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排泄物到欧盟厕所,以艺术的名义复制一切

十一假期刚过的一天晚上,大量的警车把守在上海西岸余德耀美术馆所在的丁字路口,严阵以待。不久之后,这里就聚集起了大批嘉宾、媒体和满怀好奇的路人,各路名人和远道而来的艺术家也低调地陆续进入。由意大利品牌 Gucci 支持的艺术大展《艺术家此在》(The Artist is Present)即将开幕,诸多展品已经准备就绪。开幕之前,《艺术家此在》的全部参与者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展览内容的流出,而在开幕之后,它立即成为了今年在社交网络上曝光最多的展览之一,人们争相目睹这一场噱头满满的明星大展。

《艺术家此在》的策展人是在艺术界被称为“玩笑大师”的意大利艺术家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在他手下诞生了诸多充满讽刺、挑衅常规的作品,例如古根汉姆美术馆厕所里的金马桶,他也是图片杂志《Toilet Papper》的创始人之一。人们总是饶有兴致地等待着被他下一个玩笑戏弄。

1540908483232763.jpg卡普瓦妮·基万,《粉-蓝》,2017,艺术家及巴黎 Jérôme Poggii 画廊,Goodman 画廊(约翰内斯堡/开普敦)),柏林 Tanja Wagner 画廊提供

《艺术家此在》可以满足多种类型观众的不同口味。对于时间精力比较有限、希望能在展览上开拓眼界放松神经、快速丰富自己的社交网络账号的观众来说,《艺术家此在》提供了质量过硬的展览体验。采用当下最受欢迎的的布展模式,《艺术家此在》用17个房间来呈现作品,造成“沉浸式”的观展体验。其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房间包括入口处第一件作品《粉-蓝》,艺术家卡普瓦妮·基万(Kapwani Kiwanga)用蓝色和粉色的灯光将入口的走廊切割成两个部分,将人迅速从日常环境超度到超现实的气氛之中。

1540908504337044.jpgThe Artist is Present, 展览现场,上海

约翰·阿姆雷德(John Armleder)则让房间里充满的奇异的植物香气和明亮的日照效果,让人误以为深处室外园林。艺术家卡特兰本人的作品《无题》在木板房里呈现了微缩版的西斯廷大教堂,观众可以步入其中,观看那些精心复制的经典壁画并毫无限制地拍照,也有人可能会产生一脚踢碎人类文明的冲动。

1540908473182888.jpgSuperflex,《权力盥洗室/欧盟理事会》,2018,与NEZU AYMO建筑事务所共同设计,艺术家提供

此外还有荷兰艺术组合 Superflex 的作品《权力盥洗室/欧盟理事会》在展览必经之路上原样复制了欧盟总部的两个厕所,普通观众必须得从女厕穿越到男厕,体验我们当中负责世界和平的那几个人是怎么处理人类生理本能的。

1540908476353149.jpg温·德尔维,《泄殖腔5号》,2006,艺术家收藏与提供,贝浩豋画廊(巴黎/纽约/首尔/香港/东京/上海)提供

另一件能让人终生难忘的明星作品是温·德尔维(Wim Delvoye)的作品《泄殖腔5号》。艺术家同医学家、营养学家、水管技工等专家合作,用一台巨大的机器模拟了人类的消化系统。工作人员每天向机器喂食日常饮食,而机器就像每一个消化系统健康的人一样,每隔几个小时就排出粪便,形态与气味上都与人类粪便无异。于是就真的造成了人们在艺术馆中排队观屎的景象,更有人懊悔时间掌握不佳、没有亲眼目睹排遗瞬间。

1540908465229013.jpg“艺术家此在”展览现场,2018,上海,余德耀美术馆

而对于想了解一下展览背景的观众来说,《艺术家此在》的延伸信息多到惊人,如果能简单量化的话,可以说这场展览背后的故事是同样规模展览的两倍——这是由展览主题造成的。《艺术家此在》主题关于复制与挪用,或者说模仿、重现、山寨、致敬、借鉴、引经据典……从模仿玛丽亚·阿布拉莫维奇作品的展览题目和海报开始,展品无一不包含对另一事物或者另一件作品的引用,这意味着你对其中一件物品做 research 的时候,总会牵连出另一位艺术家或者另一个故事。在一个“礼品店”房间里,莫瑞吉奥·卡特兰复制了他自己的过往的经典作品,做成礼品店陈列,还用自己的名字玩了一个文字游戏,将作品题目定为“Made In Cartland ”。

真品与赝品,原版与复制品,以及创作中的“挪用”都是艺术世界里永恒的话题,虽然在单当今时代,前者只对博物馆研究者和收藏家还有意义——许多美术馆如今都已经选择展示精致的复制品用于展示,以保护珍贵的原作;对于观众来说,在特定城市特定展馆中看见特定作品,其意义已经达到了。

1540908471949442.jpg莫瑞吉奥·卡特兰,《无题》,2018,艺术家提供

此次展览中,艺术家把同“复制”有关的概念玩出了各种花样,不过对于不同作品来说,“复制”所扮演的角色重要性并不相同。卡特兰的西斯廷大教堂的全部意义几乎都在于“复制”这个动作当中,它让人们思考亲眼观看“原版”的意义。出生在墨西哥的艺术家何塞·达维拉(Jose Dávila)的作品也并无掩饰地复制了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的极简主义名作,但选择用废弃纸箱代替原作所使用的抛光金属,与原作形成对话。艺术家认为用日常材料能让大家更作品本身而非材料,但是日常材料不可避免地给作品增加了新的意义。艺术家米卡·罗腾伯格(Mika Rottenberg)的影像作品用一个奇妙的超现实的故事展现了中国浙江的珍珠生产女工的故事,探讨女性在近当代劳动和生产环境中的身体语言和精神状态。她在展览现场复制了诸暨的珍珠生产车间,但那只是为了让观众更有设身处地的体验。

1540908473290023.jpg“艺术家此在”展览现场,2018,上海,余德耀美术馆

从“复制”联想到“山寨”,这让展览主题和中国语境更加契合。我们发现人们(尤其是西方)对“复制”和“山寨”的态度已经不像从前那样完全从知识产权保护的角度出发,转而注意到山寨行为当中表现出来的创造力。卡特兰将 8 条“真理”郑重其事地放在展览最开端,为人类的模仿和复制行为申诉和正言。

《艺术家此在》最后一个成功的玩笑是把展览手册做成了一份名为《The New Work Times》(戏仿《The New York Times)的假报纸。从严肃讨论到奇闻逸事,提供了一份沉甸甸的关于“复制”的特刊。在”拇指时代“张牙舞抓地操纵厚厚一摞报纸,实在是久违又有趣的体验——不建议错过。

The New Work Times 01.jpg《The New Work Times》,中文版《新作时报》也已发行

徐震®,《永生-北齐贴金彩绘菩萨、唐朝曲阳城站立佛像、北齐彩绘菩萨像、唐朝天龙山坐佛像、北齐彩绘佛像、唐朝天龙山石窟坐佛第4位、帕台农神庙东翼》,2013-2014,艺术家及没顶公司提供

“艺术家此在”展览现场,2018,上海,余德耀美术馆

“艺术家此在”展览现场,2018,上海,余德耀美术馆

1540929833761499.jp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