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见见这本坚持了17年的 CULT 经典独立杂志和他背后的作者

《Truckface》合集封面,《别担心:Truckface 合集第二辑》,作者 LB。图片由 LB 提供

从艺术书到漫画 Zine 再到政治小册子,一本 Zine 可以被做成千奇百怪的形式,但是其中最能触动人心的肯定是“私志”(perzine),也就一种个人化的 Zine:作者把自己的生活时光记录下来,做成一个有实体的存在,可供传阅和分享。有意思的是,这种个人化的 Zine 本身就带有一个矛盾,它既是完全私人的,又要在人群中传阅。很少能有一本“私志”能像《Truckface》这样如此个人化,又同时能对于地下文化景象有如此深远的影响。由 LB 创作的《Truckface》按照时间顺序记录了他高中以来生活时光,在一次难得的访谈机会里,LB 跟创想计划聊了聊《Truckface》的历史,他年纪轻轻就创作公开作品的想法,和他目前的状况。

《Truckface》第14 期封面及封底,LB 制作,图片由文章作者拍摄

创想计划:《Truckface》这个点子从哪儿来的?

LB:我从高中的时候开始做《Truckface》,是一些主要关注女性主义和行动主义的小杂志。我刚开始做 Zine 的时候,感觉非常特别和私密。当时我觉得只有Zine这种方式能让我打破芝加哥男性气息超载的朋克场景,或者说也是跟他们取得沟通的一种方法。对我来说,跟人沟通,讨论我们所经历过的性别歧视、不公和虐待是一种存活下去的方法。

Truckface 已经变成了 Zine 界的 cult 经典,而身在其中的你有这样的体会吗?

我绝对没有这种感觉。现在制作 Zine 可以是一件非常孤立的事,你从头到尾都一手操办,花好几个小时编辑、花好几个小时粘贴制作层次、再花好几个小时复印裁剪和装订。就算它在 Zine 界被人了解了,能读到它的人还是十分稀少,因为本来就没多少人会去读 Zine。Zine 是一个人完成的,大部分Zine的作者都是些非常容易害羞和尴尬的人。

能聊聊 Truckface 的风格和内容吗?

《Truckface》是一本文字内容很多的 Zine,插图只有一些我的画和二次创作的学生作品。我试着用画面来分割内容,好让读者在密集的阅读中获得一些喘息的时间。我一直在努力唤起读者对公共教育状况的注意,看看其崩坏如何导致了这个国家持续发生的阶级歧视、种族歧视、种族隔离、城市绅士化和对体能和智力弱势群体的歧视。

Truckface 第 10 期和第 8 期封面,照片由文章作者拍摄

你怎么看你过去的作品?会引起你的怀旧情绪吗?你会觉得发怵吗?

诶呀!有些过去的作品真是令人尴尬啊。我那时候特别能喝酒,在里面写了太多的个人信息。我有的时候重新拿起以前的 Zine 来看,忍不住想说“他妈的,这是我写的吗?”唉,现在我长大一些了,这个题目让我有点犯怵。我起这个名字的时候才17岁,17年后的现在,我还在这儿跟它较劲儿呢。臭小子 LB,我真谢谢你。

你会不会觉得你在年轻的时候就把自己推上了一个半公共的舞台?

是的,我年轻的时候主要就是想诚实地写作。我写我自己真是写得太多太多了,我当时觉得这种脆弱性把我变成了一个强大的作者。我那时候不在乎人们有没有把我当成一个混乱的糊涂蛋,因为我知道我那时候就是一个糊涂蛋。人越长大就越想假装沉着淡定,尽管你其实还他妈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Truckface》第 8 期内页,作者LB,照片由文章作者拍摄

你现在在干什么呢?还在做 Zine 吗?

现在,我的芝加哥公立学校教师生涯已经进入第九年了。我他妈都老成一坨屎了。我也画很多画,在一个女性主义酷儿乐队当鼓手。我还在做 Zine,或者说至少我正在为一本新的 Zine 而拖延着。我的工作用掉了我太多的精力和时间,写作变得越来越难了。同时,芝加哥公共学校的预算削减、领导层腐化和肮脏的工作环境都变得越来越糟糕。我真不知道怎么调整这些状况,才能不让自己变得太抑郁。但是,嘿,我们的城市里能发生这种事也太他妈令人沮丧了!我的目标是这个夏天做完我的《Truckface》第18期,但同时我还在画画,并努力让自己在紧张的一学期结束后稍微放松一下。没事儿,我会做的,我知道要想发布的话我必须得做完。

《Truckface》合集封面,《别担心:Truckface合集第二辑》,作者 LB。图片由 LB 提供

要想读读 LB 的书、购买 Truckface 合集第一辑第二辑,去看看牛逼的出版社 Mend My Dress Press 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