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混乱”的群展为行进中的当代艺术截了一张图

正在长征空间进行中的展览“原地前进”的标题似乎昭示着某种困境或矛盾的状态。到现在仍在山上推动巨石的西西弗斯比谁都了解看似在前进实则困在原地的尴尬,而孙子兵法和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则告诉我们要懂得以退为进,一切不过都是策略。策展人岳鸿飞(Robin Peckham)用这样一个词来形容他对当下艺术行业的观察与理解,似乎有点希冀,也有点忧心。 

1489552740655459.jpeg展览现场,本文全部图片由长征空间和艺术家提供

当“颜值变现”和“注意力经济学”在无声无息地改变着我们普通人的生活方式和对世界的理解时,消费主义的特征也不可避免地侵袭着当代艺术行业(尽管这里不断生产着让我们“看不懂”的作品,但它本质上可能从来都不是远离尘嚣的象牙塔)。对资本趋之如骛的市场、一个艺博会接一个双年展的疲惫和人们若有似无的对成功的渴望组织起一场似乎没有尽头的追逐竞技。艺术家们早已不能再按常理出牌,可谁也不想一不小心就被清出游戏场。这是我对措辞非常学术的展览前言所产生的一知半解。

在展览现场,我感到多件作品在同时发声,它们要么出自当代艺术界中流砥柱的艺术家之手,要么是青年翘楚之作。几乎每件作品的的个性都不输于另一件,气场互相侵扰。这场群览不是那种靠线索和秩序组织成的和谐乐章,但混乱之中似乎饱含能量。

1489552741121871.jpgCOME INSIDE(麦影彤+黄嘉瀛),《爱之午餐肉》,2017,移动APP,展销台,海报展架

在长征空间的门口,我遇到的第一件作品是香港年轻艺术家COME INSIDE(麦影彤&黄嘉瀛)带来的《爱之午餐肉》。两位女孩一身街头促销员打扮,热心地引领我下载一款风格粉嫩的app,只要转账就能得到一条推送消息,内容是开心的或哀伤的随你选择。请注意,是一条只推送给你的消息,相比于那些你永远跟不上其更新速度的鸡汤公众号,它可真是贴心。不过讽刺的是,苹果系统对app审核之严格让我的下载过程变得极为复杂,只好忧伤地离开。

WechatIMG70.jpeg展览现场,Asian Dope Boys

Asian Dope Boys(陈天灼&喻晗)的海报和照片占据着走廊的墙壁和地面,这些放大到只能感受细节无法把握整体的图像毫不客气地侵略着我的眼睛。在走廊的一角,上海艺术书分享空间 Closing Ceremony(由Same Paper创立)用几件器械搭建起一个迷你健身房,在这里展示了他们出版过的九本书籍。从这些书中我几乎无法辨认出艺术家的任何个人背景,在这个沟通零障碍的时代,志同道合者凭审美喜好互相辨认,而国籍、语言、信仰和文化背景都不再重要,也许这正是真·全球化的实现方式。

尉洪磊,《在路上》,2016,双通道彩色有声高清录像,16’00’’  

我在一间小黑屋里观看了尉洪磊的短片《在路上》,占据了一面墙双屏录像里循环播放着汽车驰骋于沙漠上的颠簸、引擎生产线的工作流程、高空跳伞和原始部落的舞蹈等,配合着躁动的音乐覆盖在这些源自网络的素材画面之上的是观念艺术家劳伦斯·韦纳(Lawrence Weiner)的《Blue Moon Over》中的词句。我不太清楚作者的具体用意,不过这些冷静的话语与神秘指示符号和具有强烈“后网络”风格的画面似乎形成了某种对比。这间放映室是走进大展厅的必经之路,这件作品以作为整个展览序章的方式呼应着策展人的前言——一直在路上,一直在寻找方向和永无止境的疲惫。

大展厅里的作品,刘韡的《无题》是一组钉在旧木板上的牛皮。粗粝的质感和丰富的肌理,甚至空气中若有似无的牛皮气味共同营造的感觉与前面那几位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形成了鲜明对比。其中某种属于70年代直男艺术家们所特有的对物质材料的迷恋,也把我们从虚拟世界和图像的海洋中拉回到了日常生活,一种带着北京的糙劲的日常生活。

ZG 17-04.jpg赵刚,《火》,2016,布面油画,220 x 260 cm

比刘韡更加年长的赵刚也许代表更传统的“势力”。本次展出的三张赵刚油画作品全神贯注于日常事物:简单的花束、北方冬天取暖的火炉和我奶奶家会有的那种长在棕色紫砂花盆里的兰草。在这些谈不上美但一丝不苟的作品中,赵刚沉迷于某些属于绘画内部的微妙问题的探讨。也许对他来说,原地不动就是最好的前进方式——一种不言而喻的淡定。

1489552742408318.jpg高露迪,《四个圆》,2016,布面丙烯,150 x 120 cm

有趣的是,紧挨着赵刚作品的是90后画家高露迪的抽象作品。带有建筑感和装饰感的画面和鲜艳招摇的色彩似乎在暗示着画面并不重要,画面背后的陌生观念则以一种冷峻而聪明的面貌在若有似无地向我招手。

麦特·侯普《不能承受之轻》,2016,钢,铝,尼龙,金属组件,930 x 150 x 100 cm   

展览现场,山河跳!(黄山、黄河)的塔罗牌占卜区域

麦特·侯普(Matt Hope)痴迷于用成百上千个小圆洞将工字钢梁“腐蚀”断裂后的美学;张新军用绿色的帆布将一截内部被虫蛀的树干放大制成面貌奇特的帐篷;山河跳!(黄山+黄河)的占卜摊位用中国风水和成语大全为每位观者解读塔罗牌,成为整个现场最荒诞不经的怪力乱神。让我唯一感到宁静之美的作品是约翰·杰勒德(John Gerrard)录像中两团分别漂在哈德逊河和泰晤士河上的浮油。水面的微波折射着岸上斑驳的风景,也让浮油展现出五彩缤纷的形态。它很让人痴迷,但却是超现实数字模拟技术渲染出来的以假乱真的幻象……

1489552741522453.jpg约翰·杰勒德,《旗子(泰晤士河)》,2015,LED板现实模拟、钢框,49.5 x 49.5 x 18 cm,本图由艺术家、长征空间、Thomes Dane画廊提供

这个展览并不大,但看完了却觉得脑子有点胀。每个艺术家截然不同的创作方式和他们对当下的态度让我似乎对当代艺术圈里的机遇和危机多了些了解,却又好像仍旧隔着一层看不见的屏障。我试图努力通过作品介绍和背景资料以全面理解这些作品,不过某些晦涩的学术词汇并未给我以帮助——它们好像不是对我诉说,也不在乎我懂不懂(也许对这个可以自给自足的圈子来说,只要藏家、策展人、艺术家能懂就够了),最终我还是凭感觉连蒙带猜写完了这篇文章。

展览开幕当天来长征空间的人不少,但如果你是经常逛798开幕的常客便能发现,他们中绝大多数是熟悉的面孔,忙着互相打招呼的圈内人士。我没有仔细倾听他们是否也在讨论着当下艺术行业的何去何从,如果有的话,那么这区分着所谓圈里圈外的屏障,是我作为一个非业内人士想要加入的质疑。

“原地前进”(Marching in circles)将在北京798艺术区长征空间展出至 5 月 7 日。


下方是更多展览现场图片

展览现场,Asian Dope Boys

WechatIMG28.jpeg展览现场,Closing Ceremony 的健身房图书角

展览现场,谷口玛丽亚的制作的小册子可以取阅

张新军,《绿窟窿2》,2016,帆布、绳子,750 x 120 x 120 cm

展览现场,高露迪

∫”Õº¬Â È÷ƵÿÃ˙±±æ©-–°Õº≤Œøº.jpg山河跳!(黄山+黄河),《人间传说之动物成语占卜卡》(细节图),2017,录像装置,整体尺寸可变  

WechatIMG62.jpeg展览现场,刘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