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社会和生活日常的美满与不安

黄海欣没有被害妄想症,她只是比一般人敏感。日常生活中容易被人忽略的事是她的敏感源,那些现代社会人们习以为常,甚至认为必须执行的各种形式,只要她一发现,就会像神经发作一样地开始画画。

创作生涯初期,黄海欣从现实常见的视觉图像中取材,比如飞机上的逃生指南。同时,大众媒体和官方发布也是她的取材来源,如政府、医院、监狱所发布的新闻图像。这些瞬间捕捉的画面所表明的“政治正确”事件,很多时候比艺术家的想象世界还离奇,比恐怖片还诡异,比毛片还猥琐,这些都被黄海欣简单而有效的风格画下来。

就算是再严肃的画面,在黄海欣的笔下也不会缺少幽默和讽刺的成分。新闻里时常出现的领导人会面场景,往往是端庄和友好的象征,但在那两张看起来不那么舒适的椅子,和一束被搭配进来的盆景之间,却显得有一些尴尬。

《万安廿九号》Wan-an (Forever Safe) No.292008,76x101 cm,油彩和画布

2008年,黄海欣从台北前往纽约视觉艺术学院就读硕士,毕业后定居在纽约布鲁克林,在她多产而丰富的作品集中,有一半充满了台湾记忆。她的《万安演习》系列作品呈现了所有在台湾长大的小孩都经历过的空袭演习,黄海欣今年6月的个展《甜蜜家庭》中,有一句话将她的“灾难”系列形容得很到位:“灾难是可以被练习的、恐惧是可以被粉饰的……黄海欣观察到某种熟悉的怪异感,或也可以说是怪异的熟悉感,探索暗藏其中那淡淡的荒唐、不安、幽默……"

《以防万一》Expect the Unexpected, 油彩和画布, 24 x 31" (61x79cm)

有时候她所画的情景看起来之夸张,常使我怀疑是不是黄海欣想象出来的,而黄海欣不过是把生活中的不幸和潜在危机挑了出来而已。上图这张《Expect the Unexptected》(以防万一)是来自杂志中的一张摄影,展示的是家庭模拟地震演习的场景。

《婚姻危机》, 2012, 163 x 203 cm, 油彩和画布

不过近几年,黄海欣的笔下也确实也开始出现自己脑海中的想象事物,也更多地出现孩子和家庭的场面,我问她这种转变是为什么,她说,“全家福是最标准的模范画面,正是我们的社会所期待的,而在熟悉的画面里出现一些瑕疵或失败的时候,通常比较有趣,可以启发更多想像。”


黄海欣最近参与了一个被布鲁克林《L》杂志评为“你必看的四个展览”之一的群展(另外三个还包括Chirs Burden在New Museum的回顾展,和在惠特妮博物馆展出的纽约70年代先锋艺术家作品展),名称叫《Drunk-Tank Pink》,意为“醉汉的粉红色”。这个特殊的颜色命名来自美国1979年的研究计划,研究员发现将囚犯牢房中的墙面漆上特定的粉红色,就会使待在该牢房中的犯人变得温顺,此后,这个颜色便开始出现在加州的监狱和不良少年看守所中,但据说有一次,一群囚犯在粉红色的牢房待了一段时间,便开始疯狂地将墙上的颜色用指甲撕扯下来。对黄海欣而言,粉红色是人工、矫情、造作的,会令人产生不安。黄海欣的作品表面上看起来都很美好,而实际上却隐藏着一种威胁,就好像“醉汉的粉红色”一样,随时会令人抓狂。


在上面的幻灯片里,可以看到黄海欣今年开始创作的粉红系列,想了解更多黄海欣的作品可以去她的艺术家个人网站

所有图片来自:黄海欣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