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直播俄罗斯方块游戏的艺术家 RUTHERFORD CHANG 聊聊他的其他创作

不久前我们报道了居住在纽约的华人艺术家 Rutherford Chang 直播自己玩俄罗斯方块的事情。在这个名为 Game Boy Tetris 项目里,他一次又一次地玩着 Game Boy 上的俄罗斯方块游戏,并把所有的游戏过程都通过视频记录下来,按照时间和得分整理在自己的网站上。以此比喻我们在资本家的驱使下日复一日、不断突破极限的机械工作状态。

Game Boy Tetris 网站截图,本文全部图片和影像资料经艺术家许可后,取自艺术家网站

打开他简洁的网站,发现这是一位喜欢用“档案整理”的方式来做作品的艺术家,作品中带着一些老派的怀旧风格和含蓄的幽默。在“Alphabetized Newspaper”(按字母排列的报纸)当中,他像题目所说的那样,找来一张2004年5月12日发行的《纽约时报》,把头版里所有文章中的词剪下来,全部按照字母表顺序重新排列,然后再拼贴到一起。类似地,他还曾把NBC(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某一天的夜间新闻视频全部按照字母顺序重新剪辑。他甚至还把报纸上的肖像画剪碎之后按照色调深浅重新排列,形成一个渐变色块。

Alphabetized Newspaper,Rutherford Chang,经过重新排列的报纸

Portraits by Tone,Rutherford Chang,按照色调排列的报纸肖像

在“We Buy White Albums”项目里,他从2005年起,持续收集The Beatles 1968年发行的一张白色封面的黑胶唱片《White Albums》,目前已经收集了1368张,全部更新在 Instagram 上。很明显,每张封面都在前主人的手里变得独一无二,而唱片的声音也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差异。

Chang 收集的 White Album

Chang 收集的 White Album 其中一张

作为一名在美国出生与长大的华人,他的一些作品落在了这两种文化的交叉点上。《成长的烦恼》(Growing Pains)是一部90年代初在中国播出的美国电视剧,许多80年代出生的中国人对美国家庭的最初印象都来自于这部童年时跟父母一起看过的电视剧。而几乎同一时代,美国的孩子们也在另一端跟父母一起看着这部相当于美国版的《我爱我家》。Rutherford Chang似乎对这种平行性和这部电视剧对两种文化里的年轻人造成的影响很感兴趣,于是在作品“Cheng Zhang De Fan Nao”里,他找来一些说着不太标准的英语的汉语母语者,为这部电视剧的一个片段重新配音,制造出一种奇特又有些好笑的陌生效果。

Chen Zhang De Fan Nao,Rutherford Chang

我们跟 Rutherford Chang 简单聊了聊他的创作,以及中美文化对他创作的影响。

创想计划:能介绍一下 Game Boy Tetris(俄罗斯方块)这个项目吗?

Rutherford Chang:我的分数暂时在全球Game Boy俄罗斯方块玩家中名列第二,我也一直在直播和整理所有的游戏记录。我所有的现场直播和目前为止的1764次游戏记录都可以在 gameboytetris.com 上面看到。作为一项持续进行的网络行为表演,观众们会看到我反复去做同一件事,试图拿到Game Boy俄罗斯方块的最高分记录。这反应了对工作和成就的某种当代视角。

那几天的线上行为表演进行得怎么样?

这个表演最后持续5天,有几场玩得不错,也有的玩得很差,但最终没有新的记录诞生。我还会继续定期在 gameboytetris.com 网站上更新。

 

Rutherford Chang 的俄罗斯方块视频记录

从你的作品来看,中国社会似乎对你的思考和创作有很大的影响。你会怎么描述你的成长环境?中国文化和美国文化是如何影响你的?

我在美国出生长大,但在中国生活了8年。我的很多个人经历都跟这两种文化的冲撞有关。

《成长的烦恼》中文版 DVD 封面

能讲讲你和电视剧《成长的烦恼》之间的故事吗?(我小时候也看过这部电视剧。)

小的时候,《成长的烦恼》(Growing Pains)对我来说就是美国家庭精髓的写照,尽管它跟我自己在美国长大的经历完全不同。很长时间以后,我才知道这是第一批在中国放映的美国电视剧之一,而且在中国,我的同龄人是伴随着电视剧当中那样的美国印象长大的。我因此而创造了《Cheng Zhang De Fan Nao》。这是《成长的烦恼》的试播节目,重新加入的配音都来自小时候看过这部电视剧的汉语母语者。结果,画面和说话声音的配合非常荒诞,把这种熟悉的体验完全变成了另一种东西,陌生到令人觉得尴尬。

Chang 收集的 White Album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重新整理东西?

我通常都是拿已经有文化意义的材料来做东西。重新整理这些熟悉的东西,我希望能挖掘出来内部本质中的更深的东西。

很多读者看完之后可能都会说你是处女座,这是这里非常普遍得的一个网络玩笑。所以你是处女座吗?

我对星座完全不懂,但我不是处女座。

Dead Air,Chang 把小布什2003年的一次国会演讲中所有的停顿、喘息和掌声剪辑在一起。

你似乎对政治和宣传特别感兴趣?

我对于我们如何理解信息、以及用于接收信息的不同类型的媒介很感兴趣。

你认为自己是一个网络艺术家吗?你怎么看线上展览的潜力?

“Game Boy Tetris”是我得第一个网络行为表演。今天,网络明显是对每个人接受和理解信息的方式的一场革命,所以它很自然地将会成为灵感的相关来源,也会成为艺术的发生地点。

接下来会有什么和中国有关的项目吗?

我在中国生活的那段时间里收集了很多材料,但我还不知道具体会形成什么内容。

谢谢你,Rutherford Chang。

 

更多内容请看 Rutherford Chang 的个人网站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