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斯拉夫共产党纪念碑下的芭蕾舞者

1495443080423882.jpeg图片来自艺术家

在神秘的南斯拉夫土地上,有着一群魔幻却美丽的建筑物,大多是由革命性的南斯拉夫建筑师尤塞夫·布罗兹·提托(Josef Broz Tito)设计。这些为了纪念二战士兵的混凝土纪念碑逐渐被人遗忘,如今又出现在了乔瓦娜·拉德诺维奇(Jovana Mladenovic)的摄影系列“纪念性恐惧”(Monumental Fear)中。这一个系列不仅探索了南斯拉夫反法西斯的胜利,还回望了这个这个前共产主义国家分崩离析的历史。拉德诺维奇的摄影系列不仅庆祝了塞尔维亚人民的创造力,还挑明了艺术家在 Brexit 后面临的挑战。

拉德诺维奇从贝尔格莱德美术学院毕业后,来到伦敦时装学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攻读时装摄影,直到她意识到自己的真爱其实是概念性艺术摄影。在伦敦的日子让拉德诺维奇学习沉淀,但南斯拉夫那些共产主义纪念建筑总是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1495129647839-shrine-to-the-revolution2.jpeg

1495129452864-Shrine-to-he-revolution.jpeg

“我只是听说有许多怀念一去不复返的南斯拉夫,虽然新一代的年轻人正在忘记我们的历史。我某些更年长一点的朋友甚至根本不知道这些共产主义纪念碑的存在,我很想把它们拍下来,但是没有钱也没有资助,我的老师们也没怎么帮忙,因为这个项目规模实在太大了。”

在受到南斯拉夫历史启发后,拉德诺维奇的摄影系列第一章从泰特美术馆的 Swith House 开始。这间房子里粗犷的几何线条和建筑结构本身就是一次历史的洗礼,将已经死去的二战记忆和建筑物联系了起来。“纪念碑本身的意义就是让我们记得那些已经死去战士们,无数人因战争而死亡,但却没有任何记载。”拉德诺维奇说道。

1495129375878-TheStar1.jpeg

拉德诺维奇的照片大多是由中幅相机拍摄,照片里有时有舞者,有时没有。照片中的舞者总是摆出和建筑物造型类似的 POSE,艺术家还会为照片缝上一种赛维比亚传统红色刺绣,又增加了红色共产主义直视感。

“贝尔格莱德舞蹈学院的芭蕾舞者们和共产党纪念碑的组合很完美,因为我希望自己人作为视觉符号代表我们的国家。”拉德诺维奇说道。“我还找了5位年轻的塞尔维亚设计师,专门打造了五件服饰。给世界看到属于塞尔维亚的创造力,对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1495129427309-TheStar3.jpeg

“这些建筑物的目的不是制造恐惧,而是纪念庆祝那些勇敢的牺牲者。建筑师提托当初想要在纪念碑周围建造许多剧院,希望人们可以在度假来到此地,所以找一些芭蕾舞者入镜在恰好不过了。”拉德诺维奇解释道。

这个系列还出了一本影集,里面的文字详细地介绍了《纪念性恐惧》“Monumental Fear”系列的文字,影集最近参展了 Balkan Contemporary Art 的群展。有关纪念碑恐惧文字介绍的摄影术。影集的封套是由混凝土做成,对于拉德诺维奇来说是她自己的纪念碑,也是这个系列本身的一个缩影。

更多乔瓦娜·拉德诺维奇(Jovana Mladenovic)的摄影请点击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