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烁不定的并不只有装置作品里的灯光

如果说,曾经声光电类型的作品是最适合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的,那么如今看来,它们也是最不适合转化成文字和视频的。对于一些作品而言,文字和视频无意间成为一种“泄密”,剥夺参观者尝试在现场自己找出互动方式的欣喜,与此同时,这些看似忠实的记录也让灯光、声音的刺激到来的过快,继而加速新鲜感的丧失。就在这样一个人们对欣赏声光电作品逐渐产生疲软的时期,3月17日在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上海)开幕的“吉姆·坎贝尔&张培力:闪烁不定”双个展依然让人印象深刻,它展出了一系列曼妙的灯光、声音装置。如果这个展览已经排列在你的春季看展旅程中,那么我的建议是把所有文字藏到最后阅读。

1522139984877131.jpg《光测绘(珍妮的池塘)》,2014年,定制电子元件,1380件LED灯管,32 x 48 x 8-1/2 英寸,图片均由上海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CAC)提供

这次展出的两位艺术家都属于在艺术世界里有了相当名气和声望的“老人”。出生于1956年的美国艺术家吉姆·坎贝尔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在拿到电气工程和数学的学士学位后,他决心专注于开发将电影和视频转化成 3D 灯光雕塑的技术。在坎贝尔的作品,人们通常会被那些闪动的灯光和晃动的电子芯片率先吸引,但在最初的眩晕过后,奥秘自然解开。隐藏在灯光里的影像浮出表面,像是与参观者进行了一个又个富含深意的视觉游戏。出生于 1957 年的中国艺术家张培力则在油画系毕业后,放弃绘画全力投入录像与装置艺术创作。从艺术创作的经历上看,两人确实有着微妙的相似。

1522140090522782.jpg《光测绘(珍妮的池塘)》,2014年,定制电子元件,1380件 LED 灯管,32 x 48 x 8-1/2 英寸

展厅的前部分区域展示了坎贝尔的“低像素系列”中的五件作品。每件作品主要由数量不等的 LED 灯和定制电子元件组成。大部分的电子元件裸露在外,近距离观看会让人感叹不已,难以想象竟是这些小小的芯片创造出流动的光影。作品《光测绘(珍妮池塘)》和《爆裂景象(地铁通勤者)》使用了数量最多的 LED 灯管。两件作品分别把扁平的二维图像扩展成一个 2.5 维的面和一个三维空间。通常概念里, 2.5 维被认为是伪三维,它们可以是一些动图投影,或者模拟三维视觉效果的平面。《光测绘(珍妮池塘)》就是这样一个灯光装置。粗看上去,这件作品不过是一堆闪烁的灯光,然而退到三米开外站立一会儿,就会发现这些光点在视网膜上组成了一些流动的水纹,两个小小的人影从一头畅游向另一头。《爆裂景象(地铁通勤者)》的呈现原理与此类似,一些悬挂起来的电线组成一个巨大的长方体,每条电线上挂有若干 LED 灯。从正面看,这个巨大的立体灯光帘正播放一些影像,上面不断有人影走动,彼此擦肩而过,消失在长方体的不同顶点。而如果参观者尝试靠近,这些灯光又会变得抽象而随机。这段影像拍摄于纽约中央地铁站,尽管我们无从分辨每一个乘客的面貌,但他们各不相同的走路姿态让画面显得尤为真实,仿佛此时此时灯帘前的我们正是在透过一个奇妙的水晶球望向一段凝固的时光。

1522140116970189.jpg《爆裂景象(地铁通勤者)》,2011年,定制电子元件,1152块LED,电线,钢,72 x 46 x 38 英寸

1522140150371815.jpg《爆裂景象(地铁通勤者)》,2011年,定制电子元件,1152块LED,电线,钢,72 x 46 x 38 英寸

《家庭电影1040-3》和《散射12(华盛顿妇女游行)》的影像感则更为强烈,前者通过朝向墙壁的 LED 灯光呈现一幅反射的图像,而 LED 变成的幕帘又反过来隔离观众,为播放的影像创造出粗糙的低像素感。《散射12(华盛顿妇女游行)》呈现的图像取景于 2017 年华盛顿妇女游行的场面,图像在两种比例呈现的间隙中融合,这包括像素之间、面板之间的间隙。

1522141012819199.jpg《散射12(华盛顿妇女游行)》,2017年,定制电子元件,432块LED,处理过的有机玻璃,47 x 64 x 3 英寸

1522140256179019.jpg《家庭电影1040-3》,2011年,视频装置:定制电子元件,1040块LED,144 x 96 x 3-1/4 英寸

《爆裂扁平II》是这次系列中唯一一件完全抽象的作品,也像是一幅幅灯光充当色彩且不断变化着的油画。它所研究的是理解一幅抽象图像所需的最少信息量,图像右侧显示像素构成的一个网格,它会转移至左侧变为低像素的随机图案。右侧图像提供理解图像题材的相关信息,左侧则提供有关运动的信息。在这次展出的“低像素”系列中,它似乎充当起视觉参照系的角色,在观看完所有的动态影像后,我们的视线回到这里,回归抽象的单元格 LED 灯光。

1522140281133893.jpg《爆裂扁平II》,2017年,定制电子元件,73块LED灯,铝,48 x 72 英寸

1522140410977797.jpg《爆裂扁平II》,2017年,定制电子元件,73块LED灯,铝,48 x 72 英寸

展览的另一块区域是张培力的作品《碰撞的和声》,这是一个横跨展厅的轨道,上面两个老式喇叭捆绑在滑道两端,缓慢向中间靠近。在它们彼此接近的过程中,喇叭的反馈噪音由轻柔变为锐利。与此同时保持不变的是轨道下方零散摆放的日光灯管,它们自始至终按照自己的节奏闪动,发出一种接近诡异的“啪啪”声。

1522140328508775.jpg《碰撞的和声》,张培力,2014,声音装置,轨道,喇叭,电脑,日光灯管

坎贝尔和张培力的作品以最直接的方式响应了展览名“闪烁不定”。但除此之外,它们还让人产生一种对新媒体艺术的怀古感。在越来越高清的世界里,“低像素”成为一种复古。《碰撞的和声》中的张力或许永远存在,但在这个由屏幕堆成的现实里,日光灯管、喇叭、轨道、电脑变成的装置终究更像是一处遗迹。然而属于新媒体艺术的时代是否在悄然落幕,或许每个人都在寻找答案。

“吉姆·坎贝尔&张培力:闪烁不定”展览将在上海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CAC)展出至2018年6月17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