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楼 | 摄影师顾佳途用剧照和旧照片拼贴出了另一种现实

1487749622483991.jpeg“Oscillating”(photobook),所有图片均由顾佳途提供

大概是因为平时宅在家里看美剧、电影看得太多了,第一次在 Tumblr 上翻到摄影师顾佳途的作品时我感到很恍惚:多兰电影里的美少年浮在一片强烈日光下的林园中,往下拉,一张经典的《纸牌屋》剧照混杂在中式老照片的山水风景间,再往下,《无耻之徒》里的小 gay 伊恩扭头望见一片青山绿水......这是什么呢?一个故事?一场连刷完几季美剧后做的噩梦?美梦?

这个让人的念头像水泡一样“咕噜噜”冒出来的摄影系列名为“Oscillating”,顾佳途自己把它翻译为“持续摇摆、不确定的状态”。根据系列的介绍,顾佳途收集了自己家的老照片,把它们与电影、电视剧中的翻拍图像组合到一起。“‘Oscillating’系列是我研究生课程中最后的作品。最初在墙上展示,之后编辑成了摄影书,并为观看方式的变化做了一些改动,”顾佳途在邮件采访中说道。这些图像以一种自然散落却仔细布置的方式拼贴,还让人想起最近刚刚在 Tate 美术馆开幕了个人大展的沃夫冈·蒂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如果拼贴是一种图像语言的方式,那么顾佳途想说点什么呢?我不确定。

1487749739552928.jpeg“Oscillating”(photobook)

相比“Oscillating”的虚构性,顾佳途的另一个系列作品“Predicament”(困境)则更为私密,故乡楼房、学校教室的照片与一张张少年肖像叠合,充满了疏远的迷茫。“我觉得‘Predicament’更悲伤无奈一些,‘Oscillating’则是一种焦虑,”顾佳途总结两个系列传递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盯着看得有点久,我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想要逃避现实、进入影像世界的欲望。迷茫、混沌与逃避,整理好这些被图像激起的情绪后我邮件采访了顾佳途,和他聊了聊他镜头下的虚构与现实。

1487917347848966.jpeg“Oscillating”(photobook)

创想计划:我是从 Tumblr 开始关注你的。上面的两个系列“Oscillating”和“Predicament”都很吸引我。我会企图脑补很多故事线。也可能是因为我自己也很喜欢拼贴元素。能用“拼贴”来形容你的作品吗?先介绍下这两个系列吧。

顾佳途:“Predicament”这个作品是我在大学最后一年整理出来的,照片里的人和景都这四年里陆陆续续遇到的。整个项目很大程度上是我对某个身份的自省。“Oscillating” 系列是我研究生课程中最后的作品。最初在墙上展示,之后编辑成了摄影书,并为观看方式的变化做了一些改动。 有些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创作的动机大概就是想去解决这些问题,是一种迫切的自身需要。当我越来越频繁地接触虚构的影像(电影、电视剧…)时,我与物理现实的关系产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什么是虚构的影像?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我?对于身处的物理世界我是不是变成了一个虚构人物?某种程度上,项目是目前为止对这些问题的粗浅探索和感受。

1487921976770756.jpeg“Oscillating”(photobook)

回到拼贴,其实就像你说的那样能脑补出很多故事线,当两张或多张照片并排放在一起的时候,观看者会自然的基于经验联想出某种叙事,拼贴的作用很大程度上就是这样。另外一个意图是,在“Oscillating” 项目里,也许观看者无法意识到部分影像的缺席。被遮盖未显示的这部分产生出的意义其实对于我自己是非常重要的,他们大多是我父母年轻时候的肖像和孩童时期的我。(其实“Oscillating”是一个对观看者很不友好的作品。)

1487921820516073.jpeg“Oscillating”(photobook)

你平时非常喜欢看美剧?在“Oscillating”系列里我看到了一些美剧中熟悉的画面,可能最熟悉的是《无耻家庭》的伊恩(Ian)。还有一些画面则非常的模糊,不知道是不是从剧里截取的。

确实,我平时看美剧还挺多的。我其实引用了很多美剧、电影,都是在某个阶段对我非常重要的,包括《无耻之徒》、《皮囊》、《无关别离》等等。就说一个人吧,麦切·赫威(Maxxie Oliver,《皮囊》的演员),他是我见到的第一个男同性恋。当时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我想把更多看过的电影、电视剧都包括进来,但后来我意识到某种程度上,它们都是重复的,我一直在尝试完善这个项目,一直在做简化。

1487750131207619.jpeg“Oscillating”(photobook)

除了明确的肖像,这些场景确实是模糊的(不单是画面上的模糊),它们是被相互连接着的,逐渐得就会无法分清一个场景到底是从哪一部电影里截取的。它可以来自任何一部电影,甚至某种意义上它渐渐地变成我的家庭相片,而家庭相片中的影像反而变成了某种“虚构”。

为什么把美剧的画面和(可能是)你故乡、家庭或者小时候的很多照片放在一起?

我一直有一种很强烈的感受——与家庭的疏离。随着互联网大规模的普及,人类文明正在被迅速压缩,历史、甚至未来都表现为当下。在这个背景下,我试图探讨什么决定了我的身份,自我的身份似乎在一种虚拟与现实的夹层中流动,我认为在这个进程中我与某种文化遗产的联系正在消弭或转变。

1487750286234647.jpeg“Oscillating”(photobook)

其实,我用我的相机翻拍了这些“虚构的影像”,我试图表达:这些美剧、电影是在我生命中发生的真实的事件。现实和虚构的边界变得越来越模糊。这些影像是欲望,是对当下物理困境的映射,它正在改变我的身份,它甚至企图挑战传统的父权家长制的体系。我认为这些影像和被裁减、遮挡的家庭相片放在一起,展示了我的一种经验,一种试图在不确定的、有疑问的现实中定位自我的经验。继而试图表达由此引发的某种疏离的感受和试图去弥合这种矛盾关系的焦虑。

1487750374229403.jpeg“Oscillating”(photobook)

“Oscillating”和“Predicament”分别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都是某种疏离和自省。我觉得“Predicament”更悲伤无奈一些,“Oscillating”则是一种焦虑。

两个系列中的好多人都在看向不同的地方。你自己面对镜头的时候会看向哪里?

是一种不确定感。其实我非常不喜欢作为被摄者,我会感到我失去了某种掌控,有种对拍摄者的不信任感,也很少自拍,其实是蛮不健康的......我想我面对镜头的方式就是通过我的作品,作品中呈现的肖像都是我。

1487750848749393.jpg“Predicament”系列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问题让还让我想到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的一段话,我把他翻译了下来。他说:“如果你想让我为你拍一张肖像,你至少给我5张你拥有的自己的肖像照片,而且重要的是你对他们都很满意。你给我5张你喜欢的,然后我从中选一张我喜欢的,然后我翻拍这张我喜欢的,这就是我为你拍的肖像照片。简单、直接…”

你在介绍中说,“Predicament”系列里的男孩是你从社交 app 里认识的?他们看起来都很敏感、忧伤。

对,他们大多数是在社交app上认识的。其实这个作品映射的更多的是我自己,是我当时的一种处境吧,某种程度上和里面的男孩关系不大。我认为摄影师无论拍什么展示什么都是在呈现他自己,作品都是经过编辑的,甚至新闻纪实类摄影也是这样。

1487750864752853.jpg“Predicament”系列

最后一张照片的男孩在流泪,有什么故事吗?

我去北京见他... 这张照片能蛮好地代表那一段短暂的经历,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哪些摄影师对你产生过很大的影响?

当然Wolfgang Tillmans是肯定的。更多时候我其实单看作品,没有特别迷恋某个艺术家。另外我很喜欢一些新锐艺术家的作品,每年各种新兴摄影师、艺术家的评选,总能看到有不同的、新的想法出现,非常有意思。

1487750896557110.jpg“Predicament”系列

除了摄影之外,一个人的时候喜欢做点什么?

除了摄影、做自己项目之外,最近好像看了蛮多 YouTube 上外国年轻人的自频道,话题涉及方方面面,我觉得我一直处在某种逃逸与生成的过程中。

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

正在做一个新的项目,讨论影像作为某种自我的代表和权力运作相关的实践。另外在忙和英国同学一起在4月底杭州的一个群展。

1487750989384632.jpg“Predicament”系列

1487751369213946.jpg“Predicament”系列

1487751397747289.jpg“Predicament”系列

1487751525527768.jpg“Predicament”系列

1487751605610246.jpg“Predicament”系列

1487751669278986.jpg“Predicament”系列

点击这里关注摄影师顾佳途的 Tumbl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