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同性恋芭蕾舞者的故事还没搬上舞台,就被俄罗斯取消了

1500955259628177.jpegRudolph Nurdeyev 在伦敦皇家芭蕾学院的更衣室里,摄影: Allan Warren

莫斯科大剧院取消一台讲述鲁道夫·纽瑞耶夫(Rudolph Nurdeyev)一生的争议性芭蕾舞剧,此举遭到全球芭蕾舞界人士的竭力反对。

俄罗斯首屈一指的芭蕾舞公司——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最近惹恼了全球芭蕾舞界。在备受业界期待的自传性芭蕾舞剧《纽瑞耶夫》(Nureev)即将首演三天前,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突然宣布演出取消。《纽瑞耶夫》由导演基里尔·谢列布连尼科夫(Kirill Serebrennikov)、编舞尤里·波索克霍夫(Yuri Possokhov)、作曲伊利亚·德姆斯基(Ilya Demutsky)创作,是一台结合了芭蕾舞和舞台剧的演出,讲述的是20世纪最伟大的舞蹈演员之一——鲁道夫·纽瑞耶夫(Rudolf Nureyev)的故事。这个演出原本是业界眼中的年度文化盛事,很有可能将颠覆莫斯科大剧院一贯的保守形象,更是在国际舞台开启巡演、大卖门票的好机会。

 “今天原本是首演的日子,但是鲁道夫不能没有自由,于是他再一次离我们而去。尤里,伊利亚,所有的艺术家,舞蹈演员,合唱团成员,我们在剧院的所有朋友和兄弟,所有参与制作这台演出的人,包括制作人和总监乌林,谢谢你们给我这个机会做这件事情。正如这些文字储存在云端,未公演的演出也将蛰伏在某个特别的地方,但它们永远不会消失。朋友们,我爱着你们所有人。我相信鲁道夫也会对我们很高兴。

1500955381513479.png摄影:D·尤苏波夫(D. Yusupov)

要讲述纽瑞耶夫的一生,就绝不能回避对他同性恋身份的讨论。毕竟正是他的性取向,导致他在54岁就因为艾滋病英年早逝。他生性叛逆,私生活混乱,举止女性化。他和玛莎·葛兰姆(Martha Graham)等舞蹈界传奇人物合作,在芭蕾舞界孜孜不倦地宣传非传统形式的舞蹈,作为巴黎歌剧芭蕾舞团(Paris Opera Ballet)的总监,他为公司的发展开辟了不少新路。据历史学家苏珊·奥表示,他还“帮助提升了男性舞者的地位……证明男性气概也可以和艺术才能相兼容。”他把男性舞者的形象从运动员转变成艺术家,并且一生都致力于摆脱政治和艺术高压,获得自由。

 1500955483176948.jpeg鲁道夫纽瑞耶夫在1991年,摄影:罗兰德·歌德弗洛伊(Roland Godefroy)

因此,这次演出的突然取消在莫斯科大剧院历史上也是前所未见的。总监弗拉迪米尔·乌林(Vladimir Urin)以准备不充分作为此次演出取消的理由,但是,鉴于这些舞蹈家的崇高地位,以及俄国当下浓厚的反 LGBT 政治气氛,再加上近期谢列布连尼科夫因为被控在制作一台演出期间贪污政府公款而被捕,这台备受期待、投资巨大的演出临时取消,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其中的政治因素。

演出遭取消的主要原因,是它对纽瑞耶夫同性恋身份的直白表现,这也更加印证了这个国家对 LGBT 行为的零容忍。根据已经泄露的照片、视频和评论内容来看,演出中会出现男主角仅穿一件肉色护身进行表演的场面,还会有一群男性舞者穿高跟鞋,做出类似 Vogue 舞蹈的动作。演出的背景中有一张巨幅照片,是理查德·阿维顿(Richard Avedon)为纽瑞耶夫拍摄的裸照。

另外还包括一段两个男性舞者之间的双人舞,用来描绘纽瑞耶夫和他多年的男友艾瑞克·布鲁恩(Eric Bruhn)之间的恋情。这段双人舞在舞蹈编排上并没有露骨的性暗示,八分钟的舞蹈中两位男性舞者也只互相触碰了大约五次。

1500955548165516.png

这些场景在以往的芭蕾舞演出中也都出现过,只是没有搭配如此明显的同性恋背景。演出排练不够充分的理由也许是真的,除此之外,还有人认为这场演出之所以遭取消,是因为它公然向历史悠久的莫斯科大剧院舞台挑起一场文化战争。毕竟莫斯科大剧院向来以经典芭蕾舞剧而闻名,负责保存俄罗斯的传统文化。但这些人的想法依然散发着恐同的味道。莫斯科大剧院确实是传统文化的守卫者,但这些保守主义者可能忘了,许多在他们眼中的经典剧目,比如尤里·格里戈罗维奇(Yuri Grigorovich)的《爱的传奇》(Legend of Love)中就有许多热烈的双人舞,曾经在上世纪60年代,引发各种争议,被批判内容不雅、宣扬色情。另外,过去也出现过不少人想要推动莫斯科大剧院走向现代化,但这些改革尝试基本以失败告终,其中最惨的莫过于前莫斯科大剧院总监谢尔盖·菲林(Sergei Filin.)被人泼硫酸袭击。

1500955564523042.png

所谓不尊重这个历史舞台的说法实在荒谬可笑,取消这台演出的做法本来就是对纽瑞耶夫的不尊重。在演出中饰演纽瑞耶夫的弗拉季斯拉夫·兰特拉托夫(Vladislav Lantratov)在接受创想计划采访时,向我们分享了他在排练过程中对纽瑞耶夫的发现。兰特拉托夫说:“我发现纽瑞耶夫是一个绝对孤独的人。他拥有艺术、爱情、成功,被万众瞩目,但尽管如此,他依然非常孤独。这台演出的剧作法看似简单,就是把纽瑞耶夫一生的故事一个一个串起来,但实际上,它不仅对表演者有体能上的要求,还需要你完全进入角色。”

1500955587480374.png

他还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他的想法:“无言以对。你可以想象,当你爱上了一个角色,并开始在表演中过上一种全新的人生……然后突然间,他们从你的灵魂中拔除这段人生。对于艺术家来说,这是最大的悲剧。”话虽如此,兰特拉托夫却依然保持希望,他告诉创想计划,他真心相信这台演出将会于明年上演,因为“所有的舞蹈演员和员工都在竭尽全力实现这个愿望。”

根据目前《莫斯科时报》的报道,“官方已经保证会在2018年5月普京下一次总统就职典礼的前一晚上演这台芭蕾舞剧。”此次演出的取消反映出俄罗斯日益紧张的政治气氛。舞蹈历史学家琳恩·加拉弗拉(Lynn Garafola)告诉Creators,类似的演出取消事件“在斯大林时期并不罕见,但在这个性与性别走向自由解放的时代,看到代表俄罗斯文化核心的莫斯科大剧院这样打压一台演出,实在令人不安。”莫斯科大剧院是一个文化符号,同时也是一个政治符号,克里姆林宫的政治形势往往会在大剧院内部体现出来。即便乌林否认此次取消演出的决定由政府的干预,但至少这起事件是当下政治气候的一个反映。

点击此处访问莫斯科大剧院官方网站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