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扬在《妄想曼陀罗》中化身无性人探索脑科学与宗教

视频截图

如何把“无性”人融入到深部脑刺激、解剖、死亡、宗教和符号等主题当中?对于上海的新媒体艺术家陆扬来说,这可能不是问题。她曾经利用3D打印技术设计过“癌细胞首饰”,并创作了名为 “子宫战士”(Uterus Man)的超级英雄,一定能把这些主题全部联系起来,形成一个多多少少还算条理清晰的整体。

在最新作品《妄想曼陀罗》(Delusional Mandala)视频中,陆扬尝试以科学和宗教的方式,透过科技,即3D动画的镜头来探索意识世界。这是一段光怪陆离又令人着迷的视频,作者运用3D扫描技术,对视觉材料广泛进行软件处理,创造出的作品仿佛是混合了解剖学、神经科学、宗教的关于“酸”的虚构课程。

陆扬正在接受3D扫描

陆扬为什么要用一个数字模拟的无性人作为她的化身?她说这是她向往但却无法在现实中拥有的完美身体。

她说:“我想仅仅做一个人类,没有性别之分,因为我们在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无法选择自己的性别。用那么多标签将所有事物区别开来是很奇怪的。”

陆扬的3D扫描数据

视频延续了陆扬的超现实主义色彩,但舍弃了她一贯的动漫元素,就像来自未来中国的名人电视促销节目。经过重新创造的虚拟陆扬形象,不是在跳各种有趣的舞蹈,就是在中国电子流行乐之类的各种刺激下翻滚、变形。看起来,这可能像是对艺术家 LaTurbo Avedon 作品的模仿,但其中并没有那么多新媒体艺术的矫揉造作,更多的影响反而可能来自创作短片《橡皮约翰尼》(Rubber Johnny)时期的克里斯·康宁汉(Chris Cunningham)。不过正如前文所暗示的,《妄想曼陀罗》(Delusional Mandala)的重点在于图象背后的想法。

陆扬的作品《陆扬妄想曼陀罗》(LuYang Delusional Mandala)

陆扬告诉创想计划说:“我一直对脑科学和宗教有浓厚的兴趣,比如我在2011年的一个作品《忿怒金刚核》(Wrathful King Kong Core)。它让我思考意识在哪里,我们的身体由什么控制。因此在新作品中,我将科学和宗教相结合,通过两种不同的方式思考同一个问题。”

陆扬说《妄想曼陀罗》(Delusional Mandala)囊括了众多脑科学元素:深部脑刺激,控制诸如恐惧、愉悦、性和支配等本能和情绪的大脑边缘系统,被梅奥诊所描述为“刺激大脑神经细胞以改善抑郁症状”的经颅磁刺激。最重要的是,陆扬从科学的角度探讨了脑死亡问题。视频的宗教特征主要是通过藏传佛教、真言宗、基督教、泰国降头术和不净观的符号来体现的。

陆扬的无性人化身逐渐成形。

也许正是由于各种脑科学与宗教输入信息的碰撞,导致陆扬的无性人化身在整个视频里一直处于失控状态,也可以说是输入过载或信息过载。在这些力量的影响下,人除了陷入妄想之中,疯狂扭动(或者跳舞?)之外,还能做什么呢?正如陆扬引用的一句佛教经文所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陆扬解释说,《妄想曼陀罗》(Delusional Mandala)还探讨了如何控制物理思想,并刺激它成为更“完美的大脑”的问题。陆扬在视频中想象了不只一种,而是很多种用于改变大脑的深部脑刺激导管和针头。对她来说,成果类似于“圣光”和“其他宗教中的光轮”(光环或发光云),应当引导观众思考人和神的区别是否已经存在于我们的大脑中。除此之外,陆扬说视频也应该让观众想到其他问题,从而让他们思考人生的虚妄。

陆扬漂浮的头颅和腐烂的器官

陆扬对死亡又有什么想法呢?在《妄想曼陀罗》(Delusional Mandala)中,她想象自己已经死去,想象她的器官将变得多么“丑陋和恶心”。她体现这一想象的方式是让化身的头颅连着腐烂的器官漂浮在空中。

陆扬说:“我思考的是,如果意识是物质的,是我们物质身体的一部分,那么它如何能被摧毁呢?接着我想象自己死后,我的葬礼会是什么样子。我采用了一个多媒体灵车,你可以把自己的遗照做成动态的形式,并让一行文字在上面循环滚动。”

舞动的化身

她补充说:“我放在上面的文字出自《法句譬喻经》,图象中我用的是中文,但在这里我可以用英文解释它的含义:‘常有的也都会失去,在高处的也必定会坠落,相聚的也终将离别,活着的终究会死去。’”

陆扬说,《妄想曼陀罗》(Delusional Mandala)是一个探索科学、技术、宗教的大型长期项目的一部分。第一作《移动神佛》(Moving God)眼下正于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Venice Biennale)上展出。第二作便是《妄想曼陀罗》(Delusional Mandala),相关工作目前仍在进行中。

 

在 陆扬的个人网站 上浏览更多作品。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