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了名艺术生来解说伦敦 Frieze 艺术展

reviewing-frieze-art-with-an-art-student-body-image-1475760990.jpg片均来自作者,上图为本文作者,正在使用一种昂贵的德国赞助 wifi 服务

首先为不太了解的读者介绍一下,Frieze Art Fair 基本上就是一个庭院旧货展销活动。法国百万富翁可以在此选购价值20,000美元的卐字形状组合灯泡。而喷着香水的他们往往打扮的像大卫·鲍伊或者奥黛丽·赫本。在位于伦敦浮华市中心的摄政公园,每年都会支起一个巨大的帐篷。里面展示着各大艺术馆的珍藏画作、雕塑、影片等艺术作品。在这里不仅可以看到艺术名流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和琼恩·拉夫曼(Jon Rafman)的作品,就连 Channel 4 也带来了他们的 Random Arts 系列艺术影片。其中包括了一部棕褐色调的,关于一个男子攀登山丘的短片(不过其他的还算过得去)。

这是我第一次去 Frieze 展览,我对艺术的了解,就跟你的祖母对于性别二元制的认知差不多。我找了一位自命不凡的皇家艺术学院的学生与我一同欣赏一些艺术作品,分享些他的看法。欢迎在文末给我们留言,告诉我们你的所见所想。(不过我猜大部分人会留言都会类似:“艺术真愚蠢。我更喜欢电子烟和力量金属。”)

1476159085809734.jpg

1476159073708659.jpg 艺术家尤里·帕丁森( Yuri Pattison)作品

老百姓:我挺喜欢这些植物的。我想这些应该是某种枕头。这看起来像是在太空中,就好像我们殖民了火星,并且我们需要在火星种植物... 嗯,你懂的,火星殖民地。而这部短片则是想表达,嗯,例如“整个世界颠倒过来啦!”。因为我们都没有搞定地球,就想着去殖民火星。大概就是这样的意思。

艺术生:这是尤里·帕丁森在 Chisenhale 画廊刚刚结束的装置作品展的一部分,这一部分里有很多盆栽植物。我知道尤里和 Second Home(一个位于伦敦东区 Shoredich 的60年代未来主义风格代理机构)之类的创意工作室联系十分紧密。 Second Home 在办公室摆放盆栽植物,因为他们十分关注社会达尔文主义 — 好吧,也不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只是有此倾向。不过他们将进化心理学融入工作空间,因为盆栽植物的存在能让你工作更有效率。这个短片跟 Second Home 并没有关系,而是另一家伦敦的未来主义工作室。至于他颠倒拍摄影片这个想法,我个人觉得有些肆意为之,但还是很有趣。


1476159177388363.jpg 约瑟夫·科肃(Joseph Kosuth)作品

老百姓:就像你看到的,这写着 “逻辑上来说,非必需品都是无用的。”这是一个太阳花黄色的霓虹灯招牌。我并不太懂霓虹灯艺术,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这种艺术类型会存在或者为什么会有人喜欢。我觉得就算把字写在墙上也会有同样的效果。

艺术生:霓虹灯艺术历史悠久,最初来自于消费文化和 LED 技术出现之前的广告文化。但现在却成为了非常重要的艺术语言,并保留消费文化暗含批判的态度。现在它成了一种非常有意思的方式,来传达一些随性哲学并使其易于销售。(这时艺术生朋友发现,这并不是什么跟风艺术家在上周赶制的作品,而是约瑟夫·科肃在90年代的原作。)

这是约瑟夫·科肃1993年的作品,应该出现在 Frieze Masters 而不是Frieze London ,因为 Frieze London是当代艺术展,而这是来自霓虹灯艺术萌芽的90年代,而约瑟夫则是这一领域最有创新精神的艺术先驱,这非常有趣。


1476159220227448.jpg 比亚恩·梅格德(Bjarne Melgaard)作品 

老百姓: 这看起来像是对游手好闲的基佬光头佬的打趣,有点像那些低俗色情片。显然这像一个广告,并且底部有一个山寨的 Supreme logo ,其中的“e”打了括号。不太懂这是什么意思。也许这是关于街头时尚... 或是 gay 文化?我不知道。 

艺术生: 这个打括号的“e”是指 Semiotext(e),一个由克里斯·克劳斯参与创立的出版社。I Love Dick 则是克劳斯于1997年出版的书。这本书是艺术理论中的 Cult 经典,并已再版。克劳斯成为了艺术界的重要人物。I Love Dick 是她的半忏悔式的作品 — 模糊了忏悔录和小说的界限,文中她爱上了和她丈夫一起来吃饭的学者迪克(Dick),并开始写一系列给迪克的从未寄出的信。整本书都是这种叙述手法,均以"Dear Dick,"开头。每篇都是一天的日记,以忏悔形式赤裸裸地直视她的生活。这是部经典女权主义文学,灯箱显然借用了现代广告方式,而 Supreme 和 Semiotext(e) 在底部的结合,这也许是一次合作。克劳斯也是 Bernadette Corporation 的一员,这个组织模糊了时尚和艺术的界限。

 

1476159281455581.jpg 理查德·比令汉(Richard Billingham)作品

老百姓: 我面前的是一个发福的老女人站在有着亚洲面具图案的背景墙前,她正在给她的老伴椒盐水煮蛋(我想象的)。我猜他身旁有只狗。这是英国本土老一辈工人阶级的景象。这挺棒的,不像其他这类作品令人反感。  

艺术生: 理查德拍摄的这些他家人的照片最初是为了绘画而拍的,但是这些照片是如此有力量,让他决定以照片形式呈现。这是他最出名的作品,其中有他酗酒的父亲,过于发福的母亲,另一组照片还展示了他爱举重的兄弟。这些照片十分美丽动人,但是在 Frieze 展览,它明显的工人阶级风格和底层阶级的设定,在这里显得仿佛是在盲目追随,毁了这个作品。他是我青少年时最喜欢的摄影师,所以我不喜欢这些照片放在这里。我不希望这些惹人厌的人看到这些照片。 


1476159388417461.jpg 拉蒂发·艾克(Latifa Echakhch)作品

老百姓:我喜欢这个大铃铛,因为它看起来挺旧的,我喜欢有历史感的作品。如果我必须选择一类最喜欢的艺术,我八成会选择从前的画作或者雕塑,你知道的,古典时期的经典艺术。尽管看到一个漂亮的大钟粉碎令人心痛,但是我简单的大脑告诉我,我们可以粉碎这些老旧无意义的东西,反正它们也不会永远完好。也许这是关于宗教,也许这是自由之铃。 

艺术生: 说实话我对这没什么可评价的。显然这是一个有造型感的洪亮的铃铛,当它们碎的时候一定很大动静。铃铛上有裂痕,在功能和物质两方面都有裂痕了。铃铛是西方庆祝圣诞节的东西。这名为《永恒》(forever),而它又是粉碎的,是在暗示欧洲中心犹太基督教的没落。 


1476159412935690.jpg 雅各布·朱丽安·资科斯基(Jakub Julian Ziolkowski)作品

老百姓:  这个看起来就像是每个艺术展上都会看到的东西,不该出现在一个高层次的或是此类水准的展览上。总是有某种闪亮陶瓷的、扭曲金属类的东西,用大量恶心的蓝绿色涂抹的雕塑,一点儿都不吸引人。我不知道为什么这种风格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喜欢这种风格。对我来说这就是标准的垃圾。 

 艺术生: 这个作品有些海洋主题。这是乌龟—这是神奇的水下世界。这是由底部钢筋支撑的一个雕塑。说实话,我没什么可说的。 


 1476159504598133.jpg 妲雅·巴咖吉(Darja Bagajić)作品 

老百姓: 这看起来是一个血从嘴里像喷泉一样涌出的女人。血从嘴里流出,然后在底下汇合,又泵回顶上。血循环持续涌出,我挺喜欢的。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这个,可能是因为血,可能是因为没穿衣服的女性。又或者是因为它有种黑金气质。不过我很确定我超爱这个。我觉得这是不错的艺术。  

艺术生: 我对这没什么兴趣,我只是觉得还很棒。这看起来像是一个持续的喷泉。液体涌出,又被吸回。就像那些著名宫殿的广场喷泉一样。灵感可能来自某些外行的、受虐倾向的色情作品。对象在流血,所以与物态有关,代表了某种... 不是物化女性,也许是从对象化的方式来解放女性。作品本身制作精巧,很棒。 


1476159600421144.jpg 塞维利亚·夫路(Sylvia Fluery)作品 

老百姓: 这是录像艺术—我不是这方面的行家—我发现很多这种作品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90年代健身录影带。而且他们总是以奇怪的方式来拍,就像粗糙制作的澳大利亚儿童电视节目。记得《Round the Twist》吗?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所有艺术电影看起来就像《Round the Twist》。

我觉得录像艺术特怪,因为我觉得我和艺术的关系,就是我看着某样东西并研究一会,思考它给我带来的感受。但往往它只是持续把东西丢给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可能在1993年,这也许很新潮呢,不是吗?   

艺术生: 好吧,你把我想说的都说了,说实话,这可以作为金匠学院(Goldsmiths)的毕业秀也不为过。让人感觉很现代的同时,也说明了现在当代艺术缺乏新意。当然这在1993年也许会很新潮。当时,这也许非常有创意。而现在已被纳入主流,我们甚至不觉得这是标新立异的东西。当时健身视频是很新颖的,但现在这已经是老生常谈了。这个作品已经失去了它在90年代拥有的力量。 

现在你看到了艺术白痴的我和装逼狂人的他的一些观点,我希望你喜欢并了解到一些艺术知识。我要去看鲍勃·罗斯(Bob Ross)在白雪覆盖的森林小木屋里创作了。那可是真正的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