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设计师 Ting Ting 从三维帽子中变出了一朵数据云

1502342635542923.jpg图片均属于艺术家 TingTing 和 Runa Anzai

古希腊有一位染匠的女儿,名叫阿拉克涅,能用手织出栩栩如生的纺织刺绣, 因此总是得意忘形,甚至宣称,连雅典娜女神都无法在纺织技术上超过她。雅典娜听说了这件事后,决定化成一个扎头巾的老妇人到人间去一趟。阿拉克涅非要和神争个高低出来,于是一场神与人之间的织布比赛开始了。

随着快速的人类科技发展,“女神”这一词早已衍变成了别的意思,而人们对天神的崇敬之情也转变成对“数字”、“云端”、“信息”和“数据”的仰望。当代的”阿拉克捏“ 是一个叫做 Ting Ting 的女孩,她利用针织科技,将二进制的数据信息翻译成了三维的织物设计。利用编程技术,数码针织机将数据与不同的针织结构进行结合,“云端”的信息决定了每一根针线的走向,以及现实材料的结构。每一顶戴在头上的帽子,都成为某一信息的容器,一个连接人与数据的帽子云。

1502342617295382.jpg

1502342871858016.jpg设计师 Ting Ting

Ting Ting 2015年从伦敦的中央圣⻢丁设计学院毕业,随后在皇家艺术学院(RCA)读帽饰设计,在完成了时装帽饰的设计硕⼠学位之后,现在是一名把帽子当成当代雕塑玩儿的专职设计师。从此次展出的作品上,能看出这名年轻设计师对帽饰新材料的研究和探索——云端作品试图通过对云、数码、云端计算、织物、帽⼦这⼏个概念定义的解构,利⽤通感的⽅式,将对现实材料的感知经验与对云的意象感受进行触感连结,让⼈们浸⼊“云”世界。

在伦敦画廊 Fitzrovia gallery 的《Hyperland》展览现场,整个空间铺满了大片大片的“云朵”。观众们歪躺在这软飘飘的云彩上,望着空中悬挂的”帽子云“,感觉好不惬意,创想计划借此机会和 Ting Ting 聊了聊。

tt_w_4.jpg

创想计划:什么时候有了做帽子的兴趣?

Ting Ting:我是爱帽子的人,觉得帽子是别致的。一开始我认真地选帽子戴,后来开始拿剪刀把帽子剪破,对着镜子把它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开心得意。再之后我开始制作一顶从头到尾都是新的帽子。所以我做帽子的开始,是从自身出发,想要表达和创造的欲望。但在这样一个不断和帽子亲密的过程中,我现在对帽子的兴趣,已经从给自己做帽子,发展到利用帽子来探索我与他人的关系,和他人与更复杂的环境的关系,这让我兴奋。

三个词形容你的设计风格?

Fluxus,科技,玩

你的帽子都用到了些什么样的材料?

我同时是材料设计师,主研究针织材料,也喜欢新材料技术。我着迷于材料本身的特质,发现它们,用技术加大它们,争取让材料自己来完成帽子的形状,这样一来我的帽子是用聪明的材料来代替大部分制作工序的。想要做出超越别人对针织面料或针织帽子期待的帽子来,这样的新的挑战和可能性让我非常着迷。当然,除此之外,我玩心很重,也会拿各种材料做出非常夸张好玩的帽子,但我与戴帽者之间通过帽子的交互,是我最享受的。

5.jpg


Leshan Li 和 TingTing 合作的动画

你的设计感觉好像有些天马行空,色彩也很多的层次。平时什么东西特别能启发你的灵感?

我对颜色敏感而依赖,这一点变成符号感的特征延续到作品里。另一个是由于一些早年的经历,我常常会处于一种悬浮的状态里,变得像一个局外者,身边物体的意义就会消解。这让我非常迷恋一些逻辑和抽象的结构和原理,因为它们可以从很根本来解释一件事物,并提供重新定义它的可能性。举个例子,十九世纪的新西兰心理学家,几何学家 Benjamin Betts 曾经利用数学模型来尝试图像化人的意识与知觉,非常有意思,因为它们的形状非常像花朵,思维的花朵。

我惊喜于人类科学技术不断发展,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从具象和崇拜到抽象和总结利用,最后发现一些惊人的联系与对映。我很崇拜爱因斯坦,也对耶稣感兴趣。数据,音符,结构,模型,总之理性与感性的相互反应,抽象世界与物质世界的沟通连结,并且很重要的,人本身在这里面的位置,是一直让我思考并试图用作品来谈论的。

英国人爱戴帽子的传统有带给你什么影响吗?

这似乎让我更多地去思考帽子是为什么要被人戴着这件事。英国人喜欢用服装来区隔群体,而帽子是一个非常别致的存在。这启发我对帽子在更多文化环境里的象征性,和这种象征性如何连结人与其所处环境的关系。英国的帽子大师 Stephen Jones 曾经说,“如果你看任何一个部族社会,最着重被装饰的,最有重要意义的就是头部。如果让你想一个皇室的标识,它不会是一只皇家鞋子,它会是皇冠。” 

6.jpg

怎样“用数学模型思考针织结构”?

用数学模型来思考针织结构简单来说就是把每一个“stitch”看作一个小单位,从最基本的单位来想像和思考再设计,量变慢慢导致质变。现在我探究的是将数码数据作用于针织,但最基础的还是数学数字。看到抽象的逻辑作用于现实,再加上针织本身有它自己的性格和不确定性,所以结果常常是让人无法完全预料的,非常有趣,你虽然在创造它,但你并无完全认识它,整个过程很有张力。

科技如何改变了帽子设计?

我认为科技的进步让人们可以重新思考一个物品材料的选择和制造的方式,甚至改变它本身的定义或者扩充它的内容。对于帽子是一样的。我一直努力在熟悉了解了传统制帽的方式后,用另一条路径来做帽子。我相信如果诞生的方式不一样,那这件物品一定也会有全新的样子。同时换一个角度考虑帽子在现代生活中的角色也很有意思。用传统制帽方式和材料制作的帽子,在现代生活中其实会有一些应用上的局限和麻烦。也许新的技术能为大家的脑袋提供更多可能性呢,多好玩的一件事。

亚历山大·考尔德的动态雕塑作品

8。1.jpgTing Ting 的帽子作品

Ting Ting 的帽子作品

能介绍一下之前那个灵感来自于 Calder 爷爷的跳舞帽吗?

跳舞的帽子来自去泰特现代艺术馆(TATE MODERN)看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展览的美妙经验,一直都很喜欢动态艺术(Kinetic Art),尤其是能四两拨千斤又爱玩的 Calder 爷爷。聪明优雅的平衡感,让我想到舞蹈也想到音乐。但是在展览馆里的考尔德基本都是静止状态,我看到它们就像看到大玩具却不能玩,于是想到做一顶帽子能够让 “mobile” (动态雕塑)通过帽子和人连结起来,人跳舞,Mobile 就动。而最妙的,是构造 Mobile 平衡的球体重量和平衡来自阿姆斯特朗的歌曲-What a wonderful life的拍子节奏,结果真的音乐的平衡转化成了 Mobile 的平衡。人在动律,打破平衡,人静止,平衡恢复,帽子和人和音乐一起跳舞。

心情很差的时候你会戴哪顶帽子?心情很好又会戴哪顶?

心情差的时候可能会带好几顶帽子,哈哈哈。而心情好的时候往往是因为戴了一顶绝妙而恰到好处的帽子。

1502341868273929.jpg

1502341840674194.jpg

1502341840584807.png

这次的展览会以什么样的形式体现?

这次的展览我会与另外两个很出色的艺术家刘韵菡和马俨一起通过各自关注的介质,探讨了信息时代虚拟与物质化之间的奇点。经过不同角度的解构、转译、建构,我们试图将无形的意识、思想、声音转换为既触手可及又引发感知的装置作品,并在展览空间内创造了一个全新的生态系统,一个高能的人工园林,我们叫这个空间HyperLand。而我作为其中的一部分,是以自然界的云应对云端数据并用帽子来物质化体现数字数据的形式出现的。这次展览最有意思的应该是我们并没有将彼此的作品区隔开,而是用我们的共通性一起营造一个没有彼此边界的空间,多了非常多的可能性,一加一加一大于三。

更多有关展览《Hyperland》信息请点击此处


space_2.p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