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珏辉想知道如果我们的眼球掉出来会怎样

'

 

《离线眼球》视频截图,全部影像及图片均由艺术家提供。

视觉是一种非常个人化的体验。换句话说,依靠人类的先天配置,没有任何两个人能同时看到完全相同的世界。这一部分是因为眼睛和身体物理关系。眼睛作为一个人体器官,永远只能以特定的角度附着在身体上,因此也只能出现在身体所出现的位置。但反过来说,由于两者之间这种紧密的联系,身体也相当于被绑定在眼睛之上,它百分之百依靠目之所见来判断自身之所在。

假如人类眼球像计算机外设一样可以从身体上取下来,成为一个与身体 “无线” 相连的外派器官,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它会不会用自己捕捉到的影像去主宰整个身体的感知?人类对世界和自身的认识会不会因此发生改变?

离线眼球(offline eye),吴珏辉

看完吴珏辉《器官计划》(Organs Project)的项目之一《离线眼球》(Offline Eye)的视频(上方),我一点点陷入到了这些让人发狂的问题当中。“离线眼球” 是一个眼镜一样的视频装置,上面吸附着一个内置摄像头的3D打印眼球。每隔30秒,眼球自动脱落,滚到不知何处,但眼球的视觉并未消失,而是通过 wifi 信号将 “看” 到的画面传递给视觉装置的佩带者。

假如眼球去哪身体就去哪,随着眼球可能 “被冲进抽水马桶、从高空坠下、被宠物叼走”,那么相应地佩带者就可能获得进入下水道、坠楼触地和其他不可预知的体验。你甚至可以把眼球拿在手中转向自己,看看自己身处世界当中的样子。

“离线眼球”装置,正面

“离线眼球” 装置,背面

“离线眼球” 装置,眼球

《离线眼球》项目去年获得了 “TASML | Carroll Fletcher 艺术家 Eyebeam 驻留奖”,并刚刚参加了中央美术学院主办的 “CAFAM 未来展”。在纽约驻留期间,吴珏辉到街头随机寻找路人,请他们带上这套定制的视觉装置。从时代广场的 “超级英雄” 到街头咖啡店的就餐者,各种各样的人在不同的情景中体验了眼球脱落。眼球掉进了垃圾桶、餐盘和雪地当中,还被地铁保洁人员扫进了簸箕。

《离线眼球》视频截图

《离线眼球》视频截图

《离线眼球》视频截图

吴珏辉在项目介绍中说,脱落的眼球也许可以重新定义了 “看” 的意义,让 “离线器官在身体之外反馈陌生的视觉经验”。

《离线眼球》作为吴珏辉《器官计划》的一部分,同其他两个项目《延时/USB器官》和《鸟嘴/蓝牙器官》一起探讨技术基因对肉体器官的干涉和再造,让参与者获得他人视角观察自己的独特体验。吴珏辉对我说,他还会继续进行这个项目不同的变体。

吴珏辉《离线眼球》在 EYEBEAM 驻留项目及 Annual Showcase 2014 年度展现场

吴珏辉《离线眼球》在 CAFAM 未来展现场

“离线眼球” 在纽约活动地图

 

下方是更多《离线眼球》的屏幕截图:

 

在 这里 了解吴珏辉的《器官计划》和《离线眼球》项目,在 吴珏辉的个人网站 了解更多前沿技术参与的艺术项目。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