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主义时代的嬉皮士们

有一天中午我在公司叫外卖,随餐收到的除了一次性筷子、勺子和几张纸巾之外,还有一个水滴状的尖头塑料片。塑料片上“开封器”几个字向我说明了它的来意——帮助我方便地划开纸盒汤碗上的热塑膜包装。“配送时代的最新产物!无微不至的体贴!”我默默感叹道,除了将下单成功的一切送到手中之外,还考虑到了你可能无法随机应变地用手边的刀具、钥匙、圆珠笔等物品开启严实的包装。从人机交互技术中诞生的“用户体验”概念蔓生到生活的各个方面,为广大被称为“用户”或者“消费者”的人类预先解决任何一个微小的问题,我们只要安静地做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废物就可以了。我这么想着,随手用开封器打开了我的午饭。

1498883167204982.jpg就是这种塑料片,图片来自网络

一切都是现成的,一切都彼此相似。这或许是历史上各种反消费主义潮流共同抵制的一种趋势,在今天,有一批人反对者们被称作“maker”,汉语译为“创客”,有时也被叫做“自造者”。“以色列历史学博士尤瓦尔·赫拉利写的《人类简史》那本书里,讲到我们如何从没有任何工具的时代发展到现在。人类自己去发现问题,例如石头磨尖以后可以打猎,就可以吃东西。”来自深圳的 maker 刘得志(Kevin Lau)这样描述 maker 那种“遇到问题解决问题”的精神,他同时也是将美国的 Maker Faire (创客聚会)引到中国来的人。

 “Maker运动是嬉皮文化的延伸,”刘得志对创想计划说,“是工业化大批量生产背景下的反消费主义运动。希望通过自我创造力去满足需求,而不是通过消费,从而造成资源浪费、环境破坏。”而来自宁波的Maker 小组“脑震荡”也引用了老嬉皮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在其创立的杂志《全球概览》 (Whole Earth Catalog)的中写下的话,表明 maker 文化对个人力量的鼓励:“……一种近距离的、个人的力量正在发展,这种个人力量激励人来施行对他自己的教育,寻找激发他自己的灵感,塑造他自己的环境,并分享自己的经历给任何可能感兴趣的人。”“在60-70年代这类人是嬉皮士们和各路实验先锋,在现在也许这类人就是Maker / DIYer,”他们在自己的官方主页上这样写道。

1498882914224180.jpg《全球概览》 (Whole Earth Ctalog)

回过头来再说说“maker”这个概念。正如这个模糊的英文名称表示的,“maker”就是“做东西的人”,具体做什么是无所谓的,需要什么就做什么,或者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在汉语中被译为“创客”之后,似乎总是容易同“创业”联想到一起,但实际上,maker中“不务正业”的人大有人在。除了确实具有实用性的创作发明,许多艺术性的装置创作者也被叫做 maker,例如创想计划早前介绍过的、这个月将来到 Maker Faire 西安的“超常识机械”发明团体明和电机。还有许多人的创作就是一些展露才华的娱乐与消遣的小玩具,甚至是一些完全无用的、反常规的、莫名其妙的东西,如同 Steven Johnson 的漫画世界中所展现的那样。而尤其是后者这种“无用性”和“超常识性”,才是刺激 Maker 文化发展的最大动力。“‘无意义’的发明在某种程度上是新的发明,抛开商业目的,没有过度用户调研,蕴含新的生命力。……否则,我们做出来的东西会很同质化,”刘得志对创想计划说。

IMG_8819.jpg明和电机

在一部纪录maker 运动的电影《自造时代》(Maker)中,来自台湾的制片和导演团队访问了美国 maker 运动的灵魂人物以及科技领域里的思想领袖,很好地展现了这种文化的方方面面。不仅能够看到各种各样的 maker 和他们千奇百怪的项目,还清楚地展示了孕育这种文化的环境。从学校和家庭教育开始,maker 思想教会儿童认识到世界并非是消费品所定义的模样,你完全可以创造世界上不存在的东西。而大大小小的“创客空间”和“创客社群”为 maker 个体提供各种工具和技术,并方便 maker 之间形成密切的分享和交流。不定时举办的maker 聚会和嘉年华,成为了 maker 们交流和庆祝的盛会,吸引更多人加入其中。最后,还有 Kickstarter 和 Indiegogo 这样的众筹平台为maker提供资金,支持异想天开的项目的实现。

《自造时代》(Maker)中文版预告片

在今天的环境下,消费主义主导世界的趋势似乎毫无衰退的意思,但同时,技术民主化也为试图改造世界的 maker 们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环境。从3D打印到智能硬件,技术不再局限于少数精英手中,人们完全可以以业余爱好者的身份进入 maker 领域。“分享”是 maker 文化中又一个重要概念——没有商业机密与专利,每个 maker 都愿意把自己的创作分享给其他人。

这既是消费主义鼎盛的时代,却也是从个体的角度突破它的最佳时机。创想计划找到了一些国内 maker 运动的实践者,同他们聊了聊他们的创作生活。


刘得志/Kevin Lau

1498880979582148.jpeg

你对 Maker 文化的兴趣是怎么开始的?

从大学开始,我最时开始接触“make”这个概念是在德国的时候。当时我在一个不莱梅大学里学数字媒体,当时的背景是提出要技术和艺术融合,那个时候已经在做东西了。其实我一直以来就对动手很感兴趣,高中初中的时候,我是班里的“电工”,大家的电脑和电器、或者老师来上课,遇到投影仪的问题都找我解决。

Maker文化在哪些方面吸引你?

第一个是创客思维,第二个是开源文化。

创客思维可以说是“拔草成箭”的思维,就是把身边的东西抓起来就可以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出来。不要纠结于我们有什么东西,我们可以把它创造出来,更回归到人的创造能力上面。

我非常受益于“开源社群”这个概念,就是“分享”。从软件慢慢发展到到开源硬件,在开源硬件社群上,大家集体作出贡献。

介绍几个你参与过的项目吧

我参与过很多maker的项目,特别是在香港 Dimension+ 从事新媒体艺术创作的时候,致力于探索互动艺术与社会,环境与人之间的交互与关系。我和 Dimension+ 团队创造多个经典项目,在设计及艺术上获得了多个奖项,其中“共生交响”(Mutual Symphony)获亚洲最具影响力设计大奖之2013年金奖。

1498877576948176.jpg共生交响(Mutual Symphony),Dimension +,2011,图片来自于 Dimension+ 官方网站

我大学的毕业设计是做的一个是多点触碰的桌子。当时,我们知道怎么做多点触碰桌子,但我们没有就此跑去生产这种桌子,而是写了一些手册说明怎么去搭建多点触碰桌子。这就是“分享”的概念,我们也是第一批做分享的人。 

哪些Maker项目令你印象深刻,或者给你带来过启发?

第一个当然是明和电机,我受明和电机社长的启发很大。

还有就是日本著名新媒体创作团队 Tasko,他们用工厂的形式做科技产品,服务于设计和艺术。有些就像实现了哆啦A梦的法宝,例如VR随意门、捉象棋等,作品展现方式优雅又带有科技感!说到发明,两个分别来自耶鲁大学和纽约大学的博士组成了 eepybird,他们做了很多“在家可以做的有趣的事情”,都很有启发性。

1498878138730301.jpgEepybird 正在研究曼妥思与可乐表演,图片来自 Eepybird 官方网站


夏冬至和李唯

WechatIMG9.jpeg

所在地:浙江

年龄:30/29

职业:creative technologist+designer+artist ,简称“无业”

Maker 年龄:如果说从频繁地创造东西开始算,也有五六年了吧

Maker 领域:装置艺术、开源硬件、数字制造(digital fabrication)

创想计划:目前在做什么?

李唯:我(卡卡)和夏冬至(脑叔)2016年6月成立了“脑震荡”,目前我们主要在做三方面的事:一是创作比较大型的装置作品,为技术(硬件和软件)赋予艺术性的表达;二是开发机械电子类DIY套件,用好玩的载体鼓励更多的人动手学习相关的知识和工具;三是运营“脑震荡”内容频道,发布一些关于科技、艺术、制作的知识和资讯。

常用的技术有哪些?

写代码、焊电路、3D建模、激光切割、3D打印,平面设计等等。其实比较难回答“常用”技术,不同的project需要的技术不同,说白了就是需要什么用什么,不会的就现学,这也是创客文化所提倡的。

向我们介绍几件自己的作品吧!

一个是 Eyeballz 眼球动态装置,由十几个大小不一、情态各异的眼球组成。当行人出现在其视野范围之内时,它们会跟随人的移动而移动。 

目前我们正在创作一个基于翻页显示屏的大型装置,将在下个月亮相。

我们还做了一些创意套件。“脑震荡”的口号是“一本正经地玩”,所以“好玩”也体现在我们的套件产品上。比如“眼球盒子”机械电子套件,用多种玩法控制盒子中眼珠的运动。“思考的手”是 Automata 自动机械套件,不停敲桌子仿佛在思考的手。

眼球盒子

思考的手 

怎么开始对创客文化产生兴趣的?

并没有一个确切的时间点。个人兴趣(从小喜欢捣鼓)+ 留学熏陶(技术的学习和其它志同道合人的影响)都有。

对于我们来说创客文化象征着“power of the individual”, 个体的力量,即一个具有独立思维的人,可以去自行获取他所需要的知识和工具,将想法赋予现实。这种创造与创业与否没有关系,更多的是个人的思想和创造力的解放。

创客道路上接受到了哪些影响?

例如伦敦的设计资讯公司 Berg ,现在已经解散,Anthony Dunne 和 Fiona Raby的《Speculative Everything》,Steward Brand 创立的《Whole Earth Catalog》。 Stewart Brand所推崇的个人的力量也是“脑震荡”创立时的初衷:我们相信存在一类具有独立思想和精神的人,他们能独立地寻找灵感源泉,有能力进行自我教育,掌握必要的工具改造周围的环境并分享自己的经历,而有了合适的工具,他们就像神一样,拥有按自己意愿主导生活的权利。


Northy

1498880979662685.jpeg

年龄:28岁

所在地:上海

Maker 领域:目前处于自由职业状态,领域就瞎做也没有明确的分类。大多数成品或半成品都拥有实体。 

创想计划:现在在做什么?

Northy:最近在和一位朋友一起写一个科幻小说系列,最近正在根据故事之一做一个音响的开发。另一个项目是和新朋友 Kevin 以及我的好朋友 Edward 一起在捣腾的一些路由器。

1498880979266295.jpeg

你常用的技术有哪些?

本身以前学产品设计,研究生的时候认认真真地学过木工和金工,但后来回国后还是被身边遇见动手能力很强的人折服,真心佩服人家拥有自己没有的肌肉记忆和对材料的敏感性。

怎么开始对创客文化产生兴趣的?

都是被人吸引。

介绍几件自己的作品吧!

2015年,我和一些朋友们出于兴趣,一起做了“打自己”(typeself)项目,拆了5台老式打印机,重新组装了一个能用字符打印出人们的肖像的机器。

1430967632typeself-creatorsproject.jpg

平时在哪里进行创作?

辞了工作以后主要在家,有时候会去朋友租在郊区的一个shop,那里拥有各种大型器械。

有哪些影响你创作的人物、团体、影像、书籍?

多数影响创作的是身边会牵扯你情绪的人,所以多数时间都被身边优秀的朋友们感染和激励着。如果一定硬要提几个艺术家的话:Tom Sachs、Jürg Lehni、Michel Gondry、Chris Woebken 和 Kelly Dobson。或是他们的作品,或是他们做东西的方式,或是他们去认真记录做东西的过程,多少都有影响到我自己的状态,使我获得过不同程度的激励。最近在看一本好朋友送我的,她从图书馆偷来的书,叫做《特定的情境——摄影文化散论》,是一个法国人写的,叫Christian Caujolle,周末在火车上读过一些还没有读完,很喜欢。

 

谢雯雯/MB 雯雯

1498722023189693.jpeg

年龄:27

所在地:西安

职业:电子工程师

Maker 领域:机器人、智能硬件、创客自媒体

Maker 年龄:十几年

创想计划:现在在做什么?

谢雯雯:现在在做“makerbeta 超能实验室”,是关于创新创造和分享的创客类的自媒体,每周我们都会用身边的材料和工具做出一个脑洞惊奇、特别有意思的智能硬件作品或电影周边,或机器人,或生活中用得上的奇怪用品,带着大家一起玩转科技。比如金刚狼手抓,空气炮,离子音响,表情机器人或自动吐纸机等。

同时,我们也在尝试制作其他类型的创客类节目,《超能女神经》节目会用最原始的方式制作各种武器,比如说用树枝做弓箭,用熔炉制作斧子,《超能作死秀》是打破网上流言,替大家完成各种作死测试。现在,在各大的视频网站只要搜索makerbeta就可以找到我们了。

1498722022488097.jpeg

常用的技术有哪些?

主要是机械制图,电路设计等,还有一些单片机编程方面的。 

怎么开始对创客文化产生兴趣的?

从小就喜欢拆东西,小学的时候学校里有第二课堂,专门有科技小组,所以在小学的时候就做了许多的制作。比如说可以测量地震的仪器,自动抽水机,缝纫机和可以发射的火箭和语音控制的灯泡。初中开始接触计算机方面的一些有意思的软件,比如说flash、网页设计等等。高中学习了编程,大学时期学的专业本身就是电子信息工程。

大一开始和别人组队一起做机器人,从此就走上了创客之路。大二的时候和小伙伴们一起成立了蒜泥车间,将和我们有共同爱好的人聚集起来。同年知道了“创客”这个概念,从美国传过来的就特别兴奋。了解了创客文化,就认定自己是一名资深创客了。

创客文化吸引你的点在哪里? 

分享和创造。其实是做东西本身会有乐趣,然后把东西造出来实现功能的那一刹那会特别地满足。得到别人的认同当然也会更加开心。 

1498722023199669.jpeg

向我们介绍几件自己的作品吧!

第一届深圳 Maker Faire 的时候就带着自己和小伙伴们一起做的机器人参加了展示,大学期间一共做了六代机器人,主要负责机器人结构设计和工业设计。

平时在哪里创作?

大学期间在学校里,之后在蒜泥众创空间。

创客道路上接受到了哪些影响?

老公,他也是资深创客,我们一起完成机器人制作。


孙世前

1498723593549108.jpeg

所在地:北京

Maker 年龄:30多年

Maker 领域:机器人艺术

创想计划:现在在做什么?

孙世前:现在做的事情基本都和“making”相关。比如会参与北京 mini Maker Faire 的一些活动。另外美国 Maker Faire 上的明星级作品 Megabots,5  月来到了鸟巢,我们在 GMIC 大会上约战,当时在创客圈被讨论得挺多的。我为此也制作了“大圣号”。

WechatIMG17.jpeg大圣号

常用的技术有哪些?

电子编程,金属加工,雕塑艺术,翻模上色。

怎么开始对创客文化产生兴趣的?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喜欢机器人。父亲部队退伍之后,家里有很多军工方面的、比如坦克之类的图纸,我小时候很喜欢看变形金刚,所以对机器人很感兴趣。那时候我们生活在一个大连的小岛上,买不到也买不起,所以就自己用橡皮泥、纸板做。后来考上了中央美院, 再到担任AC 模玩网的创作负责人,一直也在做。

向我们介绍几件自己的作品吧!

之前我是不知道“创客”这码事的,但是我很喜欢动手做东西,而且会从几十厘米的机器人做到几米高十几米高的,后来因为做的还算OK,所以也会帮国内外大的团体做项目展示。

这次 Maker Faire 西安的主题机器人也是我做的,我们做了一个非常巨大的金属机器人,加底座 5 米多高,脑袋可以转,可以说话,两只胳膊可移动,甚至可以喷火。最有意思的一点是,我在底部加了一个发条,真的可以转动,我希望人们看到它会感到轻松好玩,甚至想互动一下。

这里面也有很多细节问题,例如承重、运输、安全、需要用到很多异形件,还有编程等等,各种问题都在克服。 

WechatIMG7.jpeg孙世前的作品,图片由孙世前提供

平时在哪里创作?

我在北京有工作室,大连海边也组建了一个海岸研发工作室,所以现在有两个工作室。

现在我也有一圈我认为在国内各个领域最顶尖的朋友,有什么事我们可以一起做,一起联合。 

有哪些影响你创作的人物、团体、影像、书籍?

这个还真的没想过,蛮喜欢看《钢铁侠》这部电影的……先做再说。


Maker Faire 是全球发明家和创想家的盛会,汇集各种有用或者没用的点子,有的可以拯救世界,有的只为让生活变得更有趣。2017 年 7 月 15 日和 16 日,Maker Faire 将来到西安,请在这里关注创想计划的报道!

点击下图进入领票通道:

1498884487534204.jpe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