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部叙事短片记录了在崩溃时始终伴你左右的物件

1503384408502718.jpg所有图片和视频均由陈致仰提供。

孤独、绝望、无助......不管愿不愿意承认,这些情绪就像新型流感组成了我们新的日常,我们不知道何时会被击倒,我们更无法形容它的症状,只是在漫长地等待快乐的时间里终于承认自己病了。今年刚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视觉传达系毕业的陈致仰一直对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十分关注,在为毕业研究准备的两年里,他访问并收集了60多个跟绝望相关的经历,将人在经历极端痛苦时的状态与在那个时间地点陪伴人们的物件进行“情绪联结”,并以此为切入点进行创作。

这件名为“人类只能对物件坦诚相待(Humans can only confess to Something rather than Somebody)”的作品由三部叙事短片和三个相对应的 3D 打印物件组成。在其中,陈致仰虚构了一个情境,假设每个物件都拥有简单的意识,通过内部的黑盒子了解并记录下人的行为与情绪,而在人与物件的长时间相伴中,这些情绪也逐渐以一种物理形态反应到物件的外观上。

短片的画面看起来黑暗且压抑,围绕三个正经历情绪崩溃的人展开。故事没有开始和结束,彼此之间也没有任何情节上的联系,第一个女孩正经历某场心碎,她不停地在纸上写下“难过”、“孤独”等字眼,把它们统统塞进一个白色的大枕头,第二个中年男子有着可爱的家庭,看似把一切照顾得井井有条,却收到了癌症通知,他只能在深夜紧紧握住浴室的淋浴头放声痛哭,第三个男孩喜欢敲打哑鼓,他的手机能自动连上 Marshall 音箱放出温柔的曲子,但总有一些东西显得不对劲,告诉我们他刚刚经历了一场惨痛的失去。陈致仰说自己在采访的时候发现很多经历痛苦的人其实过着别人眼中不错的生活,但正是因为这种“看起来的不错”使他们口中的绝望、压抑反而变得更难被理解,无形中,他们被整个生活圈子要求快速复原。或许由此,看似不起眼的物件才显得尤为重要。

1503385652629962.jpg

1503384692597650.jpg

除去那些让很多人深有体会的场景外,短片还会时不时出现杂乱无章的线条,它是来自枕头、淋浴头和音箱的记录,也可以说是物件对片中主角激烈情绪的一种反应。“这些曲线来自脑波,会选择脑波是因为在作品的语境中,物件能感知并了解人的情绪和行为,而最直接的方式便是脑波。我本来希望能直接通过 EEG(专门测量脑波的仪器)来得到不同情绪的资料,无奈这个做法的专业要求太高,最后只能退而求其次使用 EGG 的资料库,并在这些理性曲线的基础上进行主观的感情调整。”陈致仰解释,“在影片中,曲线是一层一层出现的,这暗示着角色在当时所经历的情绪以及强烈程度。在父亲那部短片中有一段只有曲线和声音,曲线出现的频率非常快,暗示了当时父亲的焦虑、恐惧和绝望,影片开头铺陈的压抑在那一段爆发。”

三个故事中的三个角色都没有明朗的结局,好像和绝望的空间无尽地纠缠到了一起。打哑鼓的男孩在短片结尾发布了一条 facebook 状态,让大家不要担心自己会好起来的,似乎给整部片子带来了一丝希望。但陈致仰说其实并非如此,文字只是为了满足他人的期待,避免他人的担心所做的伪装,这在真实生活中同样如此,他人的关心往往伴随期待,这种关心给人无尽的压力,让人更想逃避。

短片自始至终充满压抑的气氛,让人忍不住好奇陈致仰自身的经历。但他只是告诉我们片中经历的情绪他都有过深刻地体会,希望观众能够更关注片中人与物的情感联结,进一步感受抽象的情绪是如何在过程中变得有形且得以触摸的。

1503384826103126.jpg

1503384844314162.jpg

1503385519288662.jpg

1503384861123050.jpg

点击这里进入陈致仰的个人网站。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