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潇用“附近的人”功能创建了一个中国互联网图像档案

媚潇收集的照片,“男人”主题。除特别注明外,本文图片全部由媚潇(Michelle Proksell)提供,图片发布时人物面部都经过模糊处理

在我自己的微信使用历史中,我只打开过一次“附近的人”:看着跟你共处方圆1000米范围内的那些真假难辨的头像、奇特的昵称和个性签名,感觉自己正和这个世界上最孤独漂泊的都市灵魂们捆绑在一起,令人绝望。之后我就把这个功能给停用了。

而作为一个来自美国的艺术家,媚潇(Michelle Proksell)显然没有我这么强的代入感。她是 BYOB 北京和上海的策展人之一,曾经在Facebook 上经营过一个虚拟身份,但在过去的两年多以来,她每天都会做的事是打开“附近的人”,翻看周围这些虚拟人的头像和相册,并把图片保存下来。然后,媚潇会按照一个主题或者地域,从中选出一些照片贴在自己的朋友圈。开始我以为这只是随机的行为,后来才意识到她已经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朋友圈”图片库,她将之命名为“中国网络档案”(Chinternet Archive)。

媚潇在朋友圈贴出的“手”的主题

从虚拟身份到真实生活,“朋友圈”处在二者的结合点,可能没有什么比它更能反映此时此刻的中国社会了。连续超过两年的观察和若即若离的“外来者”视角,让她注意到从朋友圈照片到日常所见的一种连贯的美学特征,微信从社交工具到“微商”平台的转变,以及网络迷因的传播力量。最近我们联系上媚潇,跟她聊了聊她建立中国互联网档案的初衷,中国当地网络的便捷性,她为什么认为虚拟现实时代会最先在中国到来,以及这个项目带给她的启发。

创想计划:你是一名艺术家和策展人,可以介绍一下你的创作方向吗?

媚潇:我是学摄影出身的,但过去几年我做的更多的是表演、数字艺术,策展。因为我更喜欢合作项目,像 BYOB 这样的,我喜欢艺术家团体,这些是我在中国最想做的。我总是跟图像、数字、网络内容打交道,还有人与科技,这是我最感兴趣的,因为科技是不可避免的,通过各种方式,它已经成了我们身份的一部分。

你是怎么开始“中国网络档案”(Chinternet Archive)这个项目的?最初的目的是什么?

最早是从我的研究伙伴那儿开始的,他是一个数字人类学家,研究中国互联网,比如说互联网上迷因(Meme)的传播、数字人工品(artefact)等等,后者指的是那些数字图像、gif 动画、视频等。他还研究这些数字人工品的物理化,也就是所谓“后网络时代”的体验。是他第一次把中国互联网介绍给我的,因为他知道我跟这里很多艺术家有联系,并且跟一些有技术背景的艺术家比较熟悉,我自己也算是有这个背景的。

最开始,我们感兴趣的就是自拍,尤其最近几年自拍简直发展成了一件大事。所以,中国网络档案是从自拍开始的,我们想看看中国自拍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女人”主题

从一开始你就在使用“附近的人”功能了吗?

对,开始是专门为了收集自拍照片。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人们在用它做生意。比如说旅行社发布旅行团信息、整形美容医院的护士和工作人员用它联系周围的女性。当然还有更多约会和约炮的行为。

我做这些已经两年多了,我看到了它的发展过程,人们在这段时间里变得更有创造性。这个平台里真是有看不完的东西。

“口罩”主题,图片提供:媚潇,拼图:本文作者

有时你会发九宫格的“婚礼”“生日”“口罩”等等这样同一主题的照片,你是怎么收集到这些相似的照片的?

因为我已经做了两年了,有数量庞大的图片库,我从中选择一些主题并挑选照片。而选择什么主题来自我的观察,我会注意到人们在朋友圈发照片的趋势。

我最近在德国汉堡做了一个关于微信图像美学的讲座,我特别感兴趣的是人们“手拿东西”的照片。如果你去看这大量的图片,感觉就像虚拟现实(VR)的开端,因为它使用了一种沉浸式视角。从此这里出发,再想想手机在多大程度上融入了每个人的生活:网上身份的比重同他们的现实生活基本上不相上下。这时候你就会觉得,虚拟现实成为了一件很容易实现的事情,中国社会也许会别的社会更早迎来虚拟现实时代。

媚潇在朋友圈贴出的“手拿东西”的主题,这种“沉浸式”视角让媚潇看到了虚拟现实时代的开端

为什么会这样?

中国在网络应用方面是非常领先的,它让网络融入了中国人的生活的每一部分。而通过微信这个平台,你只要一只手就能够完成所有的事,几乎把你整个生活都系之于一个app 上。各种各样的公司、组织、产业,他们都能够使用同一个平台。

但是我们的网络非常糟糕啊。

如果我们只讨论当地的网络,那它其实是很容易获得的,也是非常稳定的。你不管走到哪儿都有wifi,甚至小卖部也有,到处都有。而到了偏远的地方,你起码还有3G、4G网络。此外,这里基本上人人都有智能手机,中国本土的智能手机现在非常便宜,所以即便是低收入的家庭也能够负担一部智能手机。

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智能手机成为了接触网络的第一渠道,这同西方的网络历史很不一样。在西方,我们这种年龄的人首次接受网络肯定是通过计算机,使用缓慢的拨号上网。所以,你可以想像一下,这些因素如何影响人们对网络的期待:许多中国人通过移动设备接触网络,他们自然希望网络又快又好、无处不在。今年冬天在德国的时候,我就发现公共场所根本没有wifi网络,可能只有咖啡馆除外。

那么根据你的观察,你觉得线上的中国和线下的中国有什么不同?

我觉得两者相互联系,相互影响,无缝衔接。举个例子,在我收集到的图片里,很多都用美图秀秀编辑过,加了各种东西,让图像变得非常疯狂。而这种毫无章法的画面完全跟你在真实生活中的所见一致:比如胡同里的大妈们,她们穿着撞色的衣服,上半身布满一种的花朵,下半身布满另一种的花朵,然后牵着一只头发染成紫色的狗。这种美学特征对我来说很像是数字化的图像。再比如,如果你走近老北京胡同里,会看到房间的墙上贴着各种纸,包装纸、报纸等等,是各种图像、材质和纹理大集合。所以我说线上线下的生活是无缝衔接的,这是一个美学特征上的例子。

“美图秀秀”美学图片,图片提供:媚潇,拼图:本文作者

再比如人们的互动方式:你在朋友的群聊中开了一个玩笑,然后你们一起出去吃饭,又继续开着这个玩笑。两者感觉上是一回事。

你在选择贴出照片的时候会考虑哪些因素?

我会观察照片的趋势,注意有那些经常出现的东西,照片的美学特征,人们的行为,大家使用这个平台的目的,图片中的物品,它们所代表的事物,等等,这可以成为当代中国的一个反映。然后,我也在按照某个概念来组织这些图像,比如“婚礼”、“爱”、“节日”。尤其是对西方节日的借用,这个在中国总是很有趣的一件事。这些东西代表了中国历史上这个特别的时间段,这一刻人们怎么在网上表现自己。

但是里面也有全世界共通的事物,比如,每个文化里都有婚姻、爱、食物和自拍等等。我也会选择普遍的事物,然后组织筛选,只是会侧重展示它们在中国文化中特别的一面。

"心"主题,图片提供:媚潇,拼图:本文作者

除了朋友圈,你还在其它地方分享你的图像收藏吗?你的微信好友以外的人是不是没办法看到你的这些收集?

我把它们放在微信上,是因为我想让这些照片回到它的语境之内。你知道,很多国外媒体热衷于展示中国有多奇怪,但实际上一点也不奇怪,这就是真实的日常。可如果你剥离了这些东西的背景,它们就会显得奇怪了。出现在在微信上就保留了原来的语境,每一个用过微信的人都明白。如果你觉得有趣,也时常因为你在真实生活中经历过这些,而不是因为这是你从来没见过的东西。

另外,朋友圈只有朋友能看,这也是微信的一种体验,它不是微博,它有一个小圈子,唯一一个开放的渠道就是“附近的人”,让你可以跟更多人产生联系。

媚潇在朋友圈贴出的“喝”的主题

你会用这些图像进行二次创作吗?

会的。我也经常用美图秀秀重新编辑这些图像,创造新的画面,像是某种画面的虚拟化。有些收集到的图像在美学上非常棒,是很有意思的素材,跟我从西方网络中能找到的很不一样,我会使用编辑工具进行挪用。

我还想做很多别的事,比如出版一本书,围绕某种美学特征的视觉记录。

媚潇用“中国网络档案”中的素材二次创造的图像

两年之内,你有没有观察到什么变化?

有非常大的变化。刚开始我想跟这些附近的人交流,问问他们为什么自拍等等这样的问题。最初“附近的人”里面几乎没有女性,即便有她也不会回复你,只有男人愿意跟我说话。而大概从2015年1月开始,女性的数量一下子增加了好多,愿意跟我说话的女人也多了起来,但是她们其实都想推销东西。这就是强大的电子商务。尤其是去年,用微信做电子商务的,尤其是用“附近的人”功能卖东西的、寻找客户或商机的,一年增加了可能不止10倍,这非常惊人,微信从社交工具变成了生意工具。

那聊一聊你在微信朋友圈的传播力量吧。

这两年内我见到的传播最快的事件绝对是优衣库事件。第一天晚上我看到有人说什么优衣库的时候我根本没在意,结果第二天8点朋友圈突然被刷屏,10点钟图片迷因开始疯狂传播,到了下午你、,你就可以买到这样的T恤了,而且是真实存在的T恤,真的能买。整个事件在24小时之内持续发展,然后第二天就没人再提了。太疯狂了,我在美国和其他国家从来没见过这种事。我觉得一部分是由于这个事件的内容,一部分也是因为优衣库是一个日本公司,再加上主角都是年轻人,以及每个人都有手机。至今我在档案里还会看到人们在三里屯优衣库前的自拍。

另外一个就是北京的彩虹,连续雾霾的天气里突然出现彩虹,所有当地人都在发照片,也同样产生了迷因图像。

“Uniqlo”主题,图片提供:媚潇,拼图:本文作者

这个项目有没有带给你什么其它的创作启发?

有启发,但其实是启发我走向了另一个生活方向。微信和真实生活的接触让我开始对人类与科技的交互产生浓厚兴趣,人们的身份和微信、或者说是手机设备捆绑在一起,我们正在走向越来越虚拟的体验。所以。我下一步打算去读研究生,学习人文科技(Human Technology)和文化交互。

这个项目让我离开艺术、更多地进入科技领域。我想去了解人们的行为模式、身份认同以及同科技的关系。因为科技是不会远离我们的,它的戏份只会越来越多,我们需要学习如何平衡虚拟和现实的体验。这一种启发也是够奇怪的。

谢谢你,媚潇。

 

下拉页面浏览更多媚潇的“中国网络档案”(Chinternet Archive)图片:

 

 

搞笑的图,图片提供:媚潇,拼图:本文作者

画笔,图片提供:媚潇,拼图:本文作者

静物,图片提供:媚潇,拼图:本文作者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