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有个沙发,我的全是海绵做的

1498638665628193.jpg图片全部属于艺术家

从记事开始,手机好像已经换了无数个样式,但日常生活中的沙发还是老样子,谁家的看起来都差不多。在今年江南大学的毕业展上,出现了一批颜色花哨、造型奇特的新型家具,从扶手到座椅全部都是来自工厂降价售卖的海绵废料。听到用海绵做家具这一概念,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会不会太软了?”,但田才和张子翎选用的高密度海绵不仅能给“坐者”提供足够的支撑力,海绵材料本身自带的压缩性也让搬家变得更简单。

老实说,这些海绵沙发看起来真的一点都不像是家具。设计师们将大块海绵进行了立体切割,于是沙发的受力也被分散,屁股底下的海绵块陷下去,周围的海绵块自然而然地变成了扶手和靠背。尖刺状的沙发尤其让人不知道如何下“屁股”——在一番观察后,观众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立刻被身边的竖起来的椎状条包围,有人四仰八叉地瘫着,也有人静静地感受到“一种神秘的安全感”。

海绵家具不仅是用海绵做成的家具,还意味着我们的身体和新型材料互动接触的更多可能性。正值毕业季,创想计划同田才、张子翎这两位年轻设计师聊了聊。

1498640899388174.jpg

怎么想到用海绵这种材料?制作过程中对这种材料产生了什么新的见解?

田才:日常使用的沙发、座椅多少都会有使用到一些海绵,但一般都被包裹在布织物或皮革里,而我们开始想象全身都由海绵构成的家具,想象将海绵这种传统设计中的辅助材料主体化的可能性。

海绵有丰富的种类和密度,不同的密度会让海绵的呈现形态和体验变得截然不同。有趣的是,体积再大的海绵都可以真空压缩到体量很小的状态。 

1498638563760441.png最后从工厂运走家具的时候就只有这两个包裹

这些海绵都是在哪儿找到的?

去到工厂发现了一些降价处理的海绵废料。染色环节时,这些海绵的颜料渗透不完全,所以作为失败部分被裁切出来。这些渗透效果形成了一些复杂特别的肌理,看起来有点像生肉片,还挺有趣的。

所以沙发的颜色不是你们后来染的?

不是,工厂本来要把海绵染成某种纯色,然后卖给儿童游乐设施制作商,失败的边角料就被切下来处理掉。

在设计作品的造型时,有什么考量?

我们想要探索家具现有功能和身体互动所产生的行为意义,尝试反思和更新。大沙发就是一个方体,我们在底部两侧加了多余的支撑脚,形成视觉观感上的下陷弧度。也在顶部切了一刀(图片可能看不到)。当人落座的时候会自然产生凹陷空间,取代了传统家具设计中的靠背和座椅。 

1498641090386899.jpg坐下的时候海绵被挤压,切割的后半部分形成靠背

1498638887512535.jpg尖刺沙发则会在人入座时,周围被挤压的椎体自然形成支撑屏障,具备完整使用功能。

1498638931848232.jpg看起来更适合坐的块体沙发,入座后反而极不稳定。

1498639616463358.jpg设计师二人组

你们合作创作时是如何分工合作的?学校的导师和同学对这件毕业作品有什么反应?

我和张子翎都是产品设计专业。我比较专注在概念提出和视觉指导部分,张子翎负责材料研究。因为导师比较倡导新材料的呈现,所以我们设计也进行得比较顺利。

但学院的大部分老师更关注设计的实用性,甚至建议过我们在海绵内部增加一些支撑物以稳定(当然我们坚持了自己的设计),一些观众也提除了“这些家具谁会放在家里用”的疑问。

我很好奇这些家具坐上去是什么感觉?真的舒服吗?

短时间内不想站起来的感觉。在毕设展览的时候,我们收集了一些观众的使用反馈,其实就是他们小心翼翼坐下以后发出的感慨。大部分人都觉得海绵太软了,在入座时高密度海绵产生的回弹性改变了很多人对于海绵的刻板印象——它有足够的支撑和承重能力。

Screen Shot 2017-06-28 at 4.33.06 PM.png

相较于展览上的其他产品设计,这组作品可能互动性更强。不同的人会对这些家具产生不一样的“体感“和情绪反应,有人静坐、有人不太敢坐、有人躺着,还有人试图去踩。见证了观众在互动的过程中从怀疑到放松的态度转变,我们觉得这组家具算是完成了它的使命:新互动行为的探索,家具使用功能的创新……

海绵家具和人的身体产生怎样一种关系(反应)?

在对于柱体沙发的反馈当中,有人在陷入沙发后说了一句“有一种神秘的安全感”。沙发在入座后会形成相对闭合的状态,对于使用者有一种环绕包裹的感受。并且内部的微小动作经过柱体放大形成有趣的视觉互动。

_MG_9336.jpg

_MG_3353.jpg

所以那只出现率极高的鹅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只鹅是我在太原动物园拍到的,存在手机里一直没有删掉。在讨论要用什么图案作为拍摄背景的时候,出于玩笑把这只鹅 P 到了蓝天背景上。我和张子翎觉得挺有意思的,看起来还挺轻松的,就直接用了。

制作背景幕布的时候,打印店员问我说这是不是鸭子。

对这次作品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有很多最初设想的家具设计没有实现,在去到工厂后也遇到了一些切割工艺的限制。还有就是毕设展览效果不是很好,学院提供的场地十分有限,参观受众也不太有针对性。所以一开始就下定决心想去国际性的展览平台,其实已经通过了荷兰设计周的评审。但是由于时间安排以及资金有限,就搁置了,算是遗憾吧!

_MG_3305.jpg

更多相关信息请关注公众号 DCPublish。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