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 Art | Instagram一代的街拍之神

Like Art | Instagram一代的街拍之神

如果你住在纽约,那么很有可能你已经无意间被丹尼尔·阿诺德(Daniel Arnold)拍下,此时此刻正躺在他堆积如山的照相卷里。

这位布鲁克林摄影师每天都会花8到12小时在街上拍快照,并赶在被拍的人反应过来之前飞速离开。他的大量时间都花在刺探纽约客的隐私上,走到哪里他都带着相机。当阿诺德终于觉得一个人晃来晃去既古怪又孤单之后,他开始捕捉更加与众不同的瞬间,那些无法在工作室里复制的时刻。就好比比尔·坎宁安(Bill Cunningham)曾抓拍的独特街头时尚,阿诺德也等待着偶发的一刻,它可能在一天里无数次出现,而且就静静地潜伏在角落里。

1490251109512624.png视频截图

阿诺德的摄影关乎很多话题:混乱、注意力、人与人的关系,而尽管他的大部分作品都通过Instagram发布,但这些内容本身并不与这个社交平台紧密联系。所以,为什么丹尼尔·阿诺德在New York Times上被标为“Instagram摄影师”?为什么当Vogue指派他去拍摄US Open的时候,在系列后面注明出自“Instagram摄影师丹尼尔·阿诺德”?在这样一个大家都习惯去Instagram发照片的时代,“Instagram摄影师”到底意味着什么?

1490251102955306.png

阿诺德自己承认,尽管Instagram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至关重要,但他更认为自己是个街拍摄影师,而不是什么Instagram摄影师。“你可以理解我是个街拍摄影师,但这也是依情况而定的,并不是什么标签,”他在2015年接受i-D采访时说道。“我就是非常喜欢拍快照。”

“Instagram摄影师”的标签其实没那么准确。拿它做标签就好像是“你在YouTube上看了个视频讲乐福鞋可以开酒,于是你就去酒厂卖乐福鞋了,”他告诉创想计划。

1490251102436874.png

所以,当我们问他为什么大家还是叫他Instagram摄影时,他回答道“可能是人类的本能吧,每个人都是自己那出戏里的主角,没人真的愿意花时间搞清楚别人到底在干什么。如果不叫我 Instagram 摄影师,可能会叫我约翰·爱博(Johnny Eyebrows),其实也挺贴切的。”

他建议那些想要模仿其摄影风格的人们,“在超级碗的星期天中午去趟二、三线城市沃尔玛吧,保证你能在那看到最诡异奇特的人群。” 如果你不会摄影却还是想学习他那“谁都不屌”的态度,以下是阿诺德最近的短期目标:“减肥10磅,娶个有钱人,时刻保持清醒。”

在关注用社交网络艺术的视频系列“Like Art”第二集中,我们的主持人奥兹·沃伦西恩(Oz Woloshyn)向他发出挑战,看看谁能用一次性相机在纽约时代广场上排出最棒的照片。在上方观看视频。

1488838322332-13392681_1766089776967693_1953110292_n.jpe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