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击队女孩(Guerilla Girls)的反抗指南

1480308021579399.jpg游击队女孩创作的《泰特交换:投诉部门》(Tate Exchange: Complaints Department),将于2016年10月4日至9日展览,图来自萨米·埃默里,版权属于泰特美术馆摄影部

游击队女孩(Guerrilla Girls)令人眼花缭乱的历史可谓是一本现成的反抗指南。在过去的31年中,这一女性艺术激进组织始终不懈地通过文字游戏和平面设计来表达世界主要博物馆中存在的性别不平等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她们证明了喜剧和社群观念远比制度化的偏见有趣多了。如今,走上街头抗议当选总统特朗普的年轻一代激进主义者们或许也会像游击队女孩曾经的那样,在激进运动和对社会的质询中发现艺术所在。

游击队女孩的大猩猩面具运动始于1985年春季。当时,七名女性戴着大猩猩面具出现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门口,以抗议博物馆新场馆首场展览中赤裸裸的性别歧视。那次展览展出了169位艺术家的当代绘画及雕塑作品,然而,这其中仅有13位女性艺术家。作为回应,游击队女孩占领了下曼哈顿,在街区中散发大量海报和传单以表达她们的愤怒。

1480308035732567.jpg游击队女孩,《女性还是得赤身裸体才能进入大都会博物馆吗?》(Do women still have to be naked to get into the Met. Museum?,2012),图片来自游击队女孩

自那时起,游击队女孩不仅成为了一种象征符号和艺术典范,还成为了例如现代艺术博物馆眼中艺术史的一部分——游击队女孩可是花了超过三十年的时间批评博物馆及其制度。随着时间的推移,游击队女孩本身也在进行社会干预性运动的过程中发生了转变。她们吸纳了超过55名来自各个年龄段、背景以及身份的成员,经历过法律纠纷以及内部分歧,却也同时发展了两个由前成员组成的姐妹组织:游击队女孩宽带(Guerrilla Girls BroadBand)以及游击队女孩的巡演!(Guerrilla Girls on Tour! )。然而,始终没有改变的是,游击队女孩从未停止对于艺术界不平等的抗议。

我们来看看游击队女孩最新两次为文化产业敲响的警钟:她们位于伦敦白教堂画廊(Whitechapel Gallery)的新项目《欧洲是不是更糟糕?》(Is it even worse in Europe?)以及位于泰特现代艺术馆与之配合的姐妹项目《投诉部门》(Complaints Department)。创想计划曾经报道了第一个项目。这是游击队女孩对于1986年的著名海报《欧洲更糟糕》(It's even worse in Europe)的二次创作。2016年夏季期间,游击队女孩通过向上百间艺术机构以及画廊发放问卷的方式深入探寻了欧洲博物馆和画廊历史上性别不平等现象,并由设立于泰特的《投诉部门》以工作坊的形式,邀请博物馆的参观者们在“工作时间”以面对面的形式表达出他们对特定事物的意见或批评。

创想计划有机会在游击队女孩如火如荼的创作期间与一位创始成员聊了聊数字时代的激进主义,并且偷偷学了一手怎样充满创意地抱怨。

1480308060997101.jpg游击队女孩,《欧洲是不是更糟糕?》(Is it even worse in Europe?),图片来自丹·维尔(Dan Weill)

创想计划:我想先问一问,我现在是在和谁说话?

凯绥·柯勒惠支:我是凯绥·柯勒惠支(Käthe Kollwitz),游击队女孩的创始成员之一。

上个夏天进行《欧洲是不是更糟糕?》时,你有什么最感到震惊的新发现?

我们向383间艺术机构发放了有关多元化的问卷,我们收到了101份回答。这些艺术机构呈现自我的方式非常有趣,这也因此成为了此次展览的一部分。其中一间博物馆说,女性艺术家的创作对于他们来说非常重要,但是他们的收藏中只有12%的女性艺术家的作品。

1480308239156569.jpg游击队女孩,《欧洲是不是更糟糕?》(Is it even worse in Europe?),图片来自丹·维尔(Dan Weill)

从游击队女孩的早期艺术到你们最新的创作项目,有哪些存在于艺术机构内的议题是反复出现并因此阻碍了艺术界内的体制改革的?

博物馆通常会说他们拥有最棒、最重要的艺术,但是其中很多都代表了世界上最富有的收藏家的品味,而他们的收藏选择往往采取了国际顶尖画廊的建议。或许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的博物馆都在没完没了展出相同艺术家作品的原因。游击队女孩相信艺术是属于全世界的,是无边界的。艺术不应该狭隘到被一小部分在艺术市场中争宠的艺术家所操控。对于博物馆而言,除非陈列在博物馆里的艺术像它所应代表的文化那样多元,那么博物馆就没有在讲述艺术史;它讲述的是权利和财富的历史。

为什么你认为真正加入一场对话,例如参与《投诉部门》的机会是十分重要的?

“噢!游击队女孩!她们可真能抱怨啊!”这是我们在很多人眼里的形象,但我们并不会进行否认。与一般抱怨者不同的是,我们是充满创意的抱怨者,而且,我们的抱怨为这个社会做出了改变。所以当泰特现代艺术馆邀请我们前去进行这项为期一周的项目时,我们决定给每位观众一个抱怨的机会。上千人在这一周的时间内来到博物馆,向我们抱怨自己对各种事情的不满,有些人还表达了对于泰特本身的不满。

1480308258243536.jpg游击队女孩,《去年纽约博物馆里有多少女性艺术家的个展?》(How Many Women Had One-Person Exhibitions at NYC Museums Last Year?,2015)图片来自游击队女孩

社交媒体怎样改变了游击队女孩?

起初,我们只是在纽约的大街小巷里张贴海报。基本上这些海报在一天之内就会消失——它们不是被其它海报覆盖了,就是被人撕掉了。但是现在,由于社交媒体的存在,我们的作品可以触及到全世界成百上千的观众。每天,我们都会收到来自各个年龄段的人们发来的信息,这其中,有些人可能只有八岁,有些人已经八十岁了。他们会告诉我们,我们的作品鼓励了他们去进行疯狂、充满创意的激进活动。

类似地一个问题是,你对于年轻的激进主义者在对待、回应网上即时的批评时有什么建议吗?

我们会说:只做好一件事。如果这件事做成了,我们再去做下一件事;如果这件事不成功,那么就换一件事去做。不要因为你无法顾及一切或者有人批评了你就束手不前。另外,在进行激进活动之前,请务必进行内部测试,以确保你的活动能够传递出你想要传递的信息。你可以先向一小部分观众进行展示,然后看看他们能不能理解你想要传递的意思。另外,你永远可以改进你的项目,以便在下一次实施时更加有效。

1480308278489268.jpg游击队女孩,《歧视》(Discrimination,2016), 图片来自游击队女孩

大众文化中的女性主义形象究竟是帮助还是抑制了女性主义这一议题的发展?

我们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支持女性主义。我们指的是所有人,即无论你的性别、背景或是其它什么因素,你都应该成为这其中的一员。女性主义是人权运动中的一部分,就像公民权利、LGBTQ权利、黑人权利运动“黑人的命也是命”等。这些运动都改变了世界、让人类的思想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并且给予了很多人在他们前辈看来从来不敢想象的机遇。女性主义者的反抗运动在全世界范围内爆发。然而,我们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在你的游击队女孩里的经历中,有哪些关于激进主义的经验是你学到,但在一开始并没有料到的?

当我们开始试行关于政治艺术的新想法时,我们曾经打算利用事实和幽默,通过反转一桩事件的方式以它从未有过的方式进行呈现,以此希望改变人们的思维定式。当时,我们并不知道这样创作的影响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然而,这样积累的效果所产生的影响力让整件作品比其每个部分加在一起的影响还要大。

最后,在你当年戴上面具之前,你希望自己曾经获得过怎样的建议?

我希望有人曾经告诉我,我们一辈子都要生活在面具下面了!戴上面具之后真的很热!另一方面,当你戴上面具之后,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将会说出什么话。

1480308294981341.jpg白教堂画廊游击队女孩委托项目《欧洲是不是更糟糕?》(Is it even worse in Europe?,2016),图片来自大卫·佩里(David Parry)/PA Wir 

更多游击队女孩的动向及作品请点击此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