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数字双年展呈现的是网络废墟还是对艺术的又一次思考?

1512550930504109.jpg图片来自“错误”数字双年展(the Wrong Digital Biennale)

11月1日,第三届“错误”数字双年展(the Wrong Digital Biennale)如期而至。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网络展览,每年它都会邀请80个左右的策展人(今年的人数达到了100),策划不同主题的虚拟展厅和具有现实意义的展示平台。根据网站自己的介绍,今年参展的艺术家已经超过1600人,展出的作品数量也达到了三年来最多。

随着使用互联网的群体不断壮大,“错误”双年展希望以大规模线上展览的形式让更多的人接触数字艺术,继而一起通过最便捷的媒介——网络刺激创造力,实现新时代的线上狂欢。每年的展览会持续三个月,也就是说,在2018年1月前,你可以无限次地进入并免费参观每个展厅,如果哪位艺术家的作品燃烧了你的神经,你可以选择立马转入他的个人网站查看更多作品。不过,虽然轻点鼠标代替了场馆的行走,但进入页面后,一个个用线条划分的虚拟展馆依然会让人头晕眼花,快速迷失在纷杂繁复的大小主题中。

1512552532433709.png“Empty Vessels, VulnerableBodies”展馆网站截图

“每个参观者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进入展馆,不一定非要浏览全部,”最后,还是艺术家朱峰毅为我支了招。之前用现代科技重现舞龙科技仪式的他这次参加了两个展馆的主题展,作品分别受邀出现在“life 2.0”的展厅和“Homeostasis Lab”展厅。“life 2.0”的主题围绕在虚拟世界中的第二个自我展开,作品种类有图像、文章和实时交互视觉,而“Homeostasis Lab”与其说是呈现了具体的概念,不如说更像是数字艺术的催化剂——一个提供给艺术家自由的实验室。朱峰毅参与的作品包括一个电脑生成的影像,这是他纽约地铁线L即将被关闭前走完整个列车记录的情景,在此之前他从没有尝试从一节车厢走入另一节,而这个看似虚构其实按照真实拍摄制作完成的影像帮助他留下了关于L号线的记忆。

除此以外,相当一部分展馆名字和主题都很吸引人,比如“Pink, Pink Moon”由一群女性艺术家带来,在她们看来,粉色并不是什么女性主义的色彩,而是当代美学的重要组成,在“Empty Vessels, VulnerableBodies”展馆中,策展人很明确地表示人们最早进行艺术的尝试即是通过描画身体,从最早的洞穴绘画到如今的数字构图,我们都能看到人类对自身形象的探索,所以顺理成章的,在这个虚拟展馆中,一张巨大的人体解剖图出现在眼前。虽然想要探讨的问题不尽相同,但网站上跳出来的视频、图片无不例外都在极力轰炸人们的视觉神经,企图在那短短几分钟的滑动时间里促进交流、思考的可能。

1512553184257488.png朱峰毅作品截图

对于我而言,在数字双年展中寻找有意思的作品更像是在光怪陆离迷人眼的数字大浪里淘金沙,注意力稍不集中就会被大水拍到另一个沙滩上。链接设计、字体排版和网站布局代替真实世界中的展馆和参观路线,变成一个个影响作品体验和观看的潜在阻碍。90年代,当网络刚开始普及时,曾出现过一批艺术家跳出来申请搞怪的域名、开发逗逼的网站,他们尝试合力发起以网络为名义的艺术运动但最终惨遭失败。从某种程度上,今天的数字双年展也好,曾经的 Neen Art 运动也好,不过都是想举起网络艺术的大旗,跟上媒介转移的方向,但浮躁的眼球难以停留,或许,正如朱峰毅自己总结的,“在如今这个互联网、数字、新媒体艺术不断给大家带来惊奇,同时自身又饱受争议的时代,这个双年展很可能是‘错上加错’。”

进入网站自行浏览和思考题目的问题。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