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到开发商驱逐的伦敦艺术家们正在进行反抗

维托里亚码头厂区的居民集会抵制伦敦奥运遗产开发集团(LLDC)。摄影师:克里斯丁 · 艾伦(Kirsten Allen)。图片来源:康纳德 · 阿姆斯特朗(Conrad Armstrong)和拯救克尼域(Save Hackney Wick)。

在过去的十年间,伦敦的克尼域(Hackney Wick)地区成为了创造力的暴风中心,吸引着成群结队的表演艺人、手工匠人、音乐人、插画家以及其他的创作者与艺术家们,在轻工厂房和杂乱的庭院间为彼此的创意授粉。但就像我们听过的太多其他故事一样,城市规划正威胁着这个社区的存亡。不过,鱼岛上维托里亚码头厂区的克尼域艺术家们正团结起来,反抗驱逐。

拯救克尼域背后的组织者之一康纳德 · 阿姆斯特朗(Conrad Armstrong)告诉我们,这一切都要从伦敦赢得2012年奥运会举办权开始。申奥的过程中,伦敦奥运遗产开发集团(London Legacy Development Corporation,以下简称 LLDC)成立了,这个并非通过选举产生的组织主要负责哈克尼区的经济开发。由此即可预见,一大波驱逐令终将逼近。

维托里亚码头厂区的社群居民骄傲地展示着他们的家当。图片:克里斯丁 · 艾伦

当时,LLDC 买下了一半的维托里亚码头厂区,决定要建一座横跨利河的人行桥,联接奥林匹克体育场和码头。他们说建造这座桥的目的是为了让渔岛上的孩子们可以去到建在体育场旁边的一所学校上学。

据阿姆斯特朗解释,社区居民其实更希望这座桥建在离维托里亚码头两分钟远的地方。那里既和其他道路交通网相连,又不用拆除现有的建筑,在他看来也是个更合乎逻辑的方案。维托里亚码头的居民们就此松了一口气,以为LLDC 是全力支持维托里亚码头社区的,也因此以为他们已经意识到了原来的建桥计划很糟糕。

然而,LLDC 却没有在这个将维托里亚码头创意工坊区一撕两半的计划上死心,尽管维托里亚码头已在2014年的时候被列为了社区价值资产(Asset of Community Value),尽管在方便步行的范围内已建起了其他的人行桥。五周之前,该计划正式重启,维托里亚码头的居民意外地收到了驱逐通知,要求他们在9月5日之前必须离开。

工作室里的康纳德 · 阿姆斯特朗。图片来源:伊西 · 克罗克( Kirsten Allen)

“这只是又在毫无意义地浪费纳税人的钱罢了,而且这次也没有谁真的希望这笔钱被花出去,因为当地居民不论出身背景都在反对这个没有必要的项目,”阿姆斯特朗说道,“LLDC 本来是有法定义务定期举办商讨会的,然而,2012年以来的最后一次对话中,他们还在表达全力支持维托里亚码头成为社区资产,所以,你可以想象,当我们收到他们的驱逐令时会有多惊讶。”

如果维托里亚码头沦陷了,被迫背井离乡的不只是这些艺术家们。按照阿姆斯特朗的话说,该地区的议会大楼和一些伦敦最穷的区域将会面临“社会性清除”。现有的小商家和作坊,“从纯艺术创作者到网页设计师,从虚拟现实开发员到摩托车改装师,从冰雕师到丝网印刷师,以及这之间的各行各业”都将不复存在。一同消失的还会有“画廊外”(Outside Gallery),一个致力于支持精神健康的慈善机构,以及不定期对孩子们免费开放的录音棚。

康纳德 · 阿姆斯特朗,“脱欧(Brexit)”(2016)。油彩、熔化塑料和电线,亚麻画布。

“没有提前告知或者开商讨会就收到驱逐通知,而且还被要求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离开,很多人根本没有时间搬迁他们的工作室或者店面。有的人甚至正在准备时装周的当口,这会严重扰乱他们的工作,”阿姆斯特朗解释到。“其实我们很容易就能获得支持去反对这个荒唐的计划。我们只要摆出事实,人们立刻就能明白这些个计划有多差劲、多贪婪、多无能。”

整个社区正在行动中,组织各种活动以引起公众的关注。一部分的媒体宣传旨在对 LLDC 施压,同时揭露他们失败的开发事例,比如在数十亿的投资之下,使用奥林匹克公园体育设施的人越来越少,同时人们负担得起的住房资源却持续成真空状。

作为该项行动的一部分,拯救克尼域也直接会见了 LLDC。在两次公开会谈上,拯救克尼域向集团要求了三个月的延期,为了可以合理商讨出一个解决方案,同时也是给这个社区多一点儿时间“建立生存机制”。

拯救克尼域行动的海报

“我们也向 LLDC 提供很难得的机会。如果允许我们这个社区独立发展成为一个信托基金机构的话,我们就可以保护这个社区建立起来的文化遗产,使其成为伦敦的创意旗舰地带,这绝对有利于他们在奥林匹克公园建设“文化中心”,包括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伦敦时装学院和萨德勒威尔斯剧院在内的这一计划,”阿姆斯特朗说道。“我相信这些机构要是知道了在他们来之前,这个地区最著名的草根创意社区被彻底毁灭了的话,他们肯定会不开心的。”

“又因为这个建立了10年的社区只有甚至不到10周的时间准备搬迁,这个太短的时间之内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几个社区的核心成员靠着意志和决心不知疲倦地为这个行动付出着,”他补充道。

要是拯救克尼域行动失败了呢?阿姆斯特朗说,伦敦自有新的留人之处。

《破碎的家》图片来自拯救克尼域,作者维托里亚码头居民克里斯丁 · 艾伦

“艺术家们在此获得了一个建造自己的乌托邦的机会。在这里,依托于这些工作在文化中心、剧院、画廊、滑板公园和其他空间的社区成员,所有的创意都得以’再生’,从而滋养了这个区域的活力,使其成为了伦敦的一个产业中心,”他说。“实际上,这里变成了一个另类产业的新核心。”

“艺术家们完全可以离开这座城市,脱欧之后好多人都想这样做。里斯本、柏林、巴萨罗那以及其他地方都看起来很诱人。那里房租也更便宜,生活质量会更好,而且那些地方的文化更加支持艺术和艺术家们的存在,”阿姆斯特朗补充到。“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的离开,伦敦将会变成一个毫无生机的无菌铁盒。”

这里了解更多有关拯救克尼域的信息。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