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部科幻短片想象了未来亚文化参与者与城市的对抗

 1492502023531079.jpeg《城市看不见的地方》(Where the City Can't See)截图,本文全部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建筑师在进行建筑设计时当然会对未来有所设想,但很少有人会像科幻作者那样构思一个故事 。而怀疑论者建筑师和电影人利亚姆·杨(Liam Young)就是这么做的,他以科幻故事和电影为手段,探索新技术对城市的影响 。他的新展“新罗曼史”(New Romance)目前正在哥伦比亚大学的亚瑟·罗斯(Arthur Ross)建筑画廊展出,包含三部和爱情有关的影像作品,分别采用了无人机、LIDAR捕捉(激光扫描)技术,还有一部用到了渲染农场(render farm)里的数字碎片。这几部短片对新技术的怀疑和讽刺颇有英剧《黑镜》的反乌托邦味道,共属杨的“幻想现实”(visionary present)项目,他在这个项目中推测现有的和发展中的技术将如何重塑城市、文化和居民。 

“以科幻为工具审视都市形态和全球的技术崛起,可能是一种很有力的手段,我对此很感兴趣,”杨对创想计划说。“我们试图围绕例如无人机等新技术来探索新文化 。”

1492502023206775.jpg《机器人天空》(Robot Skies)截图

 “媒体谈到无人机时,不是跟军事战争有感,就是和隐私有关,”杨说。“但当无人机有一天像鸽子一样无处不在时,我们就会发现它们的新用途,无人机就会成为一种文化物品,被应用到意想不到的情景中。”

Robot Skies,预告

这三部影像都受到科幻作家威廉姆·吉布森那句名言的启发——“一切事物自会在街头找到自己的用途”。《机器人天空》(The Robot Sky)中的主角是一对恋爱中的年轻人,当其中一个被所在的地区政府逮捕后,他们侵入了一架无人机用来传递信息。杨和他的合作伙伴、科幻作者蒂姆·莫汉(Tim Maughan)想象, 这两个年轻人受到黑客和涂鸦文化的启发,赋予了无人机新用途。在影片开篇场景中,可以看到一架被人画上了涂鸦标签监控无人机,和画着两个年轻的私人图案的飞机在空中共舞。

1492502023329524.jpg《机器人天空》(Robot Skies)截图

 在展览中的第二个短片《城市看不见的地方》(Where the City Can't See)之中,黑客的戏份更多。整部电影用LIDAR镭射扫描仪完成,这种技术目前的主要用途是为无人驾驶汽车导航,将很快应用于制作城市地图和代替监控摄像头。短片设定在假想的“底特律经济特区”(Detroit Economic Zone,DEZ)中,主角是生活在持续不断的LIDAR监控之下的两个年轻的汽车厂工人。作为地下锐舞文化的参与者,两人在片中披着干扰 LIDAR信号的帽衫寻找监控之外的角落。

Where the city can't see,预告

“人们参加地下锐舞派对,是因为他们知道那是一个警察到达不了的地方,你可以调大音量,嗑药跳舞,”杨说。但是,在一个被强大的监控网络所笼罩的城市里,一切都逃不过无人驾驶汽车的眼睛,你到哪找那些让你为所欲为的例外空间呢?我们在探索锐舞亚文化如何学会黑客攻击智能城市科技,为派对寻找地点。

1492502023584910.jpeg《城市看不见的地方》(Where the City Can't See)截图 

杨甚至和一个老派风格的底特律DJ合作了短片的配乐。他说,贝斯的低音实际上干扰了LIDAR 扫描仪,杨就顺便利用了这一点,让锐舞者在电影结束时消失在静电云中。 

而杨最新的一部混合现实电影,《渲染地》(Renderlands)就没那么令人振奋了。短片讲述了位于印度的渲染农场(render farm,一种集群计算机系统)中,一个3D建模者的生活。他长时间地被困在工作之中,依靠想象虚拟世界中他和梦中女孩的生活而捱日子。为了创作这部短片,杨搜集了许多被丢弃的电影视觉特效模型和硬盘上的3D游戏素材,用他的话说,这些是生产废料的残留。

1492502023805798.jpg《渲染地》(Renderlands)截图

“《渲染地》讲的是在网络环境下发展起来的外包形式的工作。将洛杉矶的工作室(也是我所在的地方)同连印度的渲染农场及动画工作室链接在一起,”杨说。“那些工人整个一生都在这些永远无法企及的想象中世界里度过,这意味着什么?这会怎样塑造他们的梦想、希望以及他们对西方的想象?”

杨希望能第一次关注到这些工人和他们的梦想。工人们所隐遁的VR世界,是某种理想化的、乌托邦版的加州,拥有金色的夕阳,阳刚的大汽车和街边的美式餐馆,当然也少不了金发美女。所有的这些,都是片中角色和真正的渲染农场工人每天在做的东西,但他们永远都无法在真实生活中见到这个景象。

1492502023112885.jpeg《渲染地》(Renderlands)截图

  “所有的这些技术都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解决不了城市的问题,也解决不了我们自己的问题,”杨说。“技术所能做的,就是进一步加剧已有的矛盾。这些技术的其中任何一种,都足以创造出超凡的乌托邦时刻,将所有人团结在一起,同时也可以被用来推翻选举、盗取信用卡信息,或者诱骗女童。”

 “一个城市不是一个人,而是很多人,”他说,“是富人也是穷人,是有可能处处行善做好事的人,也是有可能随时惹麻烦的人。无论何时,我们想象设计城市和开发技术,都需要想到这些技术一旦实现所能带来的从好到坏的所有可能。”

Vimeo 上查看更多利亚姆·杨(Liam Young)的作品。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