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 VR 装置或许会让你的左右眼球互相掐架

1498629420636948.jpeg

艺术家摩门·阿克顿(Memo Akten)的新 VR 装置“斗争”(Fight)玩起了“双眼拮抗”(binocular rivalry)的光学现象。这一现象指的是左右眼球在不同图像的刺激下产生不同的视觉感知。装置最先在欧洲声纳音乐节(Sónar Festival)的 VR 展览中亮相,参观者只需坐在椅子上戴上 VR 头显,就会立马进入布满黑白网格的空间。一段时间以后,体验者的双眼会被给予不同的颜色、形状和视觉纵深,迫使左右眼进行“竞争”,最后看谁能占上风。

阿克顿告诉创想计划,装置的灵感来源于一篇关于大脑信号的论文,上面论述了人脑是如何在外部世界的刺激和身体接收的马达信号(motor signal)下对感知做出预判的。

之后,阿克顿深入研究了“双眼拮抗”现象,“但是我并没有在装置中强调竞争背后的工作原理,”阿克顿说道,“我关心更高层次的影响。每个人的反应都是不同的,它让你对真正看到了什么产生怀疑。”

我们的大脑一直在帮助我们修复视觉。例如,人类的每只眼睛都会有视觉盲点,这是由视觉神经所决定的,但是大脑能有效地填补这一空隙 。此外, 当人眼聚焦在远处目标时,如果目标物体和眼球之间还有其他突出事物,诸如一棵树或一个人,大脑就会自动隐藏或者清除这些中间事物。一些“盲点测试图”能够干扰这种大脑修复,使人看到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这其实就引发了“双眼拮抗”现象。

阿克顿正是利用这两种现象创造出对人们来说非常陌生的体验。他将干扰物体推往距离眼球非常之近的地方,使大脑无法正常清除这些障碍,他希望人们能因此注意到“双眼拮抗”现象的存在。

“我希望人们能认真考虑一下‘看’这个动作本身,不要被图像中各种不必要的细节所干扰。”阿克顿说。“所以我选择了一些非常简单、抽象、非自然的图片。在这些不常见的场景里出现拮抗效应时,大脑丧失了先前经验,不知道应该如何进行处理,于是人们就会意识到这个效应的存在,也会自然而然地开始思考这种视觉现象本身。”

人类大脑构建视觉感知的方法是很复杂的,并不一定能还原事物本身的样子。因此,每个人在 VR 头显中看见的东西都会有所不同,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是谁,而“你是谁”本身又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作品名称“斗争”(Fight)其实是一个比喻,暗示人们永远无法通过自己的眼睛,去真正理解持不同政见者或处于其他情感立场的人眼中的世界。阿克顿希望这件作品能鼓励人们的同理心,VR 体验只是一个触发器,最重要的是使人们意识到“人性视觉盲区”。“ 正如此刻我们正在目睹越来越多的社会和政治极端情绪,导致双方仇恨都不断增长,”阿克顿说,“这件 VR 作品是对这一切的反应。”

这里查看更多阿克顿的作品。

Comments