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虚构电影院”把你的生活变成纪录片

1478683361553446.jpg

为了完成这篇文章,我打算透露一个个人生存技巧:当你感觉当下所处的情形十分艰难的时候,可以拿出耳机,播放你最喜欢的电影原声,然后把眼前的情景当作一场电影——无论是令人绝望的冰冷都市和密集的人群,还是不得不面对的喋喋不休的同类,一时间都被赋予了某种平凡的美感,有时候甚至引人入胜。当你不得不与之发生互动的时候,可以尝试把自己当成一个演员带入电影之中——一个没多少人会注意的、不太重要的小角色。你一边扮演,一边观看,甚至可以给自设定一个旁白:年底前的十一月冷风萧瑟,人类本来应该听从自己的生物本能,尽量减少活动,窝藏在温暖的被子里消耗大量的粮食,但他却不得不走的灰蒙蒙的街头,处理那些跟气温不成正比的年底的工作。女朋友此刻也进入了倒霉的初冬躁郁期,三天两头发来整屏长度的微信消息。哥们儿老刘越看越像个傻子,一天到晚就知道炫耀自己那点儿过去的狗屁经历,生活糟糕透了。——这么一来,一切真的都容易了一些。

不过,从现实中抽离并不总能成功,立地灵魂出窍还是需要一些练习,尤其是刚刚开始的时候。此时正位于上海的“真实虚构电影院”(Real Fiction Cinema)刚好提供了一个像是给初级生活逃遁者准备的辅助设施:走进一间小黑屋里,找一张座位坐下,面对一个被掏空的屏幕,在背景音乐之中观看随机发生的日常剧情。你可以把它当作一部关于此时此刻的纪录片,或者在自己的头脑中设计一个情节。它可能是一个5分钟的短片,或者是一部5小时的实验电影。观众可以进行十分哲学的思考,或者把眼前当作轻松的闹剧。不管怎样,我猜你会突然间发现生活是一件极其有意思的事情。

1478683361183364.jpg“真实虚构电影院”(Real Fiction Cinema)在上海

“真实虚构电影院”是荷兰艺术家由布·科里维京(Job Koelewijn)和瑞士策展人克劳斯·李特曼(Klaus Littmann)带来的公共艺术项目,最初源于由布1999年的作品“轮子上的电影院”(Cinema On Wheels)。他们将瑞士建筑工作室 LOST 设计的移动电影院带到城市公共空间之中,内部完全是一个真实的放映厅——封闭的昏暗环境,舒适的软座椅,可以容纳23人左右的空间,环绕音响以及一块16:9的屏幕。唯一不同的是,屏幕是掏空的,光线来自放映厅之外的自然光,观众透过屏幕直接看到外部,每一个进入取景框的路人都成了电影里的演员。

1478750175615521.gif“真实虚构电影院”内部

艺术家精心选择了一些熟悉的电影音乐,音乐响起时,平淡的日常立即获得了诗意,观众将通过一种从未有过的视角来观察他熟悉的生活。在一次访谈中,艺术家说,“观众可以自己的头脑里构建一部电影……你可以把这电影院放在100年以后,甚至1000年以后,但无论什么时候,它都会让你看到当下时刻本身最好的部分。”

1478683362267038.jpg

“真实虚构电影院”曾经在瑞士巴塞尔展出过,今年它来到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思南公馆和上海世博后滩公园三个地点。将项目带来中国的策展人邱晓坤对创想计划说,“几个地点全部由艺术家选择,考虑到历史、人文、构图、人群等多个方面。且每个地点要明显不同于另外两个地点从而形成特定的地理空间。”

“真实虚构电影院”在上海的展览将于这个月底结束,我们跟邱晓坤聊了聊它目前收到的反应,以及电影院今后在中国的计划。

1478683362436956.jpg 

创想计划:艺术家在上海选取的三个地点分别有哪些特点?

邱晓坤: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是在五楼平台,气势磅礴,把黄浦江和对岸的浦东地区都收入眼帘,思南公馆是唯一具有明显特点的上海老建筑群,历史背景显赫,是能够代表上海的黄金年代的建筑,地处的区域人群划分很有特点,艺术家选择的景观极富当地特色。世博后滩公园象征着正在兴起的上海,发展与前瞻性极强,包括黄浦江的特色和来往船只构成一幅非常有特色的图画。

这次的背景音乐是“真实虚构电影院”一贯使用的音乐吗?艺术家是如何选择这些音乐的? 

每次音乐创作都是艺术家精心挑选适合特定的地点。在上海,我们特别为艺术家安排了上音毕业的老上海周嘉政老师来协助完成上海部分的音乐。我们希望这些电影原声音乐可以激起观众的上海情感。艺术家选择音乐有几个很关键的因素,一是音乐本身,二是要和这个特定的地点合拍,制造一种“计划的偶遇”。再就是这个地方的历史背景,和人文因素的考量,还有观众比较耳熟能详的曲子能够激发他们对画面的共鸣。

1478683361779366.jpg

电影院现在得到了哪些来自观众或者参与者的反馈?

很多年轻人对这个项目非常喜欢,很多人来了很多次。他们喜欢在闹市区有个地方能让他们对自己的城市有反思,对他们的世界观有挑战。电影院给了大家“在世界中有了一个世界外的视角”。大家可以在这个地方进入冥想状态。每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所以是一部永远不会重复的真实电影。 

我从资料中看到项目曾经短暂地去到过东莞,和东莞相比,上海这次有哪些变化,以及观众反应有什么不同?

很多地方不同,东莞的选址非常顺利,因为东莞政府的大力支持,使得艺术家三个地点没有浪费过多人力,观众反应也是很热烈,在100天的时间里20万人,在东莞艺术类事件是史无前例的。东莞特有的世界工厂背景和当今社会从中看到的缩影让艺术家的创作过程觉得很有意味。

1478683362239579.jpg

电影院接下来还会去到中国其他城市吗? 

电影院在5年中计划去10个城市,编织一幅完整的“中国镜头”。我们更希望去比较偏远一些的城市,并期待很不一样的画面和这个地方的文化精髓。每个城市有着不同的文化,电影院每到一个地方,都会让电影的内容充实而丰富,这也是当初我把电影院引入中国的原因。

谢谢你!


“真实虚构电影院”将于上海思南公馆和上海世博后滩公园展出至11月26日,11月12日16:30到18:30将于上海思南公馆举行研讨会。

另外我们也十分好奇,是否有观众通过“真实虚构电影院”完成了有趣的摄影或者视频作品,如果你有,欢迎通过我们的微博 @CreatorsProject创想计划 或者微信公众号 tcpvice 联系我们。

1478683362393442.jpg

1478683362836400.jpg

1478683361116491.jpg

1478683361891133.jp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