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佩琪制作了一面可勃起的 “鸡鸡墙”

鸡鸡墙(Penis Wall),所有图片和影像均由苏佩琪提供

去年,我在网上闲逛时无意间发现了一个让我精神为之一振的互动装置作品:一面安装了 “81个可勃起的3D打印阴茎” 的鸡鸡墙(Penis Wall)。这件装置配有舵机和超声波传感器,能根据人的距离来控制阴茎勃起的强度。如果这个说法听起来太没有人情味,就请想象一下这个画面:你正慢慢走进这面墙,一墙的鸡鸡由于感知到你的靠近而勃起了,当你渐渐远离,它们又像失望一样的低下了头 …… 作为一个女孩,还能想到什么比这更令人兴奋的画面吗?

然后,我马上发现作者是在纽约大学交互式电讯项目(ITP)读研究生的中国女孩苏佩琪,“鸡鸡墙”是她的毕业设计作品。在一些资料中,苏佩琪表示,在所有与人发生交互的东西中,阴茎可能是“最古老又最有吸引力”的一个。而作为一个交互设计师和用户体验师,正好可以借此来探索人机交互。

最终,苏佩琪为 “鸡鸡墙” 设计了三种互动方式,除了上方提到了 “感知人的距离勃起” 之外,鸡鸡们还可以成为数据可视化载体。每个鸡鸡代表一支华尔街股票,通过上下运动体现股票涨落。据说某次展览时,一位华尔街股票交易员评论道,“看见股票上涨比鸡鸡硬起来还爽。” 最后,鸡鸡还可以随着音乐舞动,当柴可夫斯基的音乐想起,随着节拍律动的鸡鸡会在墙上呈现出变幻的图案。

我被这些美妙的想法彻底折服了,终于找到苏佩琪,跟她聊了聊鸡鸡墙的由来,男女观众的不同反应,以及如何让鸡鸡的动作看起来逼真等问题。

鸡鸡墙与人互动

创想计划:你好,佩琪!跟我们聊聊你的鸡鸡墙吧,这个想法太好玩儿了。你曾说是 “Everyone on WallStreet is a dick” 这句话催生了这个想法,是这样吗?

苏佩琪:其实不是。最早我已经有了做鸡鸡墙的想法,第一个互动方式想到的是人和鸡鸡的互动,就是让鸡鸡根据你的动作做出反应。后来因为在制作过程中总有人参观,有一些人讨论到了股票的问题,所以我想到用鸡鸡的运动来反应股票的涨跌。

最后,整套装置完成后,有一个做动画的研究员提到,不如为鸡鸡墙设计一套动画运动,形成图案。我们都很喜欢这个想法,于是就这样做了。

那么为什么是鸡鸡?我知道这个器官的动作非常微妙,但是为什么不是手指?手指也很灵活。

嗯,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有一次在展览现场,妈妈领着一个小男孩来参观,小男孩看到鸡鸡墙后后问他的妈妈:“Mom, what’s this?”(妈妈,这是什么?)他妈妈机智地反问他:“What do you think it is?”(你觉得这是什么?)结果小男孩说 “Fingers!”(很多手指头!)

(我就是故意想让佩琪说说鸡鸡的特别之处,但她也故意不说,不过这不重要。)那么,在鸡鸡墙参加展览的时候,男性观众和女性观众的反映有什么不同?

男性观众的反应分化成两个极端,有的人觉得作品很赞,会上前合影。但有的人感觉非常厌恶,认为自己的器官模型不应该被拿出来展览。(但女性的身体器官经常暴露在艺术或者色情作品中,他们并不觉得这是一个问题。)甚至有一个大叔非常气愤地上前质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个,是为了出名吗?我只好一笑了之。

女性观众呢?

女性观众一般都很喜欢鸡鸡墙,觉得非常 cute(可爱)!很少有人从色情的角度来考虑。有的女孩儿问我,我可以摸一下吗?我说可以,但是请温柔一点儿。她们就会上前轻轻抚摸这些鸡鸡,有的人会合影。

女性观众还会把看到鸡鸡墙的经历告诉朋友们。因为鸡鸡墙前后参加了一系列展览,所以会有之前听说过这个装置的女孩儿们专门过来看。

鸡鸡墙与人互动

在资料当中,你提到观众们对这个作品进行了很多解读,比如女权主义、本我超我,还有政治、经济方面的。对你自己来说,除了用这个装置实现交互设计之外,它还有什么要表达的吗?

这是我的毕业设计作品,参加答辩的时候,很多老师也问我作品的意义。其实,我始终认为这就是一个(交互设计)尝试,并没有想为之加入太多的陈述和意义,比如女权主义什么的。但听到大家的解读我觉得很有意思。

可能用鸡鸡的运动来探索人机交互,本身就是一个很有趣的想法,而且似乎也足够完整了。那么,为了让每一个鸡鸡的动作足够逼真,技术上是怎么做的?

为了实现动作逼真,其实技术上遇到了很多困难。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找合适的机械结构,也做了很多研究,在3个半月的时间里进行了4-5次迭代。最后,我用一根钓鱼线通过鸡鸡每个关节上方的小孔,再从鸡鸡的头上伸出来,鱼线的另一端链接在装置背后的转盘上。运动时,转盘转动,鱼线会从鸡鸡后方收紧,把鸡鸡拽起来。

所以,你真的观察了很多鸡鸡吗?

这个 …… 虽然我的本科是在国内读的,但其实有很多种渠道可以接触到这个东西,每个人脑子里都有一个大概的形象,我就是按照脑中大概的形象把鸡鸡做出来的。至于尺寸 …… 我参照了维基百科上男性平均阴茎尺寸,长14cm,但由于这个数字是基于男性自我报告的数据得出的,所以很可能偏大。

你的父母看过这个作品吗?他们怎么说?

我父母都看过,他们能接受。我们时常聊天,他们会开玩笑把鸡鸡墙称为 “你的墙”。有趣的是,我妈妈在纽约第一次看到鸡鸡墙时,她问我这是什么,我回答 “鸡鸡墙”。她沉默了一会儿,说 “你做的这个结构不对”,然后开始指点着鸡鸡墙例举,这里不能弯曲,那里连接方式不对等等。她是医生,相当有职业精神。

妈妈真棒!那你目前在纽约做什么?之后有什么计划?

我现在在纽约大学做研究员。鸡鸡墙已经有了第二代更新!之前由于时间太紧,马达和动作都没有足够优化。现在,鸡鸡的动作更流畅了,我们还在蛋蛋里加入了 LED 灯,可以感知动作而点亮。目前这个版本我们做了一个2×2的样本,正在寻求一些基金支持和展出机会。

另外,今年圣诞节,我会做一棵鸡鸡圣诞树,你想象一下,很多鸡鸡叠成一层一层的样子 ……

…… 很美好,希望发布之后再次跟我们分享!谢谢你,苏佩琪!

鸡鸡墙在测试中

鸡鸡墙背后的电路板

关于 “鸡鸡墙” 的更多信息,请在 这里 浏览。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