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服史上第一个无人机乐团

驯服史上第一个无人机乐团

今年九月举行的巴比肯数码革命艺术展(Barbican's Digital Revolution exhibition)上,约翰·凯尔(John Cale)的音乐遇到利亚姆·扬(Liam Young)无人机,完成了一段天马行空的演出。这是人类史上第一次无人机交响乐表演,在无数创造性头脑的通力合作之下,一群无人驾驶飞行器在舞台上腾空而起,他们的身份不再是执行军事任务的杀手,而变成了娱乐人类的演员。

约翰·凯尔是地下丝绒乐队的创建者之一,是一位精通多种乐器的音乐家,他向我们介绍说:“《60赫兹循环:无人机乐团播送》(LOOP>>60Hz: Transmissions from the Drone Orchestra )这出戏是一次音乐与飞行器的合作。”而创想计划拍摄了这次不同寻常的合作,记录在了上方纪录片中。除了凯尔引人入胜的现场音乐和无人机演出之外,这次表演还伴随发布了一个线上游戏《无人机之城》(City of Drones),由FIELD工作室协助开发。

除非特别注明,本文内图像版权均属 © Sidd Kharjuria。

项目的开始源于凯尔和扬见面之前的某一天,凯尔打给扬的一通电话。扬曾经在Vimeo上上传过一部用无人机拍摄的作品,也曾尝试过在无人机上安装扬声器参加美国火人节(Burning Man),现场演奏瓦格纳的曲子《Flight of the Valkyries》,这引起了凯尔的兴趣。作为一名音乐界的创新者,用空中飞行的交响乐团的演奏自己标志性的音乐,这个想法让凯尔兴奋不已,他于是联系到了扬。两人在交谈过程中,畅想着无人机脱离了传统的战争语境后的可塑性。他们希望能通过参与现场音乐演出让无人机摆脱掉坚硬的技术外壳,展露更出人性化的一面。

约翰·科尔站在舞台中央,利亚姆·扬在下方操纵无人机。

然而,单单是寻找合适的演出地点就花了两年时间。“以前从未有人做过这件事并不是没道理的。让这种东西在人的头顶上飞来飞去真的很危险。他们旋转的速度极快,螺旋桨甚至能有可能把人的头削掉。”扬说。他们希望能建立无人机和人的直接联系。如果能让这些飞行物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内跟人类进行娱乐性的互动,从外观上赋予它比飞速旋转的螺旋桨更多的东西,人们也许会开始把无人机看成一件“日常用品”,而不再当作一种武器。最后,英国巴比肯剧院勇敢地接受了这项任务。

为了这次表演,凯尔重新编辑了自己的音乐。“我重画了地图,改变了布局,听起来更坚硬、更都市也更冷酷。这让人声进一步凸显了出来,也使歌唱更富有情绪。”他说。演出过程中,15架无人机中的几架会带着他的声音飞到房间的不同区域。凯尔过去的作品中曾经出现过无人机环境声音,受此启发,这次表演中也会有几架无人机专门带上扬声器,放大马达发出的机械嗡鸣声,而这些噪音随即会融入到现场演奏之中。

无人机也需要遵循一系列动作,好像是舞蹈演员在跟编舞设计师学习舞步。软件负责人安德里亚斯·穆勒(Andreas Müller)开发了一个超音速灯塔追踪系统,使团队可以操纵光线,制造一种烟雾缭绕的效果,充分利用整个剧院完成他们的表演。

就像舞蹈演员和戏剧演员一样,无人机也有自己定制的演出服,比如其中有一件明亮的蓝绿色的羽毛服,一件用中国制造的500个手机吊饰制作的衣服,一个缠绕着警戒带的箱形结构装饰,甚至还有一件用4000多个假指甲做成的闪亮迪斯科服。这些服装把每一架无人机都变成了一件有文化背景的物品,一个有性格和脾气的独特物种,在科尔的音乐中扮演着各自的角色。例如,扬说,迪斯科无人机在科尔一首关于幽灵船的音乐中扮演水手。“如果是一架无人机演出,你就会觉得这是讲了一个神秘故事;而如果是两架就像在讲爱情故事;再多的话就像一出家庭闹剧,”凯尔说。扬补充说:“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为科技赋予性格。”

本图由James Medcraft提供。

演出过程中,制作人凯莉·埃姆斯利(Keri Elmsly)站在交响乐池中,协调无人机的起飞和降落。“这就像一场军事演习”,她说,“你完全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结合无人机技术和现场音乐表演有着里程碑般的纪念意义,尤其是它们飞起来的一瞬间。她说,演出服让这些空中飞行物的表现出人意料。

然而,就在他们演出前的几小时,突然出现了技术问题。按照最初的演出计划,无人机的动作都是自动执行的,但自动系统却突然崩溃,团队不得不进行手动干预,调整演出计划,把无人机的操作任务转交给一个操作小队。凯尔的经理,也是演出的制作人妮塔·斯科特(Nita Scott)在一个紧急搭建的发射平台上导演无人机的飞行路线,以及起飞和出降落,她可以同时看见科尔和无人机操作员。“最关键的是确保整个艺术构思不受损害,以及在正常降落之前,没有任何一台无人机会耗尽电池,”斯科特说。

由于这些无人机需要承受戏服的重量,电池通常在5-10分钟之内就能耗尽了。一队充电人员必须在80分钟长的演出过程中按时给无人机充电。“幕后真是极端混乱紧张,”扬说。人们只看到了在空中飞行的无人机,但这背后却是一个更大的技术系统。

在现场演出之前,The Space艺术平台委托凯尔和扬与Field工作室合作了一个线上门户《无人机之城》(City of Drones),观众可以在其中操纵一架孤独的无人机穿过没有尽头的抽象城市,欣赏城市景观。这个互动数码环境也是他们为表演设定的世界,埃姆斯利说。“这给了我们一种剧场中无法获得的有力的视觉语言”,她说。在未来的剧场演出中,她和团队也将乐意尝试线上体验和演出的结合。

The Space的临时CEO和创意总监露丝·麦肯齐(Ruth Mackenzie)第一次听说要在封闭的音乐会大厅内操作真正的无人机时,吓了一条。“听起来惊险又刺激,”她笑着说。麦肯齐和The Space平台委托艺术家做出一种能精当表现出这次表演的危险、互动、有趣和视觉变化的线上项目。“有趣的是,最后的结果《无人机之城》建立了人和无人机之间更亲密的体验,”她说,“这是一个有着极高的艺术体验和创新水平的数码世界。”

《无人机之城》截图

麦肯齐对于无人机目前在在军事和监控领域的用处很感兴趣,也很欣赏凯尔和扬把无人机搬上新舞台的未来愿景。埃姆斯利也表示同意,她说:“不远的未来的将有一天,我们不会再为使用无人演出而感到奇怪。”未来无人机应用的潜力以及这暗示着的无限可能,是最初吸引她加入这个项目的原因。然而,麦肯齐认为未来是否会涌现出更多的无人机艺术还不能确定,她相信还需要一段时间,人们才能剔除掉无人机引起的负面联想,把它当作一种日常物品。

这次大型表演过后,《60赫兹循环》暂时处于休息状态,但应该不会持续太长时间。“这些无人机目前被包裹在气泡包装纸里,”扬说,“我们必须得找个新的地点让它们冲出去自由翱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