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江认真地跟我们讲了讲为什么要用1001只蚁狮进行创作

1478662020812726.jpg地衣(局部)黑铁,彩砂,活体蚁狮,尺寸可变,2016,图片均由空间站提供

对于艺术家用昆虫创作这件事,我一直怀有一种复杂的情绪。首先,我实在无法发自内心地去欣赏虫子的衍生品。这就像有些人惧怕蛇,另一些人绝不吃香菜,昆虫引起的冷不丁的鸡皮疙瘩感根植于人的反射系统,甚至无法用理性思维加以描述。其次,不管是什么样的作品,这些活动的小生物必将吸引绝大部分的注意。待我从“这是什么虫子”、“它吃什么”、“它在干嘛”等一堆浮上心头的问题里挣扎出来时,内心对作品的感受空间也被挤压得所剩无几。

1478662041440387.jpg地衣(局部)黑铁,彩砂,活体蚁狮,尺寸可变,2016

以上都是我个人非常“嫌弃”观看虫子相关作品的原因。所以得知郑江的新展览《地衣》里藏了很多虫子后,我踌躇了两个星期才终于走进了空间站。这次展览共展出了两个系列作品,都与郑江的记忆有着一定关系。展厅中央是一个大的长方形沙层,在表面的黄沙底下铺着不同颜色的彩沙,这便是1001只蚁狮的自由“创作场”。它们通过自身活动把彩沙带至表层,形成轨迹。此时——距离展览开幕两个星期后——这片原本黄色的沙层已经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彩色圆点,圆点附近伴有扭曲、缠绕的线条,好像孩子的抽象插画。然而,沙粒边的蚂蚁躯壳提醒我们底下丰富的“进餐”过程并没有停止。在每一个微小的时间度量里还将会有沙粒被挪动,继而一步步改变作品的全貌。

如果在参观前你恰好做了点功课,百度过“蚁狮”这一生物,那么你还会进一步了解到这些圆点是它们为狩猎食物所做的漏斗状陷阱,小型昆虫不小心跌入其中便会被埋在坑底的蚁狮刺吸而死。郑江自己介绍说这件名为《地衣》的作品源于青春期寄宿学校的经历。犹如此刻在展馆里搅动彩沙的蚁狮,当年暗藏于艺术家床下的疥虫会在夜晚爬出,寄生于皮肤的柔软部位,从而触发身体的阵阵瘙痒。这些身体记忆尽管不美好,但却难以磨灭,最终糅合成了郑江的表达方式。

1478662126267577.jpg现场图片

相比《地衣》带来的阵阵肉麻,另一件作品《影不移》富有冬日光影气息。它由不同几何形状的亚克力玻璃块组成,每块玻璃表面细致地描画着海棠花纹,有光经过便能恰到好处地打出一片倒影。空间站的工作人员介绍说这些图案使用一种特殊颜料绘制,以确保影子能完美地“复制”出花纹,而所有的玻片排列在一起还能叠合出近似彩虹的明暗渐变。

色彩的明暗、光影的翻转,虽然展览的所有布置都把人引向视觉的维度,但我还是无法摆脱与1001只昆虫共处一室所触发的身心反应。看完展览后,我找到郑江和他聊了聊如何用蚁狮进行创作。

1478662178371056.jpg影不移(部分) 、亚克力上玻璃彩、尺寸不一、 2016 

创想计划:你好,郑江,到目前为止,你喜欢自己和蚁狮合作完成的这幅作品吗?

郑江:一开始基本还是满意的吧,但是现在,由于北京气温下降得太快,温度比较低,蚁狮的活动很慢。因为蚁狮这种生物的习性是温度越高它会越活跃,本来预期现在这个时间它的轨迹、图形会更加复杂一些。不过,也还要看它后面一段时期的工作会是什么样吧,现在还很难估计。

这是一个跟时间有关系的作品,随着时间的推进,它的图案每天都会发生变化。每次的展出跟当地的环境、温度变化等因素都有联系,会有一些不一样的情况出现。但这些都是作品的一部分吧——不能预估的一部分。

我很好奇夹层中沙子颜色的选择都是随机的吗?

不是,都是有安排的。根据颜色关系,冷暖明暗的视觉效果排列。

1478662348460738.jpg地衣(局部)黑铁,彩砂,活体蚁狮,尺寸可变,2016

沙土底下全是蚁狮,大概有多少呢?如何弄来那么多蚁狮?

有1001只。当需做作品时,我会找朋友从南方找过来虫子,但虫子到北方之后肯定需要一个地方饲养,那么就养在我的工作室里面。做完作品之后我会把它们收回来,经过生长周期,慢慢得有的就飞走了。因为蚁狮会化蛹成蝶,该干嘛干嘛,生命的周期继续运转。我平常不会一直都养着它们。

1478662468164494.jpg地衣(局部)黑铁,彩砂,活体蚁狮,尺寸可变,2016

那这是不是说某块区域有多少蚁狮你也会有细致地安排?

这个没有安排,我只是把它们放在上面,然后它们就会在上面生活,挖洞、挖陷阱。我觉得这个作品主要有一个隐喻性在里面,我选择这些虫子有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它们跟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密集度,要是这些虫子过于接近的话,它们会相互蚕食。

所以当蚁狮找不到食物的时候,它们会选择另外的地方,所以就会产生移动、爬行之后的轨迹,这也跟人类社会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我觉得里面个体和集体的关系也是我比较在意的因素。

1478662513478438.jpg地衣(局部)黑铁,彩砂,活体蚁狮,尺寸可变,2016

能讲讲你养蚁狮的经历吗?

其实我对饲养蚁狮本身没有多少兴趣,我就是因为做作品才需要养它。而我养它是想要了解它的习性,它的生命周期,只是需要了解这些信息而已。然后我也并不是对用虫子做作品感兴趣,因为比如平时来看我展览的很多朋友也会跟我建议说你可以拿很多、别的不同虫子来做作品。我觉得那根本不是我的兴趣所在,我只对蚁狮——这一种虫子感兴趣,对它的特性感兴趣,因为我觉得它的习性、特点在形式上很符合我想要去做的作品。所以我选择蚁狮,但并不是说我对养昆虫这件事感兴趣。

1478662703732733.jpg地衣(局部)黑铁,彩砂,活体蚁狮,尺寸可变,2016

所以展览结束也就是作品完成吗?

对,展览结束这个作品也就完成了。当然,我们会对作品进行一个记录,比如照片、影像。

人们习惯去埋藏自己不喜欢的记忆,疥虫带给你的青春期经历其实并不愉快,但你为什么还是选择把这种疼痒的记忆通过蚁狮的沙土表演来放大?

嗯,我觉得这里有一点要理清楚,青春期的那段经历是我作品的来源,但它并不是我要表达的内容。我要去表述的东西是对蚁狮这种虫子,包括它的具体生活习性、生命特性里面所带有的隐喻性,这是我觉得感兴趣的。所以我也并没有说要去放大回忆,那只是作品的诱因,因为经历想到要用蚁狮这种“材料”来做作品。

1478662720122024.jpg现场图片

刚刚你提到,撤展后会把这些蚁狮都收回工作室。

对,它们回到工作室会化蛹成蝶,产完卵然后羽化登仙。

你对自然规律有什么样的认识?你觉得自然和艺术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我觉得自然规律是一种伟大的语言形式,艺术和自然在形式上是一样的,只是艺术用的是艺术的语言。

1478662624760568.jpg影不移(部分) 、亚克力上玻璃彩、尺寸不一、 2016 

这次的作品《影不移》和之前的《梁上尘》都与你记忆中的“海棠花”有关,但两者的呈现方式发生了变化,是因为这份记忆发生了变化吗?

呈现方式发生变化主要还是作品关注的点不一样了,之前的架上绘画作品关注的是光的感受,现在这个系列的作品关注的是影的元素,所以变成立体的和空间中的展示方式。

影子明明是移动的 为什么叫做《影不移》呢?

《墨子·经下》篇云:“景不徙,说在改为。光至景亡,若在,尽古息。”这里的景即通影,徙即移的意思。

中国的哲学家早就提出“景不徙”、“影不移”的论证。在一处空间里,不断的有人和活动的留影,留影处处在改换,后影已非前影,前影虽然看不见了,其实仍在原来地方。任何空间、任何古迹、任何残碑断垒,愈有历史性的遗存,愈有这种层层相因的留影。只有空间、古迹、残碑断垒,才一幕幕面对了人世的兴亡。

1478663319501102.jpg影不移(部分) 、亚克力上玻璃彩、尺寸不一、 2016 

最后还想问一个问题,搬来北方是因为忍受不了南方湿热虫子太多了吗?

哈哈,是因为上学到北京的。我念的是中央美院的油画系,毕业后就习惯了这边的生活了,回不去了。

谢谢你,郑江

《地衣》展览将于空间站展出至11月20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