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秀的摄影自救和救他

1502939194126370.jpg蛹,Pupa,2016,所有图片版权归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所有。

这是“VICE 创想计划 × PHOTOFAIRS Shanghai”带来的“青年摄影师系列”第二篇文章。

在今年四月举行的第九届三影堂摄影奖中,来自山东的摄影师良秀凭借着作品“边缘”拿下了大奖,这让很多人吃了一惊,因为在此之前几乎没有人特别注意到她,而无论是拍摄器材还是题材,良秀的照片都没有大胆新鲜到能刺激互联网下的人们。良秀的作品由一系列黑白照片组成,对准虐恋、同性、残疾等元素,照片里的人大部分是良秀自己,有些则是她的朋友。对于参观者来说,每一张都可以独立观看,但对良秀而言,其中一些照片恰恰组成了她成长和心理状态的缩影。除了画面的粗颗粒质感,照片下面的标题加深了画面传递的一种魔怔。“畜藏”是一双被绳束捆住、塞进柜子的倒置双腿,“煲腹”记录了女人微微隆起的小腹,搭在上方的柔软手指遮住一部分的胸脯,“文凭”中的良秀举着一张翻找出来的小学生奖状……画面与简短的文字创造出一种接近电影的情节张力,温柔又疼痛,让人渴望背后的故事。

1502939969255893.jpg畜藏,Storage Animal,2016

良秀在创作中扮演了两个身份,第一个身份是作为被拍者提供元素和状态,当这些东西从体内抽离变成照片的那一刻,她就变成了拍摄者,开始以旁观者的角度去观察。而同时这两种身份的关系以一种“自救”和“救他”的相互转换。良秀在邮件中说:“作为被拍者的我时,可以感受到处于怎样的境况,并清楚想从他人那里得到的和不想得到的是什么,回到拍摄者的我时,我就是那个他人,带着理解和温暖去安抚自己。在这种‘自救’和‘救他’的转换中,观点不再只从自身的苦中出发,而是也包含了对同样人的态度表达。”或许是从这个“救”字开始或许是其他,但它确实让我们的注意力回到人们作为个体甚至边缘个体的状态。

但“救”的是什么?是可能存在于每个人心中的一种边缘感的痛苦?我邮件采访了良秀,聊了聊摄影的自救和救他。

1502940076464230.jpg煲腹,Abdominal Cooking,2016

创想计划:良秀,你好。一般拍摄的时候你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良秀:焦虑和兴奋并存。

在看你的作品描述以及其他资料的时候,我对你的文字表达产生了很深的印象,忍不住地记住了很多你用过的词。而你自己也说在摄影之前一直通过文字发泄情绪。文字和摄影是如何相互辅助形成你的创作的?你平时会写小说吗?

文字和摄影有一个共通性,即阐述其背后的观点,观点有主观和客观之分,客观说辞有时会浮于表层,主观说辞有时会影响全面观察,所以我会网罗客观,再用主观从中织出一支相对完善的线。

文字方面我是从写短句开始练起的,从最初的发泄情绪转而平和打磨,就如从止血转而观察伤口起源,过程中大量问题涌来,逐个分析解决,也是在那个期间建立了自己的逻辑系统和观念。之后学习写短文,也是为了如何表达观念,摄影之后没怎么写过了,表达的形式虽然换了,但和写短文时要达到的目的一样,现在会写诗多一点。

1502941407536123.jpg守望,Keep Watching,2016

在一个采访里,你提到了“心魔”,你说“每个人都会经历痛苦,但我会把痛苦放在心魔以外的位置,比如在文字或摄影或在其他能抒发的地方自救”,心魔是什么?痛苦和心魔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痛苦是一块伤疤,心魔是因伤疤而引起的自卑自虐,以及因自卑自虐而牵连出对自身的其他影响。

这些照片还给我一种很强烈的故事感,配合标题,每张照片似乎都可以变成一部小说或者一部电影,在未来你会想要拍一部电影吗?如果想,大概会是哪种风格的电影?

倒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假设拍的话,比较喜欢风轻云淡的残忍。

作品“文凭”会让人非常自然地联想到你辍学的经历。你觉得学校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学校是输出者,提供知识让学生思悟用来修养自身,得以成熟的思想和能自主判断,但它现存的概念是学生眼里的压力,家长眼里的期望,当然也存在部分个例教育者疏忽的问题,综合到一起才引发很多让外观质疑的事。这些虚妄的现象掩盖了本质,所以在输出者做好本职后,要看学生和家长怎么来看待学校是什么,并决定怎么运用它提供的东西。

1502941425145949.jpg文凭,Diploma,2016

是什么东西促使你开始想把自己的想法通过照片传达给其他人吗?

其实我现在也不清楚以展示观点的方式站立在人前是怎样一种行为,如果它不是成为一个作品,而只是存在于我脑中我嘴里,我是不需要告诉任何人的,但是我选择让它有了一个承载品,为了作品更好的呈现,就要让观点更好的完善,而观点的改变也影响着作品的呈现方式,所以在制作作品过程中,观点也是一个在打磨的过程,两者共同成长,我会获得对待事件全新的看法,也让他人看到一个观点的呈现和思考,通过作品形成一个交流。

你现阶段的困惑是什么?

我一直在自问,是无知有愚的自己更快乐,还是追寻苦的根源更走向解脱。但我无法控制发展,只能遵循。

能跟我们透露下接下来的计划吗?

拍摄亚文化是我在苦的修行路上跨出的第一步,之后会延伸到更多人欲相关的方面。

谢谢你!期待你的更多作品。

下拉页面查看更多作品:

1502942386160514.jpg蛹,Pupa,2016

1502942445169905.jpg自梳,Intimates,2016

1502942347506832.jpg失职,Dereliction of Duty,2016

1502942333794967.jpg蛹,Pupa,2016

1502942305122333.jpg寄生,Parasitism,2016

1502954114814394.jpg生旦净丑,Male Roles, Female Roles, Painted Roles and Clow,2016

1502942363183099.jpg窗,Window,2016

良秀是“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 PHOTOFAIRS Shanghai )参展艺术家,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将于2017年 9月8日到10日,在上海展览中心举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