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社会的压力在这部迷幻动画中爆炸,但这根本就不是我的错!

1512952936118224.jpg所有图片来自刘莎

两周前,我在 Vimeo 上点开了动画“It is my fault”,一股电流击穿全身,因为我与虚拟世界的另一个自己相遇了:夜晚,我从工作——电脑的世界里挣扎出来,拖着尸体一般僵硬的身体倒在床上,静静躺好,一动不动,感觉一天的所为与流水线的人造人无异。动画里的女孩呆坐在桌前,看起来比我更惨,她的眼眶黑得恐怖,一股一股往外冒沉甸甸的珠子,像是眼泪在经过泪腺时接受了委屈、麻木、压抑等无数情绪的打压,愤怒地缩成一团。这样的女孩不适合社会,这样的女孩没有救了。

没有救了吗?

1512952964909790.jpg

这部既有点阴沉又有点数字迷幻(在文末观看)的动画来自正在中央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方向读研究生的刘莎。它在 Vimeo 上被选为“Staff Pick Premier”(首发推荐)后,收获了很多关注,播放量和评论直线上升。动画制作于一年前,在登录视频平台被更多网上的观众看到之前,它已经参加过不少国际动画节,并且获得了今年雅典动画节实验动画的第一名和 Altan Khalis 独立电影节的最佳动画。

动画没有线性的故事,画面从一个丧气冲天、被工作压垮的女孩麻木地坐在桌前开始,围绕她重现了混合现实、虚拟、潜意识的碎片化场景。翻滚着刀片的幽深隧道、坐在自助餐厅享用虫子的丁丁和屁眼、被悬挂起来肢解的人造人、不断的 fail 更多的 fail、不断地呕吐更多地呕吐......女孩的情绪和真实生活激烈地冲撞,一而再,再而三地迎向痛苦和伤害。终于,在越来越快的被切开、被碾碎的过程中,画面冲进一段约 10 几秒的 glitch,所有颜色搅成一团快速闪烁,让人下意识地闭上眼。然而很快我们又都会睁开,因为只有通过肉体某个部分的不舒适才能转移积累起来的压抑。最终,伴随着冷却下来的音乐我们穿过女孩自毁的身体伤疤,飘进了宇宙,小小的女孩蜷成一团,悬浮在星球之间,仿佛回到母体。

1512953042723049.jpg

从某种程度上说,女孩的原型正是刘莎自己。读研究生之前,刘莎曾工作过一段时间,但公司和个体总是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我觉得公司很好,是我性格不好”,被问到具体的时候,刘莎说道,好像潜藏在话语背后的就是动画的标题——“It is my fault”,“我之前有过很多愤怒,但我觉得都是我的个人问题造成了这些比较悲观、暴力的情绪”。就这样到了 2016 年初,刘莎决定做一个比之前更加重口味和宣泄情绪的片子。没有明确的叙事,没有固定的时间线,而是通过画面的蒙太奇给视觉以不同的刺激,与人的情绪直接相连。

1512953086519402.jpg

动画采用低面(low-poly)风格,同时加入大剂量的迷幻色彩。配乐由喜欢改造任天堂 GAMEBOY 游戏机做音乐的马尧创作。“完成这部动画最大的困难还是来自音乐,当时出了一些问题,拖了两个月没做出来。音乐风格也进行过大调整,一开始请翟晓菲写比较黑暗的氛围音乐,但很快我发现那样的音乐缺乏数字媒体的塑料、机械感,所以最后才找到马尧,换成了游戏感更强的 8 比特电子,而翟晓菲帮我完成了最后的音效和音乐合成部分。”刘莎告诉我,“给 glitch 那段配乐的时候,马尧一开始做得不够狠,大概过了半个多月,突然就对上了。后来他跟我说自己在做完那段之后开始理解玩噪音的人了。”

1512953125753165.jpg

回到动画本身,直至结尾画面也没有出现任何明快的气息,漂浮的女孩从粉红的异形掉回地面,静静地坐在高楼顶层,一双凭空出现的手从她的背后爬上来,拍打起她的头。很快,机器卡机,宕机的窗口一个接一个弹出来。她是否在埋怨自己不是生产链上的超人?是否埋怨自己不能勇敢地从机器中醒过来永远逃离?在刘莎努力解构这份压抑的同时,一些与自责相反的东西其实也在慢慢展现:是我的错吗?为了跟上这个向高度秩序化前进的社会,我已经用尽全力,是我的错吗?

这他妈根本不是我的错。

来看看动画:

It‘s my fault

关注刘莎马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