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东莞的乡亲父老一同参加了道滘新艺术节

1476794833863177.jpg 开幕式现场,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作者

9月28日下午4点钟,第一届道滘新艺术节在 XI 当代艺术馆开幕,于是我神奇地去东莞出了趟差。由于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不论是什么活动、协会或者组织,只要前面有“东莞”两字,听起来就有些粉红色。但作为曾经的 “世界工厂”,东莞这个城市深远的文化、农业、工业历史含蕴也不容忽视。在参加这个艺术节之前我很难想象道滘(一座之前我从未听说过的岭南水乡)承办的先锋艺术节会是什么样子。 

1476795024728182.jpg 麒麟引凤民俗表演,图片由道滘新艺术节提供,摄影:MUTO

开幕式的舞台是由几个集装箱搭建而成,可能担心集装箱原本的外形过于工业化,在这样的场合上显得有些不够热闹,主办方将集装箱外壳喷上了代表青年文化的街头涂鸦。也是在这样一个“青春洋溢”的舞台上,当地民俗团体表演了道滘独特的麒麟引凤,当地各位领导和艺术节负责人等也进行了致辞。道滘新艺术节的强烈地域性意味着观展人群与往常有所不同,观众们看起来大多是住在附近的镇民,拖妻带儿来看这道滘镇的盛事。 

1476795118703018.jpg 展览现场

开幕式结束后,我随观众们涌入了刚建成的 XI 当代艺术中心。在那里展出的作品大多是绘画,还有少数的装置和影像作品。许多作品是艺术家们在考察当地后,将所见所想用艺术方式的表达出来的结果。艺术节发起人范明正与艺术家赵艳婷在考察当地时,发现工厂生产的电脑散热器上的小风扇像是朵金属的工业太阳花。于是他们决定将这些零件进行拼接,创作了作品《东莞制造·太阳花》。其中每朵“太阳花”都几乎一模一样,让我联想到工人在生产流水线上日复一日的工作。

1476795348649996.jpg 范明正和赵艳婷,作品《东莞制造·太阳花》,图片由道滘新艺术节提供,摄影:MUTO

1476795553223949.jpg 展览现场,保安人员正在欣赏艺术家陈文骥的《满意》

艺术家陈文骥的作品《满意》是一个挂在墙上的大红碗,艺术家摒弃了绘画传统一贯正正方方的尺寸,也没有用画框将它裱起来,选择直接了当地将它挂在了墙上。陈文骥尝试在一个有限的二维平面中将碗这样一个和我们日常生活紧密相连的东西用一种既纯粹抽象又具体物象的的方式表现出来。其光滑的质地、几何立体以及明暗对比都得到了完美的诠释。

1476795578659157.jpg 展览现场,陈文骥,《满意》

1476795611847898.jpg 展览现场,陈文骥,《满意》

1476795704863595.jpg 展览现场,陈文骥,《满意》

当油画失去任何背景和留白时,美术馆的空间就自然而然地变成了它的画布与陪衬。 远远望去,大红碗仿佛是个存在于真实三维空间的立体物件。出乎我意外,这件我本以为相当概念性的作品成为了整个馆内最受欢迎的作品之一。也许是因为作品的立体效果,大家都纷纷排队,摆出各种姿势与这个大红碗合影——平时好像很少在展览上见到这么多张眉开眼笑的面孔,看起来观众们对《满意》挺 “满意”的。

1476796072244421.jpg 龙舟宴现场,图片由道滘新艺术节提供,摄影:MUTO

参加完 XI 当代艺术中心的展览后,我们来到大岭丫细氹村享用当地居民们为我们准备的龙舟宴。 广东人有看龙舟赛、吃龙舟饭的传统习俗,也是广东人传统民俗重要的一部分。每年端午节期间,大家在龙舟赛后,都会组织在一起在河边吃龙船饭,寓意着一种好兆头。而我们则是看完一场当代艺术展览后,策展人、艺术家、媒体记者等一齐围坐圆桌在树下吃饭——这个“舌尖上的艺术节”感觉还挺妙的。

1476796142913184.jpg 龙舟宴现场

1476796284276337.jpg 粮仓展览现场,图片由道滘新艺术节提供,摄影:MUTO

饭后酒足饭饱的我们移步到了旧粮仓光影展区。我本来以为粮仓只是一个地名,到了场地才发现展区原来是座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货真价实的粮仓。这十几个黄色圆顶粮仓高约6到11米不等,均为砖瓦结构。斑驳的外墙、独特的构造及其特有的历史意义,为仓内的当代艺术装置赋予了更多的意义。

1476796555273233.jpeg 粮仓展览现场,《神经星云》,吴珏辉,图片来自吴珏辉

1476849545548138.jpg 展览现场,艺术家范明正的脑波正在被测量,《神经星云》,吴珏辉,图片来自吴珏辉

1476796555441588.jpeg 粮仓展览现场,《神经星云》,吴珏辉,图片来自吴珏辉

粮仓内没有任何的光源,夜晚大部分的光来自艺术家吴珏辉的作品《神经星云》。这个作品研究的是人的脑波,延续了艺术家对建立外在世界和内在感知之间“感官接口”的兴趣。作品在国内神经科技企业博睿康科技(Neuracle)的技术支持下完成,艺术家将人发出的脑波信号以光影的形式实现视觉化:三十二盏忽亮忽暗的定制 LED 灯,对应着个大脑区域采集的三十二个点的脑波强弱。吴珏辉的作品一向极具的强烈个人风格,而“神经星云”在我看来带有些“理工科男”式的浪漫气息。

1476796795560027.jpg 建筑立面投影现场,《相对不动的秒》,廖文峰

1476796662341829.jpg 建筑立面投影现场,《无为》,王志鹏,2012,图片由道滘新艺术节提供,摄影:MUTO

到了大概八点多,这次艺术节的重头戏“新媒体建筑立面投影”终于开始了。二十七位来自世界各地艺术家的影像作品被投影到粮仓这个充满历史记忆的建筑外墙上。有别于典型的“立面投影”,这次投影影像本身的内容不是严格对位建筑结构的,而是将二十七部主办方挑选的颇具实验性的影像作品叠加在这个古旧的实体建筑上。每一部影像作品特有的质地和粮仓斑驳的砖瓦块发生奇妙的化学反应,而现代的实验探索也和60年代至80年代的集体记忆叠加到了一起。

1476796836970596.jpg 建筑立面投影现场,《Macrosm》(大世界),曹雨西,2016

1476796914100038.jpg 粮仓门口聚集的路人

可能是因为场地方面的考量,“建筑立面投影”这个环节并没有完全对外开放,粮仓周围的镇民这次并没有机会欣赏到那些有些难懂的小电影。即使如此,还是有许多好奇的街坊邻居们在门外驻足而观。在回酒店的路上,我碰巧路过了一个正在排练粤曲的老年社团。门窗敞开的小平房墙上挂满了他们得到的各种荣誉锦旗,每个人都全神贯注地演奏手中的乐器。在这个秋风习习的晚上,我在那儿静静地听了很久。

1476796995924201.jpg 正在排练的戏曲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