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格动画短片《The Black Sheep》提出了一个人类至今未能解决的问题 | 首发

来自长沙的动画创作者欧阳宇伟(Carter Ouyang)的第一部动画短片作品《The Black Sheep》只用了一张海报图就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大树与灌木丛围拢成鹅蛋形,生动的人物从中探出头,显然是主角的“小黑羊”站在鹅蛋中央线上,愁眉不展地斜下45度望向虚空,鹅蛋中间则是蓝天白云映衬着金线刺绣的花体字片名——经典而怀旧,如同我们童年时最喜欢的那些动画片。这是一部 13 分钟长的定格动画,从海报制作想象其背后的工作量,让我倒吸一口冷气——而整部片子还是欧阳宇伟几乎一个人的完成的。

1517474358409542.jpgThe Black Sheep,2017,海报,除特别注明外,本文图片与影像全部由欧阳宇伟提供,版权属于欧阳宇伟。

《The Black Sheep》讲述了一个关于“异类”在群体中被孤立和接纳的故事。“小黑羊”和一群伙伴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农场之中——或许他们并不是伙伴,因为其他几只小羊都是标准的雪白的绵羊,即便农场主也对这只毛色不同的小绵羊心存厌恶。反而是来自其他物种的陌生人能够超越表面的不同,给予他鼓励和赞美。短片中神秘又充满寓意的“彩虹先生”作为转折点出现,为故事带来了一个美好的结局。这个丑小鸭式的故事借助经典的童话和寓言结构,提出了一个简单,但却至今未能解决的问题:如何对待那些看起来不同的群体?我们之间真的有所不同吗?

1517474357419436.jpgThe Black Sheep,2017,海报

在相对简单的故事结构之外,这部定格动画的制作堪称精彩。欧阳宇伟从制作模型、场景,到手工刺绣刺绣的字幕(没错!),再到拍摄和后期制作,历时四年完成。他因此还给自己的“一个人工作室”取名叫“Octoman”——“章鱼人”,表示自己不得不伸出很多只手同时兼顾着各种工作。(当然,也是因为“Octoman”的发音同“奥特曼”很相似!)《The Black Sheep》今日在创想计划首发,在下方观看这部短片,然后,我们同创作者欧阳宇伟聊了聊这部作品的创作过程。

The Black Sheep (2017), Carter Ouyang

创想计划:能否介绍一下你的专业背景? 从什么时候开始制作动画的?

欧阳宇伟:大概在小学六年级左右,我爸爸的同事教了我一些Flash的基本操作,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制作动画的软件。当时是Flash非常盛行的时候,很多人在网站上发布自己做的动画片,那些人当时是叫做“闪客”。这让小时候的我觉得做动画似乎没有什么门槛,给我一种“好像我也能行”的感觉。之后持续保持着这样一种心态和对动画的喜爱,到了大学就顺理成章的选了动画作为专业。虽然是动画专业,但我并没有具备太多的系统的专业知识,关于动画的知识我基本是通过一些书籍和互联网上的信息来学习的。我比较像那种长在外面的野草,互联网上的一些零散的、碎片式的信息像雨水一样不定期不定时被我吸收,就是在这种非常奇怪的状态下开始制作动画的,所以在我的动画里表现出来的感性会大于理性。

你小时候是爱看动画片的小孩吗?

我小时候非常喜欢看的英雄主义的动画。会幻想自己是动画片里的英雄,和其他的小朋友一起来重演动画片里面的剧情。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成为奥特曼,每次奥特曼变身的那一刻我都会热血沸腾,在大家都无能为力的时候挺身而出,很典型的救世主情结。 

4a66-2d-or-not-2d-the-shortcut.jpg2D or not 2D,Paul Driessen,图片来自网络

有哪些动画片或者动画大师对你产生过影响?

Paul Driessen的“2D or not 2D”打破了我之前所有对动画单一的理解,使我明白动画和电影、音乐一样都是一种表达的方式。而Paul Driessen不拘泥于形式,随心所欲的创作姿态是在享受动画的一种过程,看他的一些作品时感觉像是在和他聊天。这种轻松的状态影响着我并使我更乐于接受并欣赏不同形式与风格的东西。我开始对独立并具有实验性质的动画产生兴趣。用不同的手段、形式、媒介,不被任何人左右,一味地表达观点和情感,这些不断地给我提供新鲜感的独立动画,让我也会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我从观众转变成了创作者的心态,我想我找到了合适的表达方式。 

1517474378365434.pngThe Black Sheep, 截图

说说这部动画片吧,你是怎么产生这个想法的?是否跟你观察到的或者你的个人经历有关?

首先有一些成长的经历,我小时候有过一段被孤立的记忆,当时我的班主任让全班同学不理我,无论是上课下课还是放学,这对我来说是相当大的心理阴影,感到非常无助。后来通过听摇滚乐让我像是找到了宣泄情绪的通道,用力地喊出来的歌词更像是口号,竭尽全力地想要改变现状的这种情绪,常常会起到支撑着我的作用,所以听摇滚乐对我来说更像是一种精神激励。

产生想要做这部动画的想法有一个契机,源于一个来自卢旺达的黑人朋友。他非常友好也非常热情,有的时候他还能自己写一些Hip-hop。通常有一些先入为主有的观念,在我们一提到黑人就会认为他们是弱势群体,并带有一些嫌弃。即便是现在,持有这样想法的人也是占多数。在他身上我找到了切入点,这让我想要在关于自我和偏见这些问题上表达一些自己的观点,希望能重新客观地认识自己并客观地看待一些事物,以动画的形式来呈现。

“Black Sheep”在英语里“害群之马”的这个含义,有那么一点讽刺的意味,感觉就像是在说我。另外“小黑羊”这样的名字听起来就和“丑小鸭”这类童话故事如出一辙,这样的字面意思和内在的含义正和我想要讲的故事不谋而合,所以我用“The Black Sheep”作为这部动画的片名。是先有的名字,再有的故事。

1517474377280571.pngThe Black Sheep, 截图

故事为什么发生在一个西方的农场?

因为我选择以西方童话的形式来做这个动画,那么故事的背景自然而然地放在了西方的农场。有人和我说过,既然是中国的动画,就应该要在中国的背景下展开故事。我当时被这个问题困扰过,但是后来我发现这是很多中国人都会有的一种文明古国的思想包袱,我觉得放下这样的思想包袱来选择合适的方式会更轻松和自由一些。

1517474377106916.pngThe Black Sheep,截图

为什么选择了定格动画这种形式?

定格动画是动画三大门类里最为小众的一种,其中包含的工作内容也是最丰富最全面的。我选择这种最难的方式是为了表现自己。当时好高骛远的我在完全不懂具体制作流程的情况下决定用定格动画的方式来做这部动画,结果碰到了很多困难,走了很多弯路,但好在最终还是基本解决了所有的困难,完成了这部动画。

1517474360214820.jpg制作花絮

制作时用到了那些材料?

人物的脸部原本用的是粘土,但是粘土的造型无法长期保存,没办法刻画细节。然后我就找了一些书来看,但是发现书里面只讲了个大概,于是我就在网上看很多视频,发现可以用硅胶来做。制作硅胶的脸部需要先用油泥来雕出脸部的模型,再用石膏制模,最后再填进硅胶,硅胶固化之后才算做好。我也不懂制模,于是请来了学雕塑的同学来教我一些基本的制模。随之我又发现用硅胶的话,人物的表情就需要靠换不同的脸来实现,那么必须要复制很多张同样的脸来做不同的表情,而手工制作没有办法保持百分之百的一致,石膏的模具太脆了,基本只能做一次性使用,用3D打印的话成本太高了,我被这个问题困扰了一个多月。最后尝试出了用硅胶制模,再把油泥加热,灌进硅胶模具,这样就能够复制出很多同样的脸部,再从这个基础上改变表情。碰巧的是在我自己尝试出的这个办法在之后,后来我看到一个教程里的动画师和我使用的方法一样,当时我觉得非常有成就感。

在前期制作的时候,买了各种各样的像是金属、木头、塑料之类的材料,还有一些是废物利用,比如家电纸箱里的泡沫板和罐装可乐的铁皮。基本上我能想到的材料先统统弄过来,然后再做很多不同材料的尝试。因为缺乏制作上的知识,浪费了非常多的材料。

1517474377256709.pngThe Black Sheep,截图,刺绣字幕

这部作品看上去工作量超级大,能说说你的工作过程吗,总共花了多久完成?字幕是刺绣上去的吗?

首先写故事的时候想法非常多,但真正第一批材料放到桌上,实际开始制作的时候却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我记得开始的第一天我对着一桌子的材料发呆到晚上。像人物皮肤的材料这样的问题在前期的制作中大概有上百个,都只能临时去学再一个个来解决。

前期制作模型的工作量非常大,大概做了一年左右才结束。后来拍摄结束,把道具搬走的时候发现做的道具和场景装满了一辆卡车;进入拍摄之后又有很多新的问题:因为工作室太小,所以场景也都没有办法做得很大,很多场景都是组合使用的,背景也都用绿幕代替。

1517474376447627.pngThe Black Sheep,截图

在拍摄的过程中我频繁地使用变焦镜头,导致给后期抠像带来了很多困难;定格动画的拍摄是线性工作流程,拍错了一张就没有办法还原了,整个镜头都需要重新拍一遍。刚开始的时候一个镜头会拍五到八遍左右才算通过,到了后来比较顺手了就只要拍一到两遍就可以了,整个拍摄也用了一年左右,差不多拍了近十万张照片。到了后期的时候碰到了之前的画面虚焦导致无法无法抠像的问题,另一个就是由于模型制作上有很多瑕疵,只能用Photoshop一张张去修,我把这个蠢办法叫“逐帧修图”。这些大量而又琐碎的工作花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

制作花絮,刺绣

字幕是我自己绣的,刺绣是跟我妈妈学的。绣了一套字母和一些符号,然后用Photoshop拼出来。最后用半年左右的时间断断续续把调色和配音做完,前前后后用了将近五年的时间。

1517474377125035.pngThe Black Sheep,截图

中间小黑羊向彩虹先生讲述被狼追的一段经历的时候,插入了一段非常复古的动画,这个主意很不错,你是怎么想到的?

本来准备的是一些静态的布艺的画面用在对话部分,但在做后期的时候发现和画面不搭调,单纯补拍几段定格动画的话又感觉太单一,于是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参考了一些华纳和米高梅早期动画形象的风格,用二维动画的方式做了这几段对话部分。结果呈现出来的效果意外的合适。在制作过程中我有很多次会像这样推翻之前的一些设定,换成我认为更合适的新方案来保持新鲜感,因为做了这几段动画,连带片头和片尾的设计也参考了类似米高梅早期动画的美术风格,算是一个致敬。

1517474358392276.jpg欧阳宇伟原本想采用布艺贴画的方式制作片中的讲述片段

作品似乎是以儿童为目标观众的,不知道这是不是你原本的想法?

虽然以童话的形式来做这个动画,实际上我是把想要说的故事伪装成童话,因为童话通常是有教育意义的,比如说家长常常会通过童话故事来告诉孩子一些道理,用这么一种假装引经据典的方法,是为了使观众以对童话故事有一个先入为主的观念而得到一些理解和认同,以看童话故事的心态去看这个故事;不同的观众会有不同的角度来看这部动画,比如站在孩子的角度可以看童话本身的故事,作为成年人能以另一种角度或多或少体会到一些我想要表达的情感和观点。在长达五年的制作周期里,我自己也在成长,有了不同的想法和新的审美趣味。到了制作完成的时候,发现已经变成了另一个样子。这些成长的痕迹在这部动画里都保留了下来,这是一种出乎意料的体验。

1517474378819783.pngThe Black Sheep,截图

在《The Black Sheep》之外,还有过什么其他的动画作品吗?

《The Black Sheep》是我做的第一部动画,花了很长的时间,总算是开了个头。在制作这部动画的期间也有另外一些有意思的尝试,但还不足以作为作品,需要更多的积累。持续去发现一些可能性,能给我不同程度的新鲜感,这算是保持创作热情的一种方法吧。

今后有什么打算呢?

走出了第一步之后就想要尝试更多,想要继续保持这种状态。我对俄罗斯动画师Aleksandr Petrov在玻璃上绘制油画来制作动画的方式非常好奇,接下来我想尝试用数字油画的方式来做下一部动画短片。

Aleksandr Petrov 在创作,图片来自网络

Aleksandr Petrov 作品,图片来自网络

谢谢你,Carter!

1517474378536081.pngThe Black Sheep,截图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