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者为何仍在谈论艺术家安娜·门迭塔之死

1475037393985459.jpg照片提供:卡罗尔·加维

一张沾染着人形血迹颜料的白色床单铺在柏林汉堡火车站博物馆前的树篱上,与此同时,一把大提琴的凄苦悲诉和撕心裂肺的哭喊彼此交叠,从几个便携音箱中传来。在这张床单前站着一群抗议者,他们双手浸满红色颜料,手牵手站在一起,眺望着天空。这张床单是以葬礼的形式被送到这里,这种象征性的行为是为了纪念1985年去世的古巴裔美国艺术家安娜·门迭塔(Ana Mendieta)。门迭塔据说是死于前夫卡尔·安德烈(Carl Andre)之手,但雕塑家卡尔·安德烈最终被宣判无罪,尽管门卫已经作证当天听到一个女声多次大喊“不要”,但随后便听到这位女子的身体从34层高楼砸落熟食店的巨响。在抗议者背后,是由曾经的火车站改建的博物馆,馆内正在举办安德烈的艺术展,回顾他自1958-2010年的艺术作品。从九十年代开始,抗议者便频繁现身安德烈的艺术展,而汉堡火车站博物馆只是诸多无视安德烈家庭暴力的恶名、不断为他提供展览平台的场馆之一。相比之下,门迭塔的作品——对身体和身体与土壤之间的联系女权主义式探索——则鲜有获得展览的机会。

1475037903836071.jpg

今天的抗议适逢柏林的安德烈回顾展的最后一天。这次抗议活动是由一个自发小组组织,并由伦敦 WHEREISANAMENDIETA (安娜门迭塔何在)组织和 Sisters Uncut 组织共同支持发起。最近在泰特现代美术馆的新馆开放展览上,WHEREISANAMENDIETA 也组织了一次抗议互动,因为这次展览中又搬出了安德烈的作品,但却见不到门迭塔的作品的身影。

这次抗议的形式其实正好展现出门迭塔的艺术主题与用材:带身体印记的白色床单暗指她的“Silueta”系列作品,而洒在牵手围成半圈的抗议者前面的红辣椒,则与该系列的色彩相呼应。今天参与抗议的人都曾被门迭塔的作品所打动,像她这样大好前途断送暴力男子的女性故事实在是太普遍了,普遍得让人心酸。“我知道女性的故事与经历被抹除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情,而这些艺术机构的所作所为不仅是在抹杀这个女人的故事,更是在美化施暴者本人,这种行为简直可耻。”杰西卡·泰勒(Jessica Taylor)说道。另一位参与者尼尔·雅玛莫-曼森(Nine Yamamoto-Masson)还在抗议活动结束前念了一首动情的诗。她指出门迭塔的艺术作品的缺失是一个悲剧:“看不到更多她的作品,让我感觉无比失落,她被害时实在太年轻了。我真希望她现在还活着,还在我们身边。我希望她也能有一场大型的作品回顾展。”

1475037926834849.jpg

抗议者们在现场分发印有关于门迭塔详细生平与作品的传单,来汉堡火车站博物馆的游客则站在这一圈抗议者周围,看着他们身边的标语:“停止美化暴力者!”“卡尔·安德烈杀害了安娜·门迭塔!”以及“安娜·门迭塔在哪儿?”最后这个标语应该是最重要的一个讯息,这是在90年代首次展开针对安德烈作品的抗议活动时使用到的标语。这次抗议活动的目的并不只是拿安德烈和门迭塔的艺术作品进行对比,更重要的是提出各种问题:为什么艺术机构作为一个权威的、讲故事的枢纽,一次又一次把知名男艺术家的作品高高摆在展台上,却很少考虑女性、有色人种、跨性别者、变性人群的艺术作品?为什么男性的观点永远是根本标准?为什么这些艺术馆馆长们可以无视安德烈这类知名艺术家的污点,就因为这些东西很麻烦?谁的故事该讲,谁的不该讲?谁的作品就注定很重要?WHEREISANAMENDIETA 及类似的组织不会停止质问。

1475037947201331.jpg

WHEREISANAMENDIETA是一个位于伦敦的组织,最早是为收集存档艺术作品而成立,其成员均由女性、跨性别者、有色人种、和变性人组成。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