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雪山搬运一万平方米

向雪山搬运一万平方米

11月23日,我们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囊谦县的一处海拔5000米左右的山坡上看着对面:大约五、六十个藏民和喇嘛正喊着号子,向山顶一点一点搬运一条长长的蓝色画卷。一些小喇嘛先跑到高处,向空中分撒印着经文的“风马”,彩色的纸片在阳光下亮闪闪的,像是白天里的星星。那条画卷看起来真的很沉,经过了大概四、五个小时,才沿着45度的山坡被抬到了计划的位置。但从对面飘来的藏语听起来,人们还是很兴奋。我们的导演和摄影师 Kaiwen 问我,你有没有看过赫尔佐格的《陆上行舟》?我说没有,他说你应该看看,画面太像了。

这是艺术家赵要的项目“精神高于一切”(Spirit above all)。今年9月,他在北京找到一个工厂制作了一个面积接近10000平方米的画卷,一路用卡车运到青海,打算在当地法会期间,像晒佛仪式一样把它从山顶上铺展下来。“晒佛”通常是把巨大的唐卡卷轴从山顶上铺展下来,对藏地居民来说是一件神圣的事情,可是赵要的图案没有任何意义,那只是他从一本益智游戏书本上随意选取的一幅画面。他的解释也有点像开玩笑:这一个毫无意义的东西,在法会现场经过了一百多个仁波切的加持,又在艰苦的环境下经过了一个冬天,它是不是就具有了某种意义?

当天清早,一辆“大力神”卡车装载着作品、赵要、我们和其他几位朋友,沿着峡谷一路颠簸到实施地点。经过“观看”一整天的搬运和铺展,我们就差点因为高原反应和不小心掉进溪水而倒下,至今我也无法想象藏民和喇嘛是如何把这个3吨多重的东西弄到山顶固定好的。而这些困难似乎就是赵要想要的:一定得是巨大的、偏远的,然后人们就会调动自己的经验,赋予这件作品以精神性。他是创造了意义还是消除了意义?这是一个好问题。

一回到城市,我就找出来《陆上行舟》看了一下,尽管赵要一再强调他并没看过这个电影,也很多年不看文艺电影了,我还是忍不住想要提它。两件事里有同样打动我的一种努力的“蠢”劲儿:就像赫尔佐格为了拍《陆上行舟》,就真的在陆上行了舟,而不是使用特效,赵要非常努力地把作品运送到那个没人知道的藏民山村,而不是捏造了一个故事。实施当天,只有8个村外的人目睹了这个过程,不过我们把它纪录了下来,成为了这部《向雪山搬运一万平方米》。 

对了,铺设作品的那座山坡最近下雪了:

1482930053108376.jpeg图片:赵要工作室

这里了解艺术家赵要。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