐》中使用的语言“甜蜜的皮肤”、“玻璃可乐瓶一样的身材”和“胸部臀部完美比例”,直接地体现了韩国的物化女性的文化。

1501167367050-Screen-Shot-2017-07-26-at-10158-PM.jpeg

克劳斯曾经为 Sigur Rós 和 M83拍摄短片,他的摄影中总弥漫着一种独特的情绪和气氛。它对建筑与空间的迷恋显而易见,不起眼的场景也能起到塑造气氛和人物特性的作用。在《塑料小姐》中,克劳斯梦幻般的摄影风格帮助塑造这些假人丰富的内心世界。《塑料小姐》不仅警示了机器人有一天取代人类、抢了我们的工作的担忧,还暗示了物化女性的社会不公、西方人对其他文化的不适应,而这一切都笼罩在那“银翼杀手”般的霓虹灯下。

1501167341245-Screen-Shot-2017-07-26-at-10307-PM.jpeg

更多尼斯·克劳斯(Nils Clauss)的作品请点击此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