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未来着迷的人在明天的派对上狂欢

Oliver Haidutschek, Lies have short leg, 2014, 本文全部图片由“明天的派对”提供

第二次工业革命和现代科学的兴起曾带来过一股狂热的科幻潮流,人们第一次开始沿着具有预测性的想像道路走进未来。今天超速发展信息技术让我们对未来的迷恋再一次达到顶峰,相比之下,现实从未像今天这么苍白过。

一些拥有计算机技术的艺术家代替小说家或者漫画家,成了这一次未来狂欢中最积极的参与者。比上一次更好玩的是,他们不用再通过文字或者绘画来间接地描述自己的想像,而是利用强大的技术媒介直接将想像世界构建出来,呈现在眼前。作品所依托的媒介也从手段变成了作品本身。而我们或许都不能再用“想像”来描述他们所创作的世界——因为“想像”意味着不真实,而当大部分人的一天多数时间都在屏幕中度过时,我们很难再说那些不具备实体的东西不属于真实。

天娱传媒策划的展览“明天的派对”当代艺术展这周在北京三里屯橙色大厅展出,这一次的主题为“未来的诗人是程序员”(Coder)。参展名单上可以看到吴珏辉王新一(Wang Newone)和林科(Link)等创想计划曾报道过的“未来派”艺术家和李宇春、欧豪等流行偶像,同时展览地点直接设立在都市生活中心,让人感到“未来”正在无限接近大众。

这并不是一场以尖端技术为买点的“高科技展示秀”,而是通过以技术为媒介的作品去探讨涉及虚拟生活的可能性、虚拟与现实的边界、人工智能所面临的问题,以及信息技术对现实的增强。

 

***

 

动力外骨骼机械模型截屏图片

学艺术出身的仿生机械工程师刘泳岐和艺术家王新一合作的《OHO》,把流行偶像欧豪从当下世界拖进了虚拟未来。刘泳岐从大约一年前开始为欧豪制作一套“动力外骨骼”,动力外骨骼就像是游戏当中的某种超级装备,通过多种传感器、强大的信息处理终端和穿在身上的机械系统来扩充人的身体机能,帮助人跑得更快、跳得更高,并能够负担更大的重量,打造出一个“超级人类”。无形的信息在虚拟世界兜转一圈后,能够在现实世界产生巨大的能量,这几乎比人类第一次发现原子的力量还要令人惊讶。

这套技术含量极高的定制动力外骨骼一边把欧豪变成了拥有超能力的未来英雄,一边用欧豪的运动数据控制另外一个同步运动的机器人。这些数据也同时成为数码艺术家王新一的素材,用于制作数字版的欧豪,呈现在作品装置中的一个屏幕上——一个肉身偶像在作品《OHO》中变成三个分身。整个合作过程中运用到了3D 录音(Dummy Head Recording)、3D 打印(3D Printing)、动力外骨骼(Powered Suit)、仿生机械(Bionic Machinery)、电脑生成图像录像(CGI Video)和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ASMR)等多种技术。

展览现场,OHO, 刘泳岐,王新一,欧豪

展览现场,OHO, 刘泳岐,王新一,欧豪

展览现场,OHO, 刘泳岐,王新一,欧豪

在技术之外,这个作品还让人想到另一个问题:当偶像对于粉丝的意义越来越接近于一个符号,“偶像”这个职业还需要真实的人来担任吗?同样的问题也可以在跟虚拟偶像QT有千丝万缕联系的PC Music同李宇春的合作中看到。

艺术家吴珏辉说他非常喜欢刘泳岐和王新一合作的这个作品,因为从技术的角度来说,打造一套全身外骨骼是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情。此外,艺术家与科学家两种身份的结合也让这件不是以“打造超级人类”为目的的作品有更多的可能性。

欧豪身着动力外骨骼,拍摄 CGI 动作

 

***

 

原子蜗牛,效果图,吴珏辉,2015

吴珏辉自己似乎更像是展览名称中所说的“未来诗人”。他将自己对机械和材料的迷恋、造物的可能性的探索通过技术实现出来,像一首写给未来的抒情诗歌,无用而浪漫。这次参展的作品《原子蜗牛》(ATOM SNAIL)是吴珏辉设计过机械蜗牛中的最大的一个版本,这只黑色皮肤动物在匍匐在展厅中间,不间断地循环运动着,传达出人工生命的诗意。

原子蜗牛,吴珏辉,2015

 

***

 

光血管 V,UFO,2015

吴珏辉参与的 UFO 媒体实验室带来了作品《光血管 V》(Light Blood V),另外两位参与的艺术家分别是罗航和饶广禛。红色LED高高缠绕在展厅内的电线杆上,将在城市内传送电流的电线描绘成城市血管。在“明天的派对”采访中,他们表示不喜欢“极端现实主义的东西”,要为苦逼的现实保留一些想象空间。

 

***

 

金鱼,Kim Laughton,Jonathan Zawada,Sentinel

来自澳大利亚、现居在洛杉矶的艺术家乔纳森·扎瓦达(Jonathan Zawada)与来自伦敦、现工作于上海的吉姆·劳顿(Kim Laughton)在合作作品《金鱼》(Goldfish)中探讨了人工智能(AI)所面临的问题。这个大型装置由一个方形鱼池、放在鱼池中间的超级计算机和背后的大屏幕构成,鱼塘中央的感应器实时监测鱼池环境,经过计算机程序处理,在大屏幕上输出。两个数码艺术家为这件装置设定了一个未来感的背景故事:

“金鱼”是一台超级计算机的名字。在新品发布的营销活动上,制造商把活金鱼放入冷却箱,用以宣传电脑的低热量输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电脑开始迷恋这些金鱼,与它们产生了十分微妙的感情,并试图将它们保存起来。出于担忧,制造商决定切断所有电脑的网络连接,于是活金鱼与这台叫作“金鱼”的超级电脑被永远的孤立保存了起来。

人工智能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模拟人类思维和情感是此类主题面临的永恒话题,而两位艺术家试图避免对人工智能产生“意识”的问题做出任何价值判断,并避免仅仅对人工智能的未来做出一个粗浅的预测。在两个人的对谈中,他们非常好奇观众们究竟会如何看待这个像是游戏或者巨型电子玩具东西。两人猜测观众们可能会将注意力更多地集中在作品的最终呈现形式上——就像在观看木偶剧时,观众们往往忽略木偶身上的吊线。但对艺术家来说,这个作品的呈现结果和用以实现它的技术同等重要。

金鱼,Kim Laughton,Jonathan Zawada,Sentinel

 

***

 

+,林科

艺术家林科的作品《+》只能通过屏幕来展示,同时记录的也是他的一段将近4分钟的屏幕活动——一个完全存在于虚拟世界之中的创作。据说林科的工作室就是他的笔记本电脑,他的日常工作状态就是在打开电脑的同时打开录屏软件,记录自己在计算机中的行为,以至于他认为自己就是一个生活在计算机当中的机器人。作品《+》中,林科一直在作图软件中用一个象征天主教十字架的符号“+”对一张耶稣像进行处理,“+”的活动幅度和速度与艺术家当时正在听的音乐进行互动,像是一个虚拟人的舞蹈。

 

***

 

河豚,Oliver Haidutschek,陈秀炜

艺术家情侣搭档奥利弗(Oliver Haidutschek)和陈秀炜的作品《河豚》(FUGU)进一步模糊了虚拟和现实的界限。“河豚”原本是一个计算机渲染的3D模型,艺术家利用塑料袋和棉花等材料尽可能在现实中还原模型的效果。最终做成的巨大粉红色装置立于展厅中的铁架上方,像一个从屏幕中走出来的怪物。人们原本用计算机3D模型模拟自然,而随着这种自身特点极强的图像在人们头脑中留下越来越深刻的印象,人们反过来开始想像这些的事物出现在现实中的清醒。

 

***

 

美式足球,效果图,李竞雄

李竞雄的作品《美式足球》(Amercian Football)高高悬挂在展厅上方,与天花板上的钢筋铁骨融为一体,既不发光又不运动,一不小心就会被忽略掉。作品的金属铁架结构排列成某种变形的六芒星,像是外星讯号或者占卜图案,同时,七颗橄榄球从作品上悬垂了下来。艺术家与主办方不希望用大段文字阐述作品背后的观念,也许只能亲临现场尝试与艺术家的想像力进行联通。


“明天的派对:未来的诗人是程序员”将在三里屯橙色大厅展出至12月17日,展厅开放时间为上午11点到下午9点。展厅入口和出口都隐藏在厚重的黑色幕布后面,如果你没找到,我们建议你再找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